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牧正哪个傻瓜的声音,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风前辈告诉他的?这样也算是天助我也了,房中尸体这件事必然会传到很多弟子的耳中,只要牧正成为能证明我不在场的证人,那么我就不会被牵扯入这件麻烦事情当中,司徒心中想到。

  “司徒!在吗!”牧正仍然在外叫喊。

  那么此地不宜久留,司徒心中一想,随即目光一抬,看向了天花板,司徒一脚先是踩上书架,后是使出了飞轻燕步,很快的一把抓住了天花板的洞,没有犹豫的爬了上去,上去之后,司徒速度很快的对着前方使用轻功跑去,他想要绕到牧正的后方,好安排一次刚回家。

  司徒速度不慢,片刻间就绕到牧正的后方百米之外,司徒立即跳下,站在了地上,牧正那个笨蛋就呆呆的站在房门前,司徒跳下之后将那个小珠子放在了兜里,虽然有些血腥味不过味道不大,司徒不做犹豫对着牧正走去,当走到了离他不远时司徒微微的笑了起来道:“哈哈!牧兄,你怎么来了!”

  牧正呆头呆脑的,他以为司徒在里面呢,还朝着里面大喊一句:“司徒,我可以进来吗?”

  Is酷!匠7{网首发

  司徒顿时间无语了,走到了牧正旁边笑着道:“牧兄,我在你后面”

  牧正这呆瓜才反应过来,马上往后瞧,立马就变脸了,大笑道:“哈哈!司徒你怎么在外面,我都在这里等你老半天了”

  “牧洁告诉我房间在这里之后,我一直没有进去,后面去其他的地方转悠了一下,反正挺无聊的”司徒解释了起来,看着牧正道。

  牧正听完解释,笑道:“我今天帮向大长老借来一本入修仙界必读的玉简,非常有价值”

  牧正手中拿着一个小玉简。

  “多谢牧兄!闲话少说,咱们进去吧,我请牧兄喝杯茶”司徒看了一眼玉简,随即看着牧正道。

  牧正一点头,道:“我好渴了”

  司徒走到门前推开房门,顿时血腥味扑面而来,闻到血腥味的牧正脸色严肃,拉着司徒往后跑,牧正脸色难看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么重的血腥味”

  “不知道,我也是刚来,快通知其他人来吧”司徒看着脸色难看的牧正道,受惊吓的牧正和刚才哪个烂好人牧正完全就像是两个人,这让司徒感到有些意外

  “先看看里面是什么怎么回事,司徒你待着别动,我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牧正看着司徒保持温和的道。

  牧正随即往房门走去,走到了房门前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进去,进去不久就听到了牧正的尖叫声,牧正像屁股着火似的跑了出来,脸色煞白,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少年,没有见过死人,不像司徒从奴隶场待过。

  司徒脸色正常目光凝重,见牧正跑了过来,司徒道:“发生什么事了,里面有什么”

  “有,有,有人死了!”牧正跑到了司徒旁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色没有一点血色,双目也是变得惊恐了起来。

  “快叫人过来!”司徒脸色有些焦急了,连忙道。

  “哦!哦!我要赶快叫师傅过来!”牧正现在才反应过来,从腰间储物袋上一掏,掏出一颗三角星的蓝色晶体,往上方一抛,离手的蓝色晶体变成一束蓝光,直冲天际,到了高空一声尖鸣,化作五道蓝光往七山宗一个方向飞射而去。

  在七山宗的宏伟宽敞的大殿中,坐着五个老者,三个老者在品茶,其中就有一个就是牧成,还有两个老者则是坐在棋盘边上喝着小茶斗棋艺,棋盘上一穿着华贵的长发老者目光盯着棋盘寻找破解之法,口中喃喃自语:“我这个大长老怎么可能会败在你一个五长老手中,看我立马寻到你的破解法”

  话中带着一丝威胁之意,似乎对方不从就要扣他一个月的灵石一般。

  “哼!休要威胁俺!你要扣俺灵石扣便是,耍小聪明在俺这你没门!”与长发老者对招的是一个黝黑头发已经掉光了的老者,他是个直性子,直言已经习惯了,做事也是直性子,从来不拐弯抹角,对掌门都是如此,更何况大长老呢。

  “哼!”大长老闷哼一声心中有些不快,目光盯着棋盘,想要想办法破解了这个招,看来是在想办法想要阴黝黑老者一次。

  黝黑老者五长老也是紧紧盯着棋盘,以免他耍什么小聪明,心中暗道:“哼!只会耍小聪明的小人,我这招无人破解,看你如何”

  大长老看着棋盘,久久寻不到破解之法,想耍小聪明显然没有一点机会,大长老思量了好一会,伸手拿起一个棋子,目光依旧看着棋盘不知往哪里放,如果他现在走错一步那就是输棋,面子往哪里搁?大长老恨不得现在立马扣完他的灵石以泄心中怒气。

  但就是这个关键时期,忽然一声尖鸣,五道蓝光射入,飞到五个长老面前,大长老见这是他徒儿的求救信号,心中一振,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大长老心中生起了怒意。

  谁敢动我徒儿?真是胆大包天!大长老心中生起怒火。

  蓝光飞入了五个长老的身体之中,他们马上用神识感觉到了牧正的确切位置,大长老愤怒着脸使用飞行术飞出大殿,往牧正的方向飞去,速度快得惊人,跟随在后飞行的四个长老,都是脸上充满了疑惑之色。

  “司徒别担心他们马上就会来的,来,我这有好吃的,也有好喝的灵液”牧正取下腰间的储物袋,放在草地上,随即盘坐在一旁取出了很多东西来,有很多颜色香艳欲滴的灵果,还有很多晶体制造的灵液瓶,都是好东西。

  司徒闻着灵果和灵液传来的奇异香味,心中断定这些都是好东西,同时的司徒心中淡笑着,司徒真不知道牧正到底是傻还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这些珍贵的东西都舍得拿出来与一个接触不到一天的人分享,难道这就是有钱人,还是他以前从来没有交过什么朋友,一时被孤立呢?所以自以为是与我是好朋友,司徒心中想到,目光看牧正变得有些奇怪,心中生起了想要一问的念头。

  “司徒发什么呆,吃啊,大长老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责怪我的,你放心吧”牧正见司徒发呆,先是一愣,随即温和的道。

  “嗯!好”司徒也盘坐在了草地上,司徒也没有打算客气了,就先拿起了一瓶手掌大的灵液来,打开瓶盖喝了一口,香醇且带着原味的味道,让得喝了灵液的司徒浑身麻麻的感觉,挺舒坦。

  “这些都是你从大长老哪里拿来的?”司徒看着牧正道,心中断定大长老和牧正十之八九是师徒关系,且师徒感情不浅。

  听司徒说完这些话,牧正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脸现尴尬之色,以前因为是大长老唯一亲传弟子的高贵身份吓跑了很多朋友,个个对牧正只是尊敬而已,即使偶尔说几句话可是却感觉有一道无法逾越的代沟在面前。

  天空忽然传来破风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