来了!司徒心中一振,头急忙转过去,看见高空停着的五个老者,这五个老者脸色严肃的望着下方,并没有往下降的意思。

  “嘿!是师傅!”牧正突然笑脸展开,似乎是从无尽黑暗中看见一丝光线一般的开心,开心得一下蹦了起来,抬头看着高空。

  牧前辈?司徒目光在高空的牧成身上停留了片刻,而后移开,他猜测到牧前辈在这个七山宗里地位绝对不凡,这对他入门而言是个好消息,对方有这么高的地位想要在他身上打主意的事情可能性,少了很多。

  “师傅!师傅!”牧正对着上方不断摇摆着手大喊道。

  “好浓的血腥味!”五长老王牛动了动黑鼻子,似乎对血腥味有些受不了,目光移到了旁边的木房子上,看见了房顶被打开的洞,目光一凝。

  大长老司徒陌缓缓开始下降,其他四个长老则是脸色不怎么好看,因为他们感觉到在这个木房子里面有一股极其危险的神识,似乎再离近一些就可能会被对方神识抹杀自己神识而暴毙而亡。

  司徒看见大长老司徒陌的下降,不由脚步动了动离牧正更远了一些,他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有不善的感觉。

  “师傅好!”牧正见司徒陌下降,一抱拳弯腰道。

  司徒陌缓缓落地站在了草地上,带着充满仁慈的目光看着弯腰的牧正,嘴角不觉间有了一丝真实的微笑,轻轻的道:“正儿你没事吧”

  司徒陌问着的同时,神识隐形的透入了牧正的身体之中,帮他检查了起来。

  牧正笑着抬头看着司徒陌摇了摇头道:“没事”

  司徒陌检查完毕,并未发现什么不对之处,司徒陌点了点头,道:“里面还有人似乎受了重伤不能动弹的样子,这件事我们会处理的”

  “师傅我进去看了,他也是个修仙者好像修为很高的样子,师傅尽量小心一点,别被伤着”牧正说完而后后退了很多步,司徒见状跟着后退了很多步。

  “里面的道友!若是还能听到我等的话!请做出回答!我等不会伤害道友的!”牧成此刻看着木房子使用阔音之术大喊道,声音中不冷不热,但是已经进入了随时斗法的状态中。

  一分钟过去,仍然未做出回答。

  牧成五人这时断定对方非死也是受了无法动弹的极重伤势,对他们的威胁越来越小了,此刻站在草地上的司徒陌闷哼一声,变得有些诡异,盯着木房子。必须找个人去探探路,司徒陌心中想到,虽然对方不死也是重伤的极重伤势,小心使得万年船,这点司徒陌还是知道的。

  “魏力,黄朗是两位长老你们从房顶洞中进去,我等三人为后力,一旦发生不对我们三人好做出决策”司徒陌忽然大声道,随即缓缓起飞,很快就与牧成二人平肩而立。

  魏力和黄朗是就是另外两个长老,魏力是二长老,黄朗是则是三长老,二人听言毫不犹豫身体一动,往木房子的房顶飞去,

  “哼!自己怕事,就叫忠厚老实的二哥和顾全大局的三哥去探路,司徒陌你好歹也是大长老别老是缩着和缩头乌龟一样!”王牛斜瞥着司徒陌直接说道,没有一点想要隐藏在心的意思。

  “王牛你不懂就别说,在这里胡言乱语!你仔细看好了!”司徒陌顿时脸红随即大怒骂道,直接被揭穿这让司徒陌怒火冲天。

  “我是大长老!现在宗主没有回来,你要看清楚我才是这个七山宗权力最大的人!你违背我的意思就是违背宗主的意思”司徒陌心中大怒,话涛涛不停的大叫,他对王牛的行为感到厌恶。

  “哼!仗势欺人!”王牛低声哼了一声,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再说了。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你到底是有多蠢的”司徒陌也是说了这么一句就没有再说了,他对王牛这个人是越来越反感了,已经到了厌恶的地步。

  待二人吵完,旁边的牧成浅笑了起来缓缓的劝解了起来,道:“大哥,五弟,我们都是这个七山宗的长老,是七山宗的顶梁柱,我们可不能随便的动摇,即使呢这次是谁错了,但是我们应该互相理解才是”

  听着牧成的劝解话语,王牛和司徒陌都是沉默不语,司徒不冷不热表示无所谓,王牛几次话到嘴边都强行咽下了肚子,消化了去。

  “司徒你怎么了?脸色似乎不是很好”此刻在司徒旁边的牧正看着司徒说出了关心的话语。

  妈的,那个珠子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情况有点不对,难道因为是修仙者的法宝,这件法宝已经对我的身体外部有些影响了吗?司徒心中想到,司徒能感觉到此刻自己的全身竟然有些发凉了,这让司徒感觉到了危险感。

  “没事!只是不小心冷着了”司徒也是浅笑回答。

  “我真是不小心,我忘记了你还是凡人之躯并还不是修仙者之躯,我马上给你加衣服”这时牧正有些着急了,立马右手一点指,从腰间的储物袋中飞出了一件灰色的衣服来,牧正将衣服拿在手中,递给了司徒。

  司徒接住立马加上了这件衣服,这个衣服上有个连衣帽,司徒将这个帽子戴上,遮蔽了半张脸,见司徒这个举动,牧正认为对方是真的冷了,心中有些愧疚,立即又拿了一件厚厚的衣服出来递给司徒道:“这里还有一件,加上吧”

  司徒毫不犹豫的拿着又加了一件,现在的他还真挺冷的,他能感觉到他的身体皮肤现在是冰凉的。

  就在这时,木房子内,蓝光一现,这是信号!

  6r看正版,1章《节上^《酷匠网

  看见信号的司徒陌三个人,没有任何犹豫往木房子房顶的洞飞去,刹那间三人就在空浮在房洞的正上方,缓缓落下,一个一个入洞,先是司徒陌后是王牛,最后则是牧成。

  “好臭的血腥味!”王牛站在床边与其他四个长老注视着这具已陨命的尸体道。

  “这具修道高人的尸体恐怕已经陨落至少半个月了,从尸体头颅的致命一击来看,他应该是神识被封闭的情况下被人偷袭造成的”牧成看着尸体分析起了这具尸体的死因了来。

  “这个修道高手修为至少已经达到结丹期这个修为了”长得忠厚老实的魏力看着尸体则是说了这么一句不像废话的废话。

  “这具尸体价值非凡,若是谁想要的话,可以取回去研究一番,本长老可对一具尸体没有任何的兴趣”这个修道高人除了留下了一具已死的尸体并没有留下其他的东西,这让司徒陌完全失去了兴趣。

  但是就在这时,异变就发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