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 停战

  我和他们说的太多太多了,他们听了我的话,都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拿伊月来说,人家随便找一个人就能把我们打的体无完肤。而且事后就算知道了是她亲手指使,我们都是无能为力的。

  学校里的小打小闹根本就拿不上台,就算自己再能打,在学校里混的再厉害,说白,去了社会上人家依然像踩蚂蚁一样踩死你。世界之大,自己太过渺小,什么一切都随缘,其实都是自己的借口罢了,自己什么都怕,怕与别人扯上关系,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多少年来自己一直逃避,逃避生活,逃避现实。

  松哥他们安慰着我,说一起风雨同行,同声同死。让我欣慰的是,无论我在怎么发着牢骚,他们始终留在我身边,陪我宣泄着心情,他们买来了酒,而今天,我们又一次喝了不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呼吸着朝阳之气,身子一个放松,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父亲和我说过,让我什么都不必担心。我也是转念想了想,既然父亲年轻时那么厉害,这点鸡毛蒜皮的事,一定能够解决吧。知识想到哥哥的时候,自己还是没能解开心里这个疙瘩,哥哥到底要做什么,我也始终没能想个明白。

  以前吃喝都愁,现在什么都有了,卡里的钱,无疑是父亲打过来了。至于我怎么用这笔钱,目前还在思索当中。当初从林涛那里摸来的钱包,我也鼓足了勇气将银行卡插了进去,里面显示的数字又一次让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三张卡,每张卡里各有五百万现金。

  我再次打通了伊月的电话,她听到时我的声音,当时就给挂了,我编辑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

  “如果你能见到我的母亲,请你告诉她,我夕雨,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我的父亲……”

  这条短信是我思来想去才编辑出来的,至于里面的内容,就连我自己都不是很确定。而在我发完这条短信之后,对方也有了回信。

  “因果循环,善恶有报。”

  我盯着里面这八个字,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多少时日,这八个字出现在耳边太多次了,有的时候,我甚至在想,这到底是不是有人故意而为,或者,真有什么神鬼之论,再或者,有着命运一说。

  我自身一人,来到那天结拜的地方,老和尚还在里面念经,刚进来的时候,我忽然就觉得跟老和尚一边的那人有点眼熟。

  果然,走了进去,那个乞丐也回过了头,他盯着我,忽然就笑了出来。

  “我就说过,你会来找我的。”

  其实我并不是来找这个乞丐了,而是来找这个和尚。

  我微微一笑,走到老和尚跟前,问道:“画册,给我看看。”

  老和尚微笑着,手刚摸进袖口,门口忽然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上天入地,通晓阴阳,识八卦,认万事……”

  我闻声转头,一位仙风道骨的道士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一盏小旗子,旗面上写着两个大字。

  ‘算命’然后,我整个人都无语了。

  和尚,道士,乞丐,差不多都齐了,我呵呵一笑,直接靠在了柱子边上,晚上的时候周围漆黑一片,这白天之时往四周一看,原来,这个房间,除了四根柱子和一个关二爷雕像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看了眼道士,然后看了眼跪在边上的和尚和乞丐。

  笑着就说了:“别玩儿什么神秘了,既然都认识我的父亲,直接说目的不好么?”

  这时,在我边上的三个人突然就笑出了声。

  老道说:“雄鹰,雄鹰……”

  和尚说:“施主,画册给你。”画册是打开了,看到的是一头狮子。

  乞丐扯开脖领,项链摘了下来,“来,给你这个。”

  我又无语了,撇了他们一人一眼,拿来老和尚的画册,翻到画册最后的一张图时,停了下了。

  “施主,三思啊。”

  A9酷匠网4W永3久%b免t费☆.看小说8Z

  “夕雨,别玩火。”

  老道凑上前来,“不妙,不妙啊……”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弄的脑子一阵乱。

  我直接撕下了这张图,图纸拍在关二爷的香案上面,指着说:“就是它了。”

  我回头看着他们,发现他们都是身子一颤。

  老和尚双手合十,“善哉,善哉……”

  乞丐叹了口气,“都是命啊。”

  老道捋着胡子,摇着头说:“虎父无犬子,真乃命中注定之人啊……”说完,甩了甩拂尘便出了屋子。

  乞丐站起身来,盯着这张图好久,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紧随老道离开了。

  老和尚睁开了双眼,白胡子随风而飘,“施主,跟我来。”

