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天黑地,依然是这间审讯室……

  伊月都火了,从这一刻起,我也终于知道了女人是多么的可怕,伊月这姑娘挺好看的,当他拿起警棍的时候,就跟变了个人一样,照着我的身上就是一顿猛砸,松哥他们看着我,除了无奈就是无奈了,动也动不得,马也骂不出,唯独我的嘴巴没被封上。

  伊月打的手都酸了,她甩甩手,从我边上转了起来,我是躺在地上的,被拷的死紧,现在也只能用看着她随便打我了。

  胖子倒是跑了,进来的民警一顿报告,我们也松了心,方才得知没有被抓住,至于去了哪里,他们也正在追查当中。警察局里也挺忙的,翔子父亲的事他们这里也管,而且,我也见到了伊月的父亲,他叫伊诚,一米九的大个,全身正气,一眼看那个人就觉得他是个维护正义的人,可他到了我跟前,一看伊月的脸,照着我就是一个嘴巴。

  我都傻了,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了,我一直认为长得面善的就一定是好人,可今天这个想法正式被打破了,我躺在地上,连带着伊月一顿给我暴揍,我也真真的觉得,这俩人确实是亲生父女。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闺女。想到这里,脑海里忽然浮现了父亲的身影,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身在何方。

  伊月蹲在我跟前,就感觉整个人都充满了气势,他拎着警棍,轻轻的敲打着我的脸。

  “你就叫夕雨啊,我还以为长什么样子呢。”他说着,就从审讯室的桌子上拿过来一张照片,他指着照片上的两名男子,问道:“这个人是你的父亲吧,旁边这个是你的哥哥。”

  我撇了他一眼,说:“不认识。”

  伊月这时也蹲了下来,呵呵笑了,说道:“装什么装,都知道你什么身份,你还搁这儿装?”

  “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我没有父亲,也没有哥哥。”

  “呵呵……”伊诚站起来了,同时,一脚踢到了我的脸上。

  “有点骨气!”照片甩在我的脸上,推开门就出去了。

  门口站着两个民警,外加伊月,整个屋子里,一共就我们六个人。

  伊月就跟自己家一样,大小姐派头吩咐着那边两个民警给她端水倒茶的。势力狗,绝对的势力狗,如果哪天伊月没了父亲,真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

  “你告诉我王昊在哪里和陈翔的父亲下落,我就可以放你出去。”

  我呵呵的笑,“本来我们就没犯法,你们抓我们就已经是触犯了法律,而且,你们还是警察,这是知法犯法啊。”

  “夕雨,别不知好歹,你手上的命案可在我的手里。”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我极度保持的此刻的表情,生怕她从心理上击溃我,保持平静,这才是最主要的。

  “装,继续装,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我没吭声,随便她说好了。就在这时,门口的一位民警走了过来,他摸着耳边的设备,点点头,恭敬的朝着伊月说道:“小姐,局长的会议,叫你过去一趟。”

  伊月撇了眼这个民警,“我讨厌看见那些黑道的脸,告诉我爸,我不去。”

  “小姐,这可关系到X市的未来……”

  伊月当即一拍桌子,指着这人就说:“你他妈傻吗,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我呵呵一笑,假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哎,原来社会是这个样的啊。”我猛地瞪了眼那个民警,果然他也看向了我,总觉得这个人说话声音熟悉,原来真的是他。

  “社会太残酷,我们扛不住,哎!”我叹了口气,呵呵的笑。

  我看了眼松哥他们,他们还好,没有伤的太重。只不过都是一脸疲惫的样子,伊月过来了,她拍了拍我的脸,笑着说:“你说我该怎么折磨你好呢。”

  “随便你好了。”

  我躺在地上,摆出了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不如,来个痛快的吧。”

  “给我关进去。”伊月大喊一声,两个民警直接就过来了,先是把我架了起来,随后又进来两个,也架起了松哥他们。没有几分钟,我们就被送到了一个牢房,说牢房但也不完全是,这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扇窗户一扇门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们扯去了松哥他俩的口条,如今也能和我说说话了,也不无聊。

