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哪是什么合同,这分明就是一份卖身契。

  上面写的大概意思就是,无论自身发生了什么危险,其后果都不能追究到杨潇的头上,而且,这法院判定纹章还在上面印着,显然是有效的啊。这杨潇也是真的鬼,如果今后让我们去杀人,我们反倒被人杀,那其结果就是我们倒霉没本事咯?

  我们四个看着这份合同,当时就笑了。

  “潇爷,您这合同,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我故意压低了声音,平静的说。

  杨潇坐了下来,整个人都是一副傲视天下的派头,大金牙往外一露,笑着说:“你们可以不做咯,想干的人多了,不差你们这几个,我这是看在你们是杨晨朋友的份上才肯给你们这样的差事,而且,你们别忘了,是谁把你们从警察局里赎回来了。我这可是花了不少钱的呀,你说我这笔钱,该去找谁来要呢。”

  我冷冷的哼了一声,“请问潇爷,您是花了多少钱把我们赎回来了。”

  他当即楞了一下,手指伸出来一根。

  “这个数。”

  我将文件放在桌上,点着了支烟坐到一边,松哥他们盯着我,都是一脸不解。

  “十万?”我轻轻地问。

  杨潇摇了头,“再猜!”

  “那就是一百万咯。”

  杨潇啪的一下拍手,笑道:“对咯,一百万。”

  呵呵,我也是不明白,直接问他,“我说潇爷,你说我们何德何能,三个人头,值一百万?您不会是在逗我们吧,我们虽然没怎么上过学,但也不傻呀。”

  “信也好不信也罢,这其中的原因我也不晓得,如果你们要走,那就把这钱还我,从此天各一方,你走你的,我干我的,行不?”

  “好啊,那潇爷如果我们离开了您,那还请潇爷在道上多多关照一下啊。”

  杨潇面无表情盯着我,“一定的。”

  我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上面的字条还在贴着,我直接甩在了桌子上面,指着卡说,“这里面整整一百万现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潇爷,保重了。”我双手抱拳,转身就走。松哥他们跟在身后,紧紧的盯着我的。

  出了这个楼,我的汗水顺颊而流,天晓得我是有多么紧张。

  耳边建筑之声,猛然之间,就传来一片骂声。我们四个一同望去,那里哪是一片工地,那些扛着铁锹拎着板砖的工人,全都是描龙画风的社会马仔,而被他们包围的人群当中,是一群抱着闹到正在被蹂躏的普通百姓。

  我紧锁眉头,借着细微灯光仔细的看,也就在这个时候,我身边的翔子忽然叫了一声,“高叔”。

  他刚喊了出来,杨潇便出现了,他一边笑着,一边瞅着翔子。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看着杨潇的笑容,顿时让我觉得无比的阴损狡诈,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隐情,但是隐约的觉得,这杨潇肯定藏着不少见不得的勾当。

  我拽着翔子直接奔外面走去,到了街上,这才松了口气,而回过头的时候,杨潇依旧在黑暗中盯着翔子。

  我拽着翔子都感觉他在瑟瑟发抖。

  “高叔是谁。”我小声问道。

  翔子回过神,眼神中无尽恐惧。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这才松了口气,没有了刚才的神情。

  “是我们一条街上的邻居,刚才那些抱着脑袋的人,有好几个我都是认识的,虽然我是住宿上学,但是街坊邻居还是认识几个的。”

  “而且这个杨潇我以前也听说过他,他本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没想到传闻竟然是真的,他居然真的是大黑手。”

  我呵呵笑了,说:“先别想这么多了,咱先找个安身的地方。”

  X市,分为三片区域,中央大街属于东侧,叫闹市区。

  大街西侧,叫城中区,南侧,公建区,北侧,安定区。

  这四个区域,安定区属于民生安泰的那种,黑道少,平民多,只是都是些比较穷的人,就好比市二中学来说吧,这么多年未曾改建,就是因为,他们常年都会给那些其他区域的大佬福利,纳税。

  像杨潇他们这种其他区域的孩子,凡是家里有钱有势,这校长就不敢惹,掏点银子就能在学校里胡作非为。

  我们在街上遨游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找了家旅店住了下来,安定区的物价是属于最便宜的,虽然这里的房屋等物简陋了些,但是总有一种给人平和的感觉。

