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 大家的心思

  “叫医生,医生……”我拼命的喊着,万松和王昊都急了,过路的行人没一个管的,王昊疯了似的,耗着人的衣领就是一顿猛打,嘴里喊着:“叫医生啊,草泥马的。”万松他俩都慌了,翔子扶起躺在血泊中的女子,呆傻的哭着,我自翔子的口袋里掏出手机,120了拨了出去,十几分钟后,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

  这女子是翔子的母亲,把伯母送上救护车,我们几个跟着跑了过去,我没死追,跑了几步便停了下来,我看着正在疯狂砸着店面的人们。简单思考了片刻,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手里攥着翔子的手机,直接拨通了报警电话,可是警察的回答着实让我感到惊讶。

  看钱看脸的社会终于体现了出来,警察在电话另一方都是笑着回答的我。

  “小伙子,睁开眼从新认识一下这个世界吧。”

  手机掉在地上,我整个人都是出奇的愤怒。我躲在一个刚刚被砸过的店面门口,就在我刚要离开的时候,里面忽然走出来一个人,这人光着膀子身上纹着纹身,摇晃着脑袋手里还拽着一个女子。

  手中的片儿刀异常闪耀,照着这名女子的脸就去了,这种场面极为血腥,女子疯狂的嘶叫,很快便失去了意识,血肉模糊的样子躺在了地上,男子光着头,刀子不停在女子的脸上划来划去,女子的脸就像被切成碎片的黄瓜一样,数十道口子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男子异常残忍,耗着女子的头发都没有停手的意思。

  我攥着双拳,内心愤怒的同时,就感觉一阵恶心的感觉,我吐了,吐的哗哗的。

  这家理发店,最里面躲着一个男子,男子表情一阵恐惧,坐在地上裤子都湿了,在他的袖口上,‘学徒’两个字镶在上面。

  我的心跳得极快,一个狠劲直接从这个石狮子后面绕过去就走进了这家店面。

  那男子见我进来,还以为我是顾客,直接就来了句,“不好意思啊,今天打烊了。”他拎着女子的样子,就像一个屠夫拎着一头猪一样,一边笑着,一边剁着。

  女子血肉模糊,不用猜,肯定已经死了,我鼓足勇气,试着往深处走,男子看都没看我一眼,还在不停比划着刀子,刀刀见血,血腥至极。我走到一面镜子面前顿了一下,我看了眼此刻我的表情,镜子里的我,是出奇的平静,面无表情,不知为何,镜子里的我忽然嘴角露出了笑容。

  紧接着,我的身子好像不听控制了一样,从理发台上拿起一把剪子朝着那名男子就扎了过去,剪子顺着他的天灵盖穿了进去,整把剪子进入他的头颅当中,接着,鲜血就喷了出来,溅了我一脸。

  我转身,再一次回到那个理发台跟前,此刻我的面部,依然是那个表情,嘴角挂着笑容,脸上沾满了血滴。

  忽然之间,我特别喜欢现在的感觉,我走到那个学徒跟前,拍了拍他的脸蛋,说:“你没看见吧。”学徒仿佛明白了我的意思一样,连忙点了点头,一脸惊恐的说道:“没看见,我啥都没看见。”

  我呵呵一笑,走到后面的屋子洗了洗脸,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街上闹事的人比刚才少了不少,整条街大概五十米的样子,每家店面全都破烂不堪,街上,血腥味十足,路人也比刚才少之又少。挺安静的,除了零碎的剥离掉落之声,街上看不到几个人了,听不见其他的动静。

  我杀人了,当我回到医院的时候,整个过程和他们都讲了,伯母幸好没有性命之危。翔子挺恨的,我们四个蹲在医院厕所的时候,翔子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杀意。

  万松叼着烟,眉头紧凑,说:“X市乱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今天发生的事,彻底让我从新认识到了这个城市。小雨,你有件事做错了。”

  “是啊,我也觉得我做错了。”

  万松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咱们这种年纪还不适应这些,这社会凶险的很,离的越远越好。”

  “是啊,我也觉得我做错了。”我重复了一遍。

  万松说:“咱俩说的不是一个事吧。”

