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潇的双眼映照着自己的死法,想必无论是他或者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死于谁人之手,杨晨彻底崩溃了,跪在地上抱着杨潇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他昏死过去,连带着身边的马仔都是满脸不解。

  警察来的时候是伊月带着人过来的,调查之后才清楚,杨潇是死于狙击枪之手,弹头取出来之后,上面清楚的刻着一个‘赐’字。

  群龙无首,这么大的军火商不可能一日无主,事情过去了半个多月,杨晨也渐渐接受了这些,执掌整个杨氏集团,他与我们的关系,再一次得到的升温,送我们武器,送我们人才。我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那次和我笑着说,想让我们拿他当个兄弟。

  他是单亲家庭,母亲早在很久之前出车祸去世了。杨氏集团与娱乐城合并,这个消息也很快在X市传开了。

  也就是在和杨氏集团结盟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事情,也都慢慢浮出了水面,而那个枪击杨潇的人,在我们心里,在翔子心里也渐渐摸索出来。

  胖子的双亲至今没有下落,他的家里,不知是何原因被无故强拆,而带头强拆的黑手,便是公建区突然出现的一个人物。

  王学文,一个长得一脸书生范的男子,带个眼睛,个子不高,出行最少十个保镖,而且各个五大三粗,看着就不是什么善茬。

  公建区是所有区域里最富饶的地段,虽然没有高楼大厦,但居民楼和其他建筑设施都是随处可见。在公建区一家办公楼的里面,我只身一人来到了王学文的面前,在这间办公室里,站着十五个黑衣保镖,而王学文,坐在我的对面,稳若泰山。

  他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呼扇着,手上的扳指左手三个右手两个,雪茄香烟叼在嘴里,那个派头,是真的太欠抽了。

  “你这个事情,我们是毫无所知的,如果说大街上无缘无故死个人,那我可以归咎到你的头上吗?”王学文说道。

  我的手里,拿着一个U盘,这是我花重金从伊诚手里买来的录像,这个录像,正是胖子家被拆的当天监控,我将U盘放在桌上,瞅着王学文说:“你可以赖账,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我不知道你这块地皮是怎么来的,但是人太做天在看,我来就是想问你要两个人。”

  “哦?是哪两个人。”

  我将胖子双亲的照片掏了出来,这是胖子随身携带的全家福,他的家人,每个人都有一张,我把照片放在他的面前,指着上面的一男一女说,“就是这两个人。”

  王学文挺直腰板看了许久,摇了摇头,说:“不认得,哦对了,我也要找个人,不知道你见没见过。”

  王学文自抽屉里抽出来一张照片,照片摆在我的面前,我一看照片里这人,当时心里就咯噔一声。

  最#…新章“$节$上c酷z,匠网

  这个人,正是闹市区理发店里我杀的那人。

  他指着照片,饶有兴趣的盯着我,说:“这个人,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他是我安排在杨潇身边的一个棋子,你说我这个棋子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死在了一个理发店里呢,呵呵,这个事情真有趣啊,我这里呢,还有一个目击证人,你说说,我是该信这个学徒的话呢,还是不该信呢。”

  王学文再一次拉开了抽屉,他拿着一个U盘直接甩了过来。

  “我这里也有一个U盘,也是当天的监控,你拿回去看看,当然,我这里有备份的,你可不要刷心眼哦。”

  他一脸阴损的笑容,盯着我后背都发凉,我拿着这个U盘握在手里,呵呵一笑,然后又将U盘放了回去,我将自己的U盘拿起了起来,朝着王学文就伸出了大拇指。

  “文哥心思缜密,小弟甘拜下风,我一刚刚入道的喽啰,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王学文哈哈大笑,摇摇扇子,说:“没关系的,我这个人挺随和的,以后咱常来往,常来往。”

  我紧攥着U盘,内心无比愤怒,我没有表现出任何表情,转身离去,推开门的时候,轻声的说了一句:“文哥,我心脏不好,下次可别这么吓我了,你看你这些保镖,真的是太凶悍了。”

  出了大门,杨潇家的司机在路边等着我。

  要说这个司机还真是有点意思,四十多岁的样子,没有子女没房子没有车,他和我说,唯一让他值得活着的,就是飙车,当年杨潇看上他,也正是因为他的车开的好,这司机跟随杨潇十好几年,什么东西都没要过,至今还是一无所有。

  我们常常喝酒叫上他,这老司机比谁都能喝,每次我们都趴下了,他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一边喝着,一边唠着故事。

  我们这家娱乐城,按表面上来说,就是普普通通的网吧和游戏厅的结合体,可事实上并非如此了,自打杨氏集团与我们合并之后,我们这里,就像一支不入流的军队一样,虽说没有那写条条有序,但气势上明显要比之前高上一截。

  杨晨的狙击确实用的好,我带着他来到北方的那片森林,村子还是老样子,所有人都消失了。杨晨趴在树林里,开枪猎杀了不知多少野生动物。

  在杨潇死去的三个月之后,如今已正值夏日了。

  生意上红红火火,杨氏集团也彻底融入了我们,之前那些马仔对我们还有一些芥蒂,但是在杨晨的带领之下,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井井有条。

  初夏中的某天上午,娱乐城来了伙不速之客,带头的是伊月,后面十几个武警,他们全都挎着枪支,夺门而入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找我,而是找坐在柜台旁的翔子。

  她手里拿着一张通缉令,通缉令上的男子和翔子长得着实相似,就连头发的梳理都是一样的。伊月现在也没有了那些大小姐的脾气,见到杨晨的时候,就跟多大仇一样,可能是当初那个嘴巴还在她的记忆当中。

  要说这里谁和她的仇最大,那当然就是我了。

  抢了林涛的钱,被抓进去最后还被杨晨救了,这种让她蒙羞的事情,她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一间包房内,十几个武警在外面守着,屋里坐着的,只有我和翔子还有伊月。

  伊月倒也直接,通缉令往桌子上一拍,阴着脸说:“我不跟你们废话,你们也别和我装,他叫陈天赐,是陈翔的父亲。我们既然拿了杨晨的钱,那就说明我们是来办事的,但是呢,陈天赐是陈翔父亲之事,我倒还没有与杨晨说,你们只要告诉我,这陈天赐的具体下落,咱们之前的往事,既往不咎。”

  还没等我说话呢,旁边的翔子,忽然就笑了。

  “我说伊月大小姐,你还别吓唬我,他杨晨是我兄弟,那兄弟之间就没什么隐瞒的,如果我藏着我的父亲,这么多天,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端倪。还有,你今天带这么多人,难道是想和之前一样,再把我带到那个审讯室去吗?”

  伊月一听,当时就火了,怒的一拍桌子。

  “陈翔,你别不知道好歹,你也不想想你父亲当年做了什么,你去外面打听打听,当年的陈天赐,到底在X市做过些什么。别和我这勾心斗角,我不听你这些废话,我只问你,陈天赐他人呢。”

  伊月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癫狂状态,如果说这个陈天赐枪杀了杨潇,她是为此而来,那她此刻的神情,直接就败露了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