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枚闪光镖从少年的头顶直刺而下,少年先是大惊失色,动作但是不慢,抬头看见三枚闪光镖后快速的向后猛跳了几米,那些闪光镖嗒嗒的刺在树干上,少年双眼虚眯,手从怀中掏出四枚闪光镖,对着上方密密麻麻的树叶一扔,四道光芒射入了当中,随即少年二话不说,第一个动作就是转身使用飞轻燕步快速的逃跑。

  “想走?做梦!!”后方传来男子的暴怒声,听男子声音,少年头也不回只顾逃跑,这声音除了那个黄发男子还有谁?不过是在少年意料之中而已,对方绝世武艺,刚才那个小聪明不过对黄发男子并拖延不了什么时间。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真是太麻烦了,这下少年感到了很苦恼,除了面前这个比自己武功高的黄发男子,可能还有一个在暗处随时想要阴自己的人,在二人联手之下自己是毫无办法,少年极其无奈。

  少年逃跑的速度不慢,可能是对方太快的缘故,二人相隔仅是三米了,如果黄发男子再加快一点,少年就会被抓住了,少年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但是他的速度已经不能再快了,而黄发男子速度还在缓缓加快,眼看黄发男子离他只有一米多远了。

  “罗汉扫地腿!”少年猛的一转身一脚往黄发男子脚跟扫去,黄发男子面目狰狞,猛的吃下了少年的一记罗汉扫地腿,少年犹如扫在了石岩之上,少年感觉到了无比的剧痛,已经感觉不到那腿的存在了,少年的腿如今已经脱臼了,一条腿不足以支撑住,少年立马反应过来,双手撑地倒立了起来,一掌拍在树干上,空中几个华丽的转身,踉跄的站在了五米之外的树干上。

  少年的那条腿缓缓流下了血,看来硬拼是不行的,黄发男子此刻得意的笑了起来:“哈哈!爷从小就是经过世家特别训练的,身体早就和岩石差不多了,你敢踢我完全是在自讨没趣”

  少年闷哼一声脸色不是很好看,任凭少年再机智过人,对于对方的金刚身也是毫无办法,除了等待他毒性发作外别无他法,少年感觉到自己中的毒已经蔓延到了胸膛的位置,并没用触及到心脏,自己已经这么严重了,他应该比自己更严重才对。

  “哼!”见少年一声不吭,黄发男子脸色骤变难看。

  还是得逃,让他的毒迅速蔓延全身,还有一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偷袭我,少年心中想到。

  少年此刻拖着已经脱臼的腿,缓缓的转身,一跳使用飞轻燕步继续逃,速度明显不快但也不慢,对方当着自己面前还想着逃跑,这明显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他最痛恨瞧不起他的人,以前有不少,现在连一个十岁的小鬼都小看他,他真的怒了!怒得磨牙了起来。

  “逃!!!逃!!逃!!!我要一拳打死你这个小兔崽子!”黄发男子怒声发狂的大叫,随即动脚追击而去速度快到吓人,比刚才的速度简直快了接近一倍,他真的怒得发狂了,双拳紧握指甲已经整个刺入了手掌之中。

  他的发狂声听入到了少年的耳中,少年知道他发狂了,心中欣喜了起来,越怒就越容易失去理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说不定可能真正摆脱后面这块牛皮糖,少年顿时来了精神,也感觉腿没有那么痛了,速度加快了一些。

  可是该如何布局呢?后面那个男人的武功超群,而且现在处于狂暴状态,肯定要更难对付了,少年想到这点,他失去理智机会难得,可是同时的,他更强横了。

  “呵呵!呵呵!我竟然给忘记了”少年忽然笑了起来,随即少年双手合在一起掐出了几个奇怪的手指结,突然间少年身体皓光一闪,少年融入了一颗普通的大树当中,这是一个修真界的小法术,当初少年对此感兴趣就学了这么一个小法术,据他们说这个法术只要悟性高即使不能入修真界也可以修炼。

  黄发男人此刻站在了离少年不远处的一颗树干上,环视了一遍,脸色有些难看了,他似乎跟丢了,对方是一个受了伤的小子,他竟然跟丢了,实在有些气不过。

  “呃!啊!”黄发男子顿时脸色发青,双目眩晕,喘不过气来,身体极其难受,脚步踉跄了起来,黄发男子一头摔下了树干,硬生生的砸在了地上,整个人变得披头散发,少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知道他中的毒已经发作了。

  “啊!啊!啊!”黄发男子癫狂了起来,披头散发的,紧握拳头不管对着什么就是乱打了起来,对着一颗大树猛打,大树被打得巨晃,黄发男子双拳已经血肉模糊,最后用头猛撞,蓬蓬声听得少年心中巨颤,头也被撞开了一道大口子,血哗哗的流出,到了最后硬生生的痛死。

  “得快点找到能医治蛇毒的山药”少年可不像变成和面前这个男人一样的下场,本是想要去赶快寻找,可是好像还有一个人没有解决,他随时可能出现,如果遇见他的话,可就完了,少年只能在这里等待片刻,观察一下情形。

  在离少年百米之外的地方,一个男人使用驾轻就熟的轻功正往这个地方而来,他能明确的感觉到少年的气息是往这边而走的,这也是修真界的一个小法术,悟性高就能练成,他每个动作都是非常轻微,如发现不妥立马找提防躲避,观察情形。

  很快便到了少年几十米的地方,那个男人就是个老狐狸,他在树干上看见了一些血迹之后,就开始谨慎起来了,已经不使用轻功追击了,而是躲在树后悄悄的移动,那个男人隐匿在树旁从树叶的缝隙中露出一只眼睛观察,看见了下方中毒身亡的黄发男人,心中一惊。

  凭着路上遗留的气息,男子能明确的感觉到,气息到了一颗普通的大树上就断了,这种诡异的事情他倒是第一次遇到,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那个小子死了?怎么也没有看见他的尸体啊,男子感觉事情有问题,决定暂时隐藏起来看情况。

  少年心中有些不安,他的毒已经开始蔓延了心脏了,如果再不寻找山药压制毒素的话,下场和黄发男子的下场差不了多少,少年再观察了片刻,发现并没有异常,少年随即解开法术,皓光一现,少年从树中出来,站在了树干上。

  酷H、匠9(网永^久e免"q费q看(k小ld说

  躲在暗处的男子大惊,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修真界的一种法术,他还是太小看那个小子了,这下本来想渔人得利的他犹豫了,是上还是不上?刚才这个小子和他对战的时候难道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

  他刚才和我打的时候应该是使出了真实力,那个小子应该感觉到了他比我略差一筹,之前王正(黄发男子)遇难的惨叫声他应该听见了才对,如果他打得过我的话应该在那时就解决我了,也不至于一直逃,男子想到。

  对此男子有七层的把握打死现在受重伤的小子,另三层机率是让他跑了,男子微微一点头,拿出怀中的几枚飞镖,正准备偷袭他的时候,少年此刻双脚站不稳摇摇晃晃的,双目无神,少年心中大感不妙,少年想要尽量的控制自己,可是完全不受控制,少年一头栽下树干,栽倒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看着这一幕的男子脸色有些古怪,随即二话不说,猛的扔出,嗖!嗖!嗖!三枚飞镖从密密麻麻的树叶中飞出,直刺向少年,而少年却是无动于衷,见到这一幕男子大喜过望了起来,可是就在这时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