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伊月叫喊的同时,她的手机响了,而在手机响的同一时间,她的表情也跟着变了。

  从刚才的愤怒,一下子变得很是慌张,她颤抖的双手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贴在耳边,一脸谨慎的说:“喂!”

  “姨,你放心好了,我你还不信吗,这陈天赐很快就能到了我们手里,您就瞧好吧。啊?”伊月目光看向了我,咽了口唾沫,继续说:“在边上呢,啊……是,挺像的,好,我帮你转达。”

  电话挂断之时,伊月长出了口气。

  手机放回口袋,淡淡的道:“陈翔,我再问你一句,你的父亲呢。”

  “你问一千遍我都是这句话,我不知道!!!”翔子后面都是喊出来的。

  伊月笑了,目光转向了我,“夕雨,你就不是混社会的料子,知道吗,你身上背负的太多,说实话,你这样的人,能活到现在真的是太不容易。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日子,很快就会到头,你可以认为我是在吓唬你,但是我还得忠告你一句,你,夕雨,永远都翻不了身,至于你胸口的那个纹身,你可以去问问那个和尚,看他怎么回答于你。”

  伊月说着,伸出了两根手指。

  “你夕雨,最多能再活上两年,如果超出这个数字,我伊月天打五雷轰顶,出门都被车子撞死。”

  她站了起来,猛的一指翔子,“还有你,你和他一样,都是一种贱命,什么兄弟情义,呸,就是狗屁!”

  伊月狠狠的撇了翔子一眼,推开门,带着这些武警离开了这里。

  ◇:酷+匠Y网Ap唯》k一正版◇,《其他H$都Di是5盗版

  不知为何,看着伊月离开的背景,再看这些端着枪武警的模样,那伊月,就跟个囚犯没什么两样。

  说到底,我们都没见到陈翔的父亲,至于那天枪杀杨潇的是不是陈天赐,我和翔子心里一直再翻着嘀咕,杨晨确实找过伊月,可伊月根本不想管他这个事情,至于伊月今天的到来,在我看来,也绝对不是她自己的意思。

  娱乐城周边的制高点,没有一处是超过五层楼高的,调查的结果就是,那名狙击手,很熟悉X市。

  王学文的公建区到了剪彩的日子,他邀请了不少X市名流,然后,也邀请到了我,表面上说是请我,实际上先找到的杨晨,而杨晨现在一心研究他那把狙击,生意打理上,他也一概不管了,交到我手里的军火生意,那些暗地里买武器的人们,心眼上我肯定是斗不过他们,于是,我便交给了胖子了,胖子五大三粗,面相虽然柔和了点,但块头摆在那呢。

  剪彩当天,王学文摆了一桌酒席,而在这酒桌上面,是X市目前所有的大佬,商人,和警局里的高干。

  李硕的父亲也来了,他在这里算是听老实的,我和杨晨一起出的面,人家毕竟先通知的他,不给面子,显然是说不过去了。

  在酒桌上面,王学文端起酒杯,也就是刚刚把酒杯拿起的一瞬间,旁边桌子上的马仔全都动了。

  描龙画风的社会人士,腰间别的砍刀全都抽了出来,他们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锁向了王学文身上,而在这家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是王学文的马仔。

  此时,王学文嘴角上扬,一杯白酒下肚,说道:“夕雨,你这么做,不合适吧。”

  就在他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杨晨当即站了起来,一把手枪赫然出现,枪口对准王学文,喝道:“少他妈装蒜,告诉我,王昊的双亲究竟在哪。”

  杨晨的手摸向扳机随时可能开枪的样子。

  “你说这话可要有依据的。”说完,转头看向了我,“你说是不是啊,夕雨。”

  我面无表情,双手托着下巴顶在桌上,“问我没用,你和他说。”

  “哦?那你是不管这事了?”

  “管又怎样,不管又怎样?”

  王学文双手一摊,口袋里的扇子又掏了出来,大手一挥,“动手!”

  这时,大包间的门开了,踹门进来的,是二十几个端着枪的男子,蒙着面,清一色黑衣。

  我们被包围了,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杨晨和胖子是怎么商量的,但是他带的人明显不够用的,他们二十多个,而我们只有一桌子人,不到十个。他们手里是手枪,我们手里则是砍刀。

  “文哥,你……”

  “我怎么了?不是你们先点火的?”

  我两手一摊,坐在原位看了眼杨晨。

  杨晨满是惊讶,外带点自责。

  “今天是来给您捧场着,你这么做,是不是……”我剩下的话没说话,王学文当即打住了我。

  “你别说这些废话,说真的,你一娃娃,把你叫到这里就已经给你脸面的了,那你不要脸,我还能怎么办呢,说吧,余生想怎么度过。”

  “呵呵,文哥,给个机会!”

  “爸!”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进来一名女子,闻声回头,我直接愣在了这里,这不是班长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班长叫王雪,高高的,前凸后翘,属于那种成熟的类型。

  “雪儿啊,你来这里做什么。”

  王雪跑到王学文面前,一脸哀求拽着他的手臂,“爸,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放了他们吧。”

  “胡闹,回去老实呆着。”

  王雪看了我一眼,挺平淡的,朝着我点了下头,说:“夕雨,还不快走。”

  “敢!”王学文大喝一声。

  “爸,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难道就不能给人留点余地吗。”

  王学文愣住了,盯着王雪,“你知道什么。”

  王雪双眼含着泪光,“爸,好好做人吧,求你了。”

  我走到杨晨跟前,小声和他说“带着人,走!”

  杨晨嗯了一声,说:“抱歉,回去和你解释。”

  “我都懂,赶紧走!”

  王学文咣当一下坐在椅子上,他笑了,很无奈的样子,我没动,他看着离开的人,然后一指我,说:“夕雨,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命,你不过时脑子缺筋的娃娃,为什么谁都要帮你一把,这杨潇的儿子也好,我闺女吧,你究竟何德何能。”

  我也挺不解,坐了这里仍然未动,我端起酒杯抬手示意的下。

  “文哥,今天我的不对,我敬你一杯。”

  “呵呵,少来了,趁我还有点良知,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王雪看着,不停用着眼色,她那意思,就是让我赶快走。

  我挺平静的,悠闲的又倒了一杯,“再敬你一杯。”

  干完这杯,我站了起来,呵呵一笑,说:“我夕雨没什么本事,身边发生的,不了解一清二楚之前,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没什么头脑,和你们耍心思更不是我的强项。人在世上或者,百善孝为先,我兄弟双亲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失踪,我这个当兄弟的,不给他弄个明白,还怎么在世上活呢。”

  “还有,我夕雨本来就是一个无所谓的人,人生无所谓,什么都可以无所谓,唯独亲人兄弟方面,我是不会让出一步的,我不管前面挡着的人是谁,凡是触碰到我底线的人,我定会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