  我猛地抬头,对着万松说道:“我应该杀了那个学徒……”

  我这话说完,蹲在对面的王昊,上来就给了我一个嘴巴,他攥灭香烟,耗着我就到了一张镜子面前,他指着镜子,说:“你他妈看看你什么表情。”

  我抬头,发现镜子里的我,嘴角仍然挂着笑容……

  “你他妈被鲜血冲昏了头脑了吧。”王昊上来又是一拳,我光的一下坐在了地上,站起身的时候,镜子里还是那个样子。

  “草!”王昊转身出了厕所。

  万松也出来了,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看了看镜子,摇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翔子走过来的时候,镜子里映照他的表情是,满满的杀意,就连我都能感觉得到,他现在整个人都是危险的。

  U酷#_匠+网)%永久¤免7◇费|看b8小o说

  “小雨,杀人的时候,当时是什么感觉。”翔子问道。

  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抬手指着镜子说道:“就是这个感觉。”

  翔子没再吭声,不声不响的走出了厕所,我站在镜子面子,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脸蛋,很痛的感觉,可是这个笑容,始终挂在我的嘴角。

  我不懂自己到底想的什么,只是当时杀人的时候,那股血腥的味道,让我非常的享受……

  没有杀了那个学徒,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我也怕,后怕那群人顺着那个学徒找到我的身上。我去了王昊家,万松留下来陪翔子和伯母。王昊的双亲甚是大方,见我来,直接就出门去了超市,回来的时候,手里各拎着一大袋子,里面不是肉就是菜。

  吃饭的时候,王昊自己不停的喝,他喝多了,仰头直接就睡下了。至始至终,他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不懂他想的什么,他也不知我的想法,忽然之间,我觉得和他之间,有了一种奇怪的隔阂。

  我幼稚吗?躺在床上不停发问着自己,每当回忆起那个血腥的场面时,我都会不禁想起父亲,父亲难道就是在这条路上闯出的一片天地吗?而父亲的结局,和现在落魄,也是被这条道路所侵蚀的吗。

  我的脑子乱极了,平时不善于思考,今天出奇的想了很多。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顿洗漱过后我们便去了医院。

  假货终究是假货,刚刚开机的手机,直接就黑屏了,开了就黑,黑了再开,一顿忙活过后,我和王昊直接就把手机摔了。他也烦,我更烦。到了医院之后,我俩之间的气氛才有些缓和,毕竟万松很会说话。

  翔子还是老样子,严肃的表情,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伯母醒了,见到我们几个忽然就露出了笑容,她挺开心的,说起了翔子以前小的时候,大半天里,都是在听伯母讲翔子小时候的故事。

  翔子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进了监狱,原因是挪用了公款,天下没有父母的不对,翔子谁也没怪过,这么多年和伯母相依为命,伯母是个能干的人,一手撑着弄了个如此大的买卖。可是好景根本不长,本以为日子渐渐稳了,没想到X市忽然就来了横行霸道的人。

  那群人有钱有势还有人,警察局不管,正是因为塞的钱够多。翔子家的那条街面临着开发阶段,那里也属于市中心最热闹的一条小街,这么多年经营下来,肯定都产生了感情,一是开发商给的钱不够多,二是那群人上来就用狠手段,这才惹恼了整条街的商户。

  不签字,先是停水停电,然后寻滋闹事,那群人也是实在没了办法,这才有了昨天的那一幕。整条街无处喊冤,无处诉苦,只能忍气吞声,可是,这里面多少条人命都栽在了里面。警方不曾介入,ZF不理不睬。

  听伯母说了这里,我也是忽然想起了电话里警察的回答。

  要想出人头地立足脚跟,光靠一腔热血是不够了,得有人,有钱,还有势力,伯母四十来岁,那双眼睛就和看破红尘一样,仅仅用了几句话就把这个世界的现状概括了。

  我们几个都是低着头不敢出声,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但是在我看来,学校里我们疯来疯去,其行为简直不能幼稚。或许我这种想法不符合我的年纪,但是怪就怪在自己的年纪太小,对这个世界,对这个社会的认知不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