  第二天清晨,我和松哥去了趟银行,查清剩余卡里的钱之后,决定在安定区找个安神的地方,在别人之下打工,不如自己立个牌坊。

  丢给杨潇一百万,如今所有的积蓄,还有二百多万,这也足够在安定区找一家和合适的门店了。

  我们年轻,肯定办事都不牢靠,在找人的方面上就被人坑了不少钱,不过结过还算不错,我们挑了安定区一条大街上的一家大的门店,这里之前是开大书店的,上下四楼都能派上用途。

  光是这个四层楼就已经让我们家底全空了,剩下的四十万,拿来重新改建,装修,器材,不到半年临近冬日的时候,这家娱乐场所就成立了,到了春节这天,这家娱乐城也正式开业了。杨潇也挺够给面子,带了不少马仔来了,还有很多我们都不认识的大佬都来了。

  其实这半年之间,我们并不是一切都顺利的,很多莫名其妙的人来闹事。而且,我也终于知道杨潇到底是做什么的了。买下楼盘的时候,他找过我,是杨晨再三哀求之后,杨潇也终于答应坐下来和我谈一笔。他是武器商人,除了飞机大炮,他这里应有尽有,小型军火在一个城市的概念已经是无法想象的了。

  他开的这笔价格甚至达到了五百万之多,一时之间,肯定拿不出那么多钱,于是,我恳求他,开业时候带人多给我捧捧场,生意火了,那钱赚的自然就多了,他也答应了下来,我还给杨晨开了一个特殊待遇,凡是他来,所有吃喝免费,玩乐免费,于是,他上学也不住宿了,走途一到放学的时候,他就来这里玩到很晚才回去。

  然后,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他和我们说了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天下午放学,他背着一个提亲盒子,挺精致的样子。一楼这儿,我们这在柜台抽着烟呢,他走进来,将提琴盒子放到柜台上,四周扫了几眼之后,小心翼翼的说。

  S;酷M#匠m“网p唯x?一正$版,d其@他都B是…盗hN版|k

  “有包间吗,和你们说点事情。”

  我也是看他严肃的表情,当即找了个空闲的包间带着他走了进去,翔子看店,来到包间的时候,他一把将提琴盒子打开了,这一开,直接让我们吓了一跳。

  这是一杆狙击步枪,黑色油光闪闪发亮,里面有两个袋子,放着许多子弹,他抚摸着枪,抬头盯着我们说,“我练了这个玩意儿好几年了,就连我父亲都不知道,这是从他那里偷来了,我父亲他身边一个会用它的都没有,这玩意儿有市无价,就算有人买了,一时半会也练不会,我敢说,整个X市就我会用它。”他说着说着,忽然嘴角露出了自信。

  我们都是一脸震惊,我将这杆枪抬了起来,好重的样子,然后我摸了摸杨晨的臂膀,硬硬的,果然是练过。

  我呵呵一笑,这在X市混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有人掏枪我到见过,但是狙击未免太不现实了,都说高手藏于民间,杨晨到底能用到什么境界,显然我是不曾得知的。

  我也是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一边笑着,一边问道:“你和我们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他一听,当即拍了拍自己胸脯,胸有成竹的说,“二中的形势已成定局了,如今在那里也没什么意思了,都很无聊,所以我过来找你们了,在我父亲身边干事,那不是我的性格,他让我好好学习,继承他的家业,可是我玩心惯了,不想留在父亲那里,你和我父亲也没什么怨气,在你这混要比在父亲那放的要开,我告诉你们我的秘密,这就是我能表示出来的忠诚。”

  他这么一说,我当时就不解了。

  “你在学校里都是当大哥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想小弟了呢。”

  他楞了一下,很认真的说。

  “你们不拿我当兄弟?我是真心的。”

  这句话把我噎住了,我盯着他,看他眼神如此认真,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父亲给你安排的不是挺好的吗,干嘛非得和我们凑到一起。做个大少爷,没人敢惹,为什么要来我们这个小地方,来受这种窝囊气呢。”

  杨晨的手再次摸向了枪,呵呵一笑,“我帮你收拾他们,无论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