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 哥哥的话

  顺着哥哥的目光往右一看。在我们进村的树林方向,一群又一群人出现了,他们的装束一样,一身武警装备,手里端着枪支,他们没有带头的,阵势相当整齐。进到村子的由南向北这条路上,他们站成了三排,一排向东,一排向西,剩下一排往我们这边来了。

  我仔细看了看他们的人数,足有一百多个,这种阵势,除了在电影里能看到,想必生活很难见到。哥哥动了,一拉我手臂,带着我就往北边的树林跑去,我回头一看,显然那群武警看到了我们,他们形容如风,端起枪来,一边朝我们追,一边开枪射击。

  我们都慌了,什么都管不了了,奔着树林里疯了一样逃窜,过程中,我都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还好身边有他们照顾,要不然,非得被他们追上不可。这片树林,小时候经常自己来自己玩耍,路我们也很熟悉,那群武警显然在地形上输给了我们,我们绕着绕着就出了这片森林。

  大路上,我们随便找了家卖衣服的商店,每个人买了一套衣服,换上之后才出的门,幸亏早上取的钱多,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买这些衣服。我们气喘吁吁的,第一次有了逃亡的感觉,至于是不是逃亡,当然我们是不清楚的。一家饭店,也是临近中午了,几个人都饿着肚子,要了几个菜,几瓶酒,上来就吃,什么都不想了。

  哥哥思考着,抬头看着我们吃饭的模样,忽然露出了一脸欣慰的表情。

  “你这样我就放心了,父亲的事儿,咱小的时候应该见到过,他有故事咱也不是一天两天知道了,至于咱俩呢,先回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吧。”

  我一边吃着,一边点头。

  “你在Q市自己一个人行吗?”

  I酷匠.网o首+发Yd

  话音刚落,哥哥忽然一副自信的表情。

  “你当我是谁,我可是你哥,你有你的兄弟,我也有我的弟兄。”

  我埋头吃着,隐约中看到了哥哥胸口处好像画着什么,我顺手一指,哥哥也反应过来,他没含糊,直接扯开了衣服。

  这是一盏凤凰纹身,纹在哥哥的胸口上,显示出了无比的狰狞,就好像活的一样。我一口饭菜没咽下去直接就噎住了。我连忙喝了口水,两眼瞪了老大盯着这个纹身,总感觉在哪见过,但是话到嘴边就是说不上来。

  “都说这纹身有说法,我就上了一个,你小子也不信这个,干嘛一直盯着看啊。”哥哥饶有兴趣的笑了笑。

  “没事,就是觉得从哪见过,。”

  “你是说那个乞丐吧,那个人我也见到了,不过那个项链我没要,他要给我的,只是在他给我之前,我就已经上了这个纹身,他说这里面有很多讲究。还说以前自己也上过这个纹身,说什么过于吞噬,最后他才落到了那个下场,现在想方设法想把那串项链送人呢。”

  “有什么说法,他没和你说清楚吗?”

  “没有啊,当时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父亲一直在和我通着电话,让我不要搭理那个乞丐,然后乞丐和我说了几句之后,他就走了。”

  “你一直在外面上学,就没打听打听父亲以前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吗?”

  哥哥顿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父亲的往事,我觉得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你还记得当初那个金盆洗手吗,其实那会你还小记不太清。当时那个仪式来了很多人,黑道的,白道的,而且,那一次我亲眼见到了母亲一次,我比你大几岁,知道母亲的样子,但是父亲经常和我说,咱的母亲是一个很神秘的人,一般人是无法见到她的模样的,然后,父亲就没有再提这件事了。咱村子里的人呢,其实那次也去参加了这个仪式,而且办这个仪式的位置,就是在咱们这个村子。”

  “据我猜测,咱们村子里的每一个和父亲年龄相仿的人,都应该知道父亲的故事,或者,他们曾经是父亲的手下,或者朋友。至于今天来的这些武警,不用猜都能知道是所谓何事,父亲以前既然是黑道,那来这些人显然是符合常理的。”

  我有些惊讶,从边上点上了支烟,说:“你知道这么多,干嘛不和我说。”