  我们都很担心胖子,可是手机也被他们摸了去。

  “你说,咱们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松哥紧锁眉头问道。

  松哥的问题,也是所有人心里想的,我们谁都不是神仙,不能预知未来也不能通晓世事。我们就这样傻傻的坐在原地,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们终于吃上了这么多天的第一口饭。

  饿极了的时候,很怀念我那些馒头咸菜,渴疯了我们甚至想到去喝自己的尿了,不过,我们还是忍住了,因为都卖不了这个尊严。

  端上来的饭菜看着就是别人吃剩下的,我们三个狼吞虎咽的,一顿饱餐之后,那个端上的民警这才告诉我们,好多人在饭里吐过了痰,而他自己,也悄悄的往里吐了一口。他这话说完,我们三个全都是一脸杀人的表情。

  “我会让你们付出十倍的代价的。”我冷冷的说了一句。

  那民警一脸不屑,很瞧不起我们的样子,端着盘子就走了。

  伊月再次进来,见到我们面黄肌瘦的样子,突然就开始不停的鼓掌,她疯了似的,从牢门外边嘲笑着我们,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边上忽然就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便是杨晨。

  杨晨根本没管伊月,从外面直接拧转了钥匙,他走了进来朝我们笑着。

  伊月都愣住了,盯着杨晨,问道:“你是谁。”

  “花钱买命的人。”说着,走到我们边上,把我们的脚铐都给打开了。

  “我他妈问你是谁。”伊月吼了一声。

  杨晨也是狠,猛地站了起来,一巴掌扇了过去,“别他妈跟老子大呼小叫的,我可不惯着你这臭毛病。”

  这时,局长伊诚也来了,看到女儿捂着脸的样子,然后转头盯着他身后的一班人马,说:“杨潇,你儿子就这么办事的?”

  名叫杨潇的男子,带个黑色墨镜,全身上下吊儿郎当,一股子痞子气息。

  “局长啊,这你可怪不了我,我儿子有精神病的,他发疯,连我都打。”

  酷5`匠网。N唯j一P-正版_A,?其他*@都34是、$盗J版

  杨潇摸着肚子,块头要比王昊还大,大金牙在说话的时候闪闪发光,他笑呵呵的从缝隙中瞄了我一眼,杨晨拽着我的手臂,大步向前就把我拽了出去,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连带着松哥他俩都被杨晨拽上了一辆车上。

  杨晨是没上车的,把我们三个放到车上之后,司机一脚油门直接从警察局彪了出去。

  司机一脸有故事的样子,四十多岁。

  “小伙子们,这个城市要乱了,不如趁现在把你们送去别的城市吧。”

  我看了松哥他们一样,发现他们也都看着我呢,我笑了笑,说:“不用了,麻烦您把我们送到闹市区吧。”

  司机没再说话,从口兜里摸出来一盒香烟甩给了我们,一个油门又窜了出去。

  几分钟之后,闹市区中央大街。

  司机驾车很快消失在了我们视野之中,他始终没能告诉我们杨晨为什么来搭救我们。我们回到翔子家的百货商店,商店处于关闭状态,而且上面写着一个拆字。

  公用电话联系上了翔子的母亲,可是她的母亲早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

  翔子拿着银行卡到了银行,果然里面有不少伯母打来的积蓄。

  万慈那边平安无事,可是自从听说她喜欢林涛之后,他们兄妹之间,说话的时候都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胖子联系不上,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我们回到了学校,走进校园的时候,忽然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一种无力感,一种无聊的感觉席卷全身,经历了这几次事情之后,越来越感觉学校这个地方不是我能立足的了。

  幼稚,看着学生的面孔,由衷的让我这么觉得。

  回到宿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胡子也长了出来,整个人显得异常憔悴。

  我们三个趴在床上就是一顿猛睡,我们都不知道睡了多久,手机也被警方扣下了,谁想联络我们都是一个难题,清晨的时候,我们商量着再去买个手机。

  也就在我们刚下觉得时候,房门突然几被人打开了。

  胖子全身是泥,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推开门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我们一惊,最开始还没认出他来。

  把他架到床上之后,他很快就睡着了。我们就这样静静的守护在他的身边,于是,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