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和尚跪在光二爷的雕像面前,双手合十,正在念着什么。

  走进去的时候,出了关二爷的雕像散着光忙其他地上都是漆黑一片。老和尚闻声我等进来,轻轻转身让开了位置,很恭敬的问着我们:“施主,来这里有何要事?”。见老和尚如此面善,我们也朝他鞠了一躬。

  我说:“没啥事,就是路这里进来转转。”

  老和尚五十多岁的样子,笑着又一次鞠了一躬,说道:“那请各位自便吧。”

  我们先是在关二爷的面前跪拜了一会,三个响头磕了下去,由于周围太过漆黑,我们也没有过于深入的走进里面。正当我们一片安静的时候,我右边的翔子忽然开口来了一句,“来了来了,何不拜一个呢。”

  他这话说完,我们一同互相看了看,见他们也有这个意思,我也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老和尚仿佛听到了我们说话一样,忽然站起身来,走进黑暗处,不知从哪拿来四个小碗,一瓶二锅头。他分别给了我们一人一个碗,然后顺手各倒了一点白酒。一甩袖子,从袖口里忽然就亮出来一把刀刃,刀子很小手掌般大,他递给了我,微微一笑,道:“施主,能明白否?”

  我盯着他递给我的刀子片刻,然后抬头笑着点了下头,“明白。”

  他退后身去,站在了一边的柱子旁,双手合十,闭上眼念着经。

  我将刀子轻轻划开了手指,鲜血滴在酒里面,瞬间化成了一片赤红,他们照着我的行为一同将血滴在了碗里,舔了舔手指,扑通一下跪了下去,我跪在最前面,跪下去的同时,直接双手将碗高高的举了起来。

  “我夕雨!”跟随着我,后面传来了他们的声音,他们各自念出了自己的名字,声音落下,碗里赤红的酒,一口就干了下去,啪叽一声摔了地上,我吼了起来。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他们跟着我吼了出来,声音之嘹亮,简直让人热血沸腾,我嘴角轻轻浮笑,整个人都是中兴奋的状态,我弯下腰,对着关二爷三个响头又磕了下去,跟随着我,就听见后面‘咣咣咣’的响。我回头的时候,他们额头都磕出了鲜血,我也不例外,我笑了,他们也笑了,我们一同站了起来,分别搭在身旁一人的肩上形成了一个圆圈,我们脑袋顶到一起,开心的笑出了声音。

  老和尚这时走了过来,来时从袖口里拿出一本画册,我眉头轻邹,打开画册的时候,里面全是纹身的图案,什么龙啊虎啊,一概全有。

  “我们不上……”

  画册递给了老和尚,然后鞠了一躬便要转身就走。

  老和尚没留我们,只是当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轻轻的说了一句,“因果循环,善恶有报,你,会来找我的。”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让我忽然想起了那个乞丐……

  行在路上的时候,我们开始排起了辈分。

  万松老大,以后叫他松哥,而我第二,名字叫起来麻烦,他们张嘴就来了句二哥。

  翔子老三,王昊第四,他的称呼,我们统一把他叫成胖子。

  一道上胖子撇着嘴,也不难怪,他这种块头居然在我们四人当中是最小的,松哥潇洒了,一下子当了大哥,整个人在路上都嘚瑟的一笔。

  我们都很开心,没打车步行回到了学校,快到学校的时候,我们又想起了那个手机问题,目光锁向翔子,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们,说什么社会阅历太浅,被人家骗那是经常的事,好在买假货没花多钱,于是,我们决定从新再买一台。

  我们都拿着翔子手机,各自打给了家里,家里也很快就同意了,生活费也在次日清晨就到账了两千块钱。

  可唯一让我不解的是,当我去银行取钱的时候,屏幕上显示的数字,直接就让我吓了一跳。

  “500000”足足五十万现金进入我的卡里,别说是我了,在我跟前的松哥他们都为之身体一颤。

  我觉得很乖,没犹豫直接取了一万,先是买了手机后,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父亲,然后,就听见了手机是空号的声音。我又打给了哥哥,那边也快就接通了。