  关二爷的雕像后面,原来有一个密室,密室倒不是机关而成,只是简单的被一面帘子挡住了,刚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门口放着的碗和二锅头了。

  深入进去,里面甚是通亮,周围燃着数盏油灯,在这个四四方方的密室里面摆着一张小床。老和尚伸手示意了一下,我笑着就趴在了上面。

  “施主,翻过身来。”

  老和尚从墙边拿起纹身的工具走到我的床边,微微一笑,说:“稍有痛楚,施主,请忍耐一下。”

  然后一针扎到我胸口,慢慢的我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这纹身持续了将近十二个小时,老和尚拿着一面镜子走到我的面前,我坐了起来的同时,一眼就看到了胸口处的纹身,当即就吓了一跳。

  纹身仿佛淌着鲜血一样,整个胸口赤红无比,一直黑赤色的小鸟立在枝头,它的头四十五度昂首望着天空,其双眼,简直和真的一样,叫人不寒而栗,我仔细盯着这个纹身好久,这才知道,原来是一只乌鸦。

  “此乃寒鸦,乃纹身说法里最阴之物,纹此物者,必定今生今世凶险一生,其最终的结局,也会和这寒鸦一般,居无定所,飘忽不定,施主,多多保重啊。”

  我也懒得和他探讨这里面的说话,纹身这个东西在我看来,除了好看,就是好看。

  这个图案我挺喜欢了,简简单单,胸口血液干枯的时候,这个纹身是黑色的,只是那双眼睛依旧是红的。晚上宿舍里光着膀子睡觉,翔子都会跟我说,你这胸口还带发光的。

  他们埋怨我,说纹身不带着他们,我挺不好意思的。但是从内心的某处,总觉得不让他们上纹身是为了他们好,或许,隐隐约约我相信这里面的说法吧。

  军训也终于结束了,而杨晨和我们的关系,也终于再一次得到了恶化。

  伊月至今没有出现过,她和我一届,但是我从来没有在走廊里看到过他,或许这些天没有怎么上学的缘故吧。

  李硕又来找过我一次,说欣赏我们四个的兄弟情义,说我们必能成大事,总之,到了最后,都想让我们做他小弟。

  我们都不是那种在别人底下干活的人,一点没犹豫就拒绝了他。

  万慈老样子,只是我们在的时候,在我们面前和她告白的人就少了。其实我们早就出名了,和教官对着干,杨晨对着干,这几天发生的事,学校里传的沸沸样样的,至于那天在网吧里李硕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找我茬,也正是因为这样,想试试我们的狠劲。

  杨晨和我们四个你来我往的,两天之内就打了四架,半天一架,双双战成了平手,他带人来我们班,打了我们,到了放学,看他身边小弟少了就去堵他。而第二天他小弟多,就又过来找我们了,就这样,我们僵持下来。

  其实杨晨也挺无奈的,我们去堵他的时候,他都不愿意打了,说这样下去没个头了。

  想想也是,这种小打小闹根本就伤不到谁,看谁狠,看谁耐得住性子呗。

  都挺无所谓的,杨晨家里也挺有钱,在学校里谁都不服,高三的下来和他找茬,他一概不赏脸上去就打。讲真的,与他这些天的交手,都产生了一种感情,老话说的好,不打不相识。于是我们四个退了一步,和他宣布停战了。

  在第三天的时候,这天正好小考,我们坐最后排,都占了万慈的光了,各种抄,各种眼色。

  第四天公布成绩的时候,我居然考到了两位数,不过还是没及格。

  别看我们这个学校不咋地,但是对学生的要求还蛮高的,考不好就得补习,而补习的地点,就在实验楼,实验楼不提供实验,是专门让学生补习用的,高一的一个屋子,以此类推。

  然后我们四个就去了实验楼,一楼走进去右侧第一个房间。

  刚进教室,一眼就看见坐在屋子里的杨晨了,而这个屋子里面,除了他自己,就没有别人了。

  他一见我们进来,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们找了地方坐下,还特意挨着他了。

  杨晨小心谨慎的,瞄着我们就说,“你们闹哪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