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双目缓缓的睁开,看见了朦朦胧胧从窗户照入的阳光,少年头沉痛得很,摸了摸头,他似乎原本是在迷失森林的,这里是哪里?他被抓回来了?不对!这也不是那个奴隶场,少年心中升起了谨慎之意。

  少年环视了一遍,这是一个不大的小房间,房间内有着一个小木桌和几张椅子,少年忽然感觉口干舌燥的,翻开被子下床走到了木桌旁,在那里有一个看起来晶莹剔透的茶壶,旁边摆放着几个杯子,少年打开茶壶盖,顿时香味扑鼻,这顿时让少年起了疑心,可能有毒!少年正要盖上茶盖之时,紧闭的门缓缓被打开了。

  少年看去,打开门的是一个身穿华贵服饰的老者,老者满脸皱纹但看起来却是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少年看着老者不吭声,他可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只是站着。

  老者嘿嘿一笑,看起来平易近人的模样,走来笑着道:“孩子你醒啦,怎么样伤不痛了吧”

  这时少年明白过来,一抱拳恭敬道:“在下司徒承蒙老公公救命之恩,司徒感激不尽”

  “哈哈!什么救命之恩啊!举手之劳而已,孩子你口渴了吧,快点喝水吧”老者笑着道,随即客客气气的给司徒倒上了一杯热乎乎的茶水,看起来这个老头子是个非常善良的人。

  司徒一笑,却是不敢喝一口,还虚伪的浅笑道:“老公公,我不渴”

  实际上司徒不知道有多想喝茶水了,他感觉喉咙都要冒烟了。

  “你不渴,你饿了没呀!我去去就来,我去给你那点好吃的,可别饿坏了肚子”老者着急的转身走出,似乎非常在乎司徒一样,可能把他当做亲孙儿了吧。

  可越这样,司徒的戒备之心越是重,但是心里对这个老头的评价可是不错的,如果这真是老头的真性情的话,那么这个老头还真是个大好人,司徒从身上拿出了一根银针来,这是测试是否含毒的银针,司徒小心拿着针一点杯中的茶水,银针并未发黑说明正常,再试了一下茶壶,也没有发黑说明正常。

  这下饥渴难耐的司徒可就开心了,先是拿起杯子一口喝下茶水,后是拿起茶壶咕噜咕噜猛灌,喝完后擦了擦嘴角,虽然喝饱了可还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司徒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心中有些欣喜,应该是老者回来了。

  然而并非司徒所想,进来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年纪的小女孩,白白嫩嫩的小脸蛋,有着迷人的两个小酒窝,小女孩手中提着一个小竹篮,小竹篮内有着很多食物,司徒看着小女孩手中的竹篮,心中知道她应该是受老者拜托而来送东西的,司徒此刻喉咙仿佛塞住了,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女孩被他这样看着,似乎很害怕,步子不敢再走一步或退一步,她眼神躲避着司徒的目光,但是还是偷看了几眼司徒,处于这样的尴尬境地,总要有人来打破的,司徒一笑看着小女孩道:“我饿了,放在桌上就行了”

  小女孩听了他的话,装若平淡的放在了桌上,随即步伐有些乱的走了出去,好像还真挺害怕司徒的,司徒见此有些无奈了,目光转向木桌上的竹篮,对老者的戒备之心小了一点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司徒拿都不敢将那些东西拿出来,生怕竹篮上抹了一些毒,司徒坐在凳子上开始思考了起来。

  司徒觉得无聊,站了起来走到了那张原本睡的床上,拿拿起被子慢慢的叠了起来,叠好后放在了一边,看起来美观了不少,司徒无意间看向离床不远处的窗户,看见了一个从窗户外面伸出小头,是刚才那个小女孩,小女孩瞧着被发现了赶忙缩头躲了进去,司徒倒是没有在意这些。

  司徒从小八岁起就是成为了皇族的奴隶,他一家四口都是一样成为了奴隶,除了他父母还有一个亲妹妹,亲妹妹一年前已经失踪了,父母则是一年前双亡了,这是司徒比同龄人成熟的原因所在,此刻司徒忽然感到有些疲乏了,睡在了床上,双手抱着后脑勺。

  这时从窗户外边又缓缓伸出一个小头来,司徒则是没有再管那个无聊到爆的小女孩,当做没看见,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一些事情,这时从窗户外传来了老者的声音:“洁儿,在这里干什么呢,小心点,别摔着了”

  司徒并没有听到小女孩的回话只是听到了一些急促的脚步声,好像跑走了,司徒知道那个老者要来了,站了起来睡意全无,这时老者走了进来,看见站在床前的司徒和善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来晚了,我刚才在处理一点事情,诶,你怎么没吃,赶紧吃”

  司徒走了过去,看着老者道:“老公公我不饿,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呵呵!我们这是天域大陆的以北其中一个州,叫北州,是我在森林救了你,看你受伤不轻然后就把你给带回来了,对了!现在蛇毒已经几乎被我清除光了,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老者非常关心的目光看着司徒道。

  这下司徒对老者的印象又好了不少,司徒微笑道:“身体恢复非常快,应该三天就会复原了”

  此刻司徒心中充满了很多疑惑都没有说出来,他明明身处南方为什么会在北方来了即使日夜不停的骑马赶路至少也得十几天左右,司徒感觉在这里多呆几天一切都会得到答案,老公公对他太好了,这样反而让司徒心中有些受惊了。

  “司徒还没有请教老公公尊姓大名,今日之恩来日必报”司徒拱着双手恭敬的道。

  “呵呵!不必客气,老朽姓牧,名成”老者摆手笑着。

  司徒看着牧成的笑容,心中了一丝温暖之意。

  “你昏睡了三天三夜,腰骨都酸了吧,我带你出去溜一溜,活动活动胫骨”牧成看着司徒开口道。

  t酷v/匠网M唯一正g$版,,-其他y都*-是~K盗+d版F

  “有劳牧前辈了”司徒笑着,笑容非常随意。

  “不劳烦不劳烦,随便而已!我也好久没有活动胫骨了”牧成摆手道,随即转身缓步走出这里,司徒跟在牧成后面,一副淡然的模样。

  “这漂亮吧,这可是我们这最好看的桃花树林,多来这里有提神和延年益寿的功用”他们二人此刻走在一片粉红色的桃花树林当中,这里一眼望不到尽头,桃花树上长满了桃花,地上掉满了桃花,看起来漂亮无比。

  “牧老公公,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已经过了生桃花的季节了吧,为何这里还会有桃花”司徒心中有这一疑惑,直接说了出来,边说目光环视起来。

  这桃花树林非常大,似乎无边无际。

  “你等一下便会知晓的”牧成说了这么一句似乎有其他含义的话。

  听懂他话的司徒一点头,便没有再追问下去。

  就在二人谈话后片刻,一件恐怖的事情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