  我有些着急,问道哥哥的时候,就连他也是一头雾水,哥哥是有手机的,而且有短信提示,他清晨起床的时候,信息说卡里进入了五十万现金。他让我不要着急,说自己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我和松哥他们商量着,也决定了和我回家一趟。

  有钱能使鬼推磨,以前都是走路的,这一有了钱,连车都能打了,而且是的士,没有几分钟,我们就到了那片树林。

  司机满头雾水,导航里无论怎么翻都找不到我们村子的入口,这也不难怪,因为我们村子,根本就没有入村的道路。我们在树林的外面下了车,一下人穿过树林到了村子,可是刚走进村子,忽然就感觉很不对劲的样子。

  太安静了,村子大路上,根本看不到任何一个人,此时已到晌午了,可周围却充斥着一股特别凄凉的气息。

  我们全都是一脸严谨的模样,奔着我家的方向就跑了过去,从进村的位置到我家也就一里的路程,没有五分钟我们便到了家门口。门是锁着的,而且哥哥早已站在了门口。

  哥哥还是那么帅气,一米八的大哥,身边这次没有带女朋友来。

  他皱着眉头拿着手机,见我出现,直接就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哥哥说。

  我摇摇头,不知该从何说起,他疯了似的拨通着各个号码,里面传来的声音,不是空号就是关机,他急了,气的直接将手机甩到了地上。

  “都说了不让你住宿你偏不听,这回倒好,父亲怎么消失的都不知道。”

  “这能怪我吗,头天晚上还好好的呢,谁知道一夜之间人就没了啊。”哥哥着急,我也着急,我们两个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顿时之间就失去了方向。

  最t2新章8v节W)上}酷Y!匠‘P网●

  松哥提议说去别处人家看看,可我们挨家挨户都走遍了,村子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这种状况,让我们在场所有的人都起了鸡皮疙瘩。网吧里科幻电影看了不少,可这种情况也太超乎人的想象了吧?一个村子的人都没了?

  松哥苦苦思索着,“你们这个村子叫什么。”

  他这一问,好像问到了点儿上一样,我和哥哥互相瞅了一眼,全都摇了摇头。

  “我们村子没名字。”

  我仔细翻寻着记忆,却是不曾听说过这个村子的名字。

  松哥又道:“我觉得你们这个村子就很怪。”

  “哪里怪?”

  “就拿这入村的村口来说吧,这个村子是被一片树林包围着,而且是四面八方的。”松哥说着,指了指我家房子的后面。“我虽然不是X市的人,但是这种情况显然有它的道理。”

  跟在一边的翔子也说了,“我是X市的,但是这一片除了那天我就从没有来过。”

  我看了眼胖子,问道:“你呢。”

  胖子思考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说:“不都买了手机吗,咱么看看地图啊。”

  说罢,我们全都掏出了手机,这智能手机我还是第一次用,正研究着呢,哥哥直接抢了过来,嘴里念叨着,“真是磨叽。”

  他自手机里按了几下,很快屏幕上都出来一个地图,这个地图,是X市整体面貌。而在X市正北的方向,这上面显示的,却是满满的绿色。绿色一片,在绿色的四周则是我们树林外面的那条公路。

  真是怪了,这张地图弄的我们也是一同雾水,我们都呆傻在了原地好半天。

  哥哥拿着钥匙打开了门,我们到屋里的时候,屋里还是老样子根本没发生过任何改变。

  我们研究着,一同坐到了院子的台阶上。

  我盯着前方,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个端倪来。也就是我正在思考的时候,在我视线正前方的墙面上,一张大白纸贴在上面。

  我当即跑了过来,后面的人全都跟上了。

  到了跟前一把撕下了这张白纸,白纸的对面,印这四个大字,字是用毛笔写上去的。

  ‘离开村子’

  我们盯着这四个大字全都陷入了沉思,父亲爱用毛笔写字这我们都是知道的,而这个字体毫无疑问也是父亲留下的,至于这上面的含义,则是让我们苦思不解的。

  “不管怎样,咱们先离开这里吧。”哥哥把这张纸叠了起来放到了口袋。

  我们一同点了下头,跟在哥哥的背后一同出了院子。

  “等一下……”

  哥哥自最前面突然站住了脚步,他一脸谨慎的样子,目光看向了右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