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到了,那边就是七山宗了”牧成和司徒此刻已经走下了山峰,现在牧成走在一条铺满小石子的路上,牧成缓缓道。

  “牧老前辈,拥有灵根就能马上入门?不用经过什么测试之类的?”司徒担心这么一点,随即对着旁边的牧成问了一句。

  “测试当然要,你放心吧这点我能保你入七山宗”牧成慈眉善目的看了一眼司徒道。

  牧成老前辈看来在这个七山宗的地位非凡,此刻司徒心中想到,实在不知是祸是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孩子,走这么远,饿了吧,这块饼给你吃”牧成单手一翻,手中有着一块干巴巴的烤饼,牧成递给了司徒。

  走了这么远,司徒还真是饿了,笑着接过,随即吃了起来,司徒吃了一口干饼看着牧成:“每年都有人参加测试,竞争力不小,这次参加的有多少人”

  牧成笑看司徒道:“你看来查过一些关于修仙界资料,嗯……这次应该有千人吧”

  “千人?那么能入七山宗的有多少”司徒道。

  “加上你还能入九十八人,这次只招收九十九个入门弟子”牧成非常乐意解答司徒的一切疑问。

  很快的,二人走到了一条白石阶梯之下,这条阶梯非常长,宽有二十几米,阶梯是往上走的,并不算陡峭,走上白石阶梯便是七山宗,二人不犹豫直接往上走。

  “孩子等一下”走到中途的牧成顿住脚步。

  “怎么了,牧老前辈”司徒疑惑的看着牧成。

  “你衣服破破烂烂的实在不好看,我给你换一身新装”牧成对着司徒一点指,牧成手指发起白光,顿时间司徒就换上一身浅黄的新衣服,看起来更加青春了。

  好神奇!司徒心中暗叫。

  “孩子如果还有什么需求的话尽管与我说”牧成道。

  “这样已经够了”司徒淡笑,随即继续往上走。

  他们二人步行速度不慢,此刻已经走上了白石阶梯,这是一个广阔的广场,广场上铺满了白石,在广场之中有着一批批分成队伍的弟子在晨练,队伍足有几十批之多,至少有千人,在广场中央有着一块白色的石碑,石碑很大,高足有近百米,宽有十几米的样子,广场之后则是有着无数的宏伟建筑。

  规模之大,令司徒暗吸了一口凉气,牧成二话不说往广场中间走去,司徒跟在他后面,不少队伍此刻都在盘膝养神,非常的寂静,风吹草动声都能听到,更别说有人在此步行了,很多带队的修仙者都是盘膝在队伍前面,闭眼养神练气。

  司徒扫过很多批队伍中的弟子,这里有三分之一的同龄人,其他三分之二则都是看起来十八九岁以上的,也有很多年龄看起来非常老的,带队的基本都是中年人或是老者。

  踏,踏,踏……

  牧成二人每走一步,都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不少听到声音的人依旧是闭眼修神,还有部分是像傻狍子一般看去,很多带队的睁开双目,看去,看到牧成后脸色恢复了正常。

  牧成带着司徒往一个队伍走去,那个队伍的领头入是一个身穿红衣长得有些美艳的少妇,少妇看到牧成后竟无意间变得精神了许多,虽然看见了司徒但是将他无视了去,没有一点儿表情流露。

  “霖儿”牧成到了少妇旁边轻声道。

  少妇站了起来脸上多了一丝笑意,看向牧成旁边的司徒,但还是没有说什么话,转看牧成红唇微张轻语:“赶紧去大殿吧,大长老刚好在找你”

  “嗯,我马上就会去找他的,司徒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妻子风霖,她可是非常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牧成带着浅笑对司徒道。

  风霖听到牧成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奖自己,脸蛋刷的一下变得通红,白了牧成一眼,没有说话,她没有说话但司徒说话了,道:“拜见风前辈”

  酷‘N匠0#网i唯一正Ya版E,其/他◇都A☆是)盗"G版w》

  随即一抱拳。

  “不用多礼,以后可是自家人了,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了”风霖慈眉善目对着司徒笑道。

  她真的非常和蔼可亲,有这么一个妻子难怪牧前辈觉得满足,司徒心中想到,他此刻对风霖的印象非常的好,司徒目光往风霖带的队伍中一扫,风霖带的队伍中三分之二都是看起来十五岁以下的,与司徒大不了多少岁,司徒注意到了队伍中有一个低着头不敢见人的小女孩,这整个队伍近百人唯有她是低头不敢见人的。

  “司徒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个时辰之后我就来找你”牧成对着司徒道。

  司徒无言只是微微的一点头,牧成对着妻子风霖轻声道:“帮我照料好他”

  风霖淡淡的一笑,也是点头,见没有问题了,牧成转身往一个方向行去了,牧成走后,风霖对着司徒浅笑了一下道:“司徒,你先和他们一起做晨练吧”

  司徒此刻只能微微点头,他感觉有点尴尬,他们晨练到中途,突然加入一个人来,这时这个队伍的所有人都盯着司徒,司徒则是木桩一般站在原地不知该坐在何处,风霖正想给司徒安排座位的时候,队伍中有看起来十岁左右的少年此刻向司徒挥着手,发出轻微的声音:“这边,这边”

  “司徒你就坐到他牧正旁边吧”风霖见少年挥手,随即对着司徒道。

  牧正这个名字,司徒能猜想得出,十有八九说的就是那个挥手的少年,司徒一点头随即走入队伍中,走到了牧正旁边后坐了下来,牧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笑的时候露出一口白闪闪并整齐的牙齿,看起来是个非常乐观的少年。

  在司徒的另一边则是那个只敢低头不敢见人的小女孩,司徒斜瞥了对方一眼,她依旧是低头不敢看任何人,她是牧成的女儿!

  “老哥你叫什么名字”一旁的牧正对着司徒道。

  司徒无语了,对方看起来可比他大上几岁的样子,司徒淡淡回答:“司徒”

  “司徒真是个好名字,我记得大长老也姓司徒,他叫司徒陌,你不会是他的什么远方亲戚吧,嘿嘿!”牧正一拍司徒的肩膀笑道,仿佛与司徒是从小到大玩得非常好的朋友。

  司徒听对方无脑的话语,心中断定这个人从来不带头脑的,司徒对牧正的话语淡淡的笑了笑,道:“我是牧老前辈救回来的一个无名小卒,和谁都没有任何关系”

  “今天你来得正好,今天可是祠堂的大聚会,有很多山珍海味的,那些东西都是极品,保证你吃了第一次还想吃第二次”牧正沉寂了片刻,又开口道。

  司徒非常无语了,他也太啰嗦了吧,真的不能好好休息一下?司徒斜瞥了牧正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如果和他说话的话,他肯定又会滔滔不绝的说下来,可是出司徒意料之外对方竟然不懂他的意思,滔滔不绝得更来劲了,这下司徒真的服了。

  “我想休息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