  哥哥笑了,说:“你才多大啊,一点社会阅历没有,和你说了,你不定和谁吹嘘自己的父亲多么多厉害,不告诉是怕你出事。你知道吗,我在Q市上学,经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找我,他们都说认识父亲,然后想带我走,可是我都说不认识父亲这个人,他们这才没有为难于我。当初父亲是想让你去我那所学校上学的,可是你学习成绩根本就不好,塞钱进去,怕你到了那所学校太过无聊,这才放弃了这个念想,你也真是争气啊,考试居然弄回来好几个鸭蛋。”

  我被噎的都说不出话了,自责盯着哥哥,一脸的不好意思。

  “行了你,我又没有怪你,看你有了不少朋友,我也就放心了,出门在外的,如今父亲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有了他们照应,你还可以舒坦一点,你啊,老实的吧,最近有没有惹什么事啊。”

  哥哥这么一问,直接让我愣住了,我转头看了眼松哥他们,发现他们全都是一脸无奈的表情。

  哥哥显然看出了一样,皱着眉头一拍桌子,“是不是真惹事了?”

  我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哥哥的表情,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我杀人了……”

  “什么!”就听咣的一声……

  我把那天所有的事全都告诉了哥哥,哥哥走到翔子的座位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笑着转头,直接抽了我一个嘴巴。

  “这就是你做事不经过大脑的后果。”

  哥哥喘着大气,我的脸疼的要命。

  “你路见不平的方式错了,动手杀人就更不对了,你当年忍着低调,别人抽你嘴巴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啊,你不挺无所谓的吗,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你别和我说他们是你兄弟,然后你就想为他们报仇,真的,这些都只是借口。不是破坏你们的关系,是你这样做,真的有可能毁了自己,毁了他们。”

  “翔子为什么能忍着,而你为什么就不能,学校里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伤口都没长好呢。”

  哥哥说着说着,忽然叹了口气坐在一边,他双手叉腰,一把将我拽了过去,我坐在他的对面,他指着我,问道:“说吧,你这学今后打算这么上。”

  我看着哥哥,内心很不是滋味,“低调着上。”

  “你还低调的了吗?你的心智已经变了,从你杀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变了。”

  哥哥再次叹气,一甩手,说道:“行了,我也管不了你,父亲都不知道去哪了,我还能怎么教训你呢,你自己看着办吧。”

  哥哥撇了我一眼,把我晾在一边,叫上松哥他们去了一个包间里,王昊站在最后,关上门的时候看了我一眼,他的双眼里,满满的都是无奈。

  十几分钟后,他们走了出来,我在这里已经喝了好几瓶闷酒了,我晃晃悠悠的,想用酒精来麻痹此刻的心情。

  忽然,我自言自语了一句,父亲,你在哪里!

  我感觉我的意识渐渐模糊,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平衡……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王昊的背上,我抬头看了眼市二中学几个大字,这才知道,我已经回到了学校。

  他们都很无奈,好像都有心事的样子,都没吭声,回到宿舍的时候,王昊将我放到了床上,三个人一人拿了一把小凳子坐在了我的床边。

  松哥盯着我,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哥,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松哥叹了口气,给我点了支烟递到了嘴边,自己点上一支,开口说道:“飞哥让你安着,所有事都让他来解决,他饭店里说你那么多,其实就是想让你放弃成天玩闹的心思,安安心心的做一个普通人,本来他让我们保守秘密的,可是,我们都知道你的性格。二子,我们是你兄弟,你说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翔子背负着是多少年来的忍辱,而你,有着一个不同寻常的身世,我们都知道你苦,我们陪你一起走便是了。”

  胖子和翔子跟边上一同笑了。

  我鼻子酸酸的,感觉眼眶都湿了。

  “我都不晓得我接下来该做什么,说真的,看到那些武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太渺小了,还有那条街上的事情,总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如今的社会,没有钱,没有势力,能干出点成就来,真的是太难了,有的时候,我都觉得伊月的话说的太对了,我连一个女孩子的心智都不如,更别提去做些什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