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拎着两大袋子,翔子和他一样,这俩人累的跟个狗似的气喘吁吁。

  天色暗了,院子里一片温馨。

  父亲回来了,见到乞丐的第一眼时,不是震惊,而是无奈,他们相拥在了一起,乞丐滑落了两行眼泪。父亲没有参与我们的饭局,和王昊他们一同干了一杯啤酒之后,屋子里和乞丐聊了起来。

  院子热闹的很,我给哥哥拽了个电话,电话那边,也和我们一同干了一杯,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喝没喝。

  我用翔子的智能手机给哥哥发了张我们的照片,哥哥挺高兴的,也挺欣慰,说我终于交到了朋友,然后,他却给我发来一张和妹子亲密的照片。

  我手机一甩,翔子奔着我就来了,我俩扭打在了一起,那边的王昊和万松,仍然是拼着酒,猜着拳。

  院子里什么声音都有。

  翔子骂着:“那是我的手机,草泥大爷。”

  王昊他们:“五魁首啊,六六六啊。”

  然后我爸和那个乞丐就出来了,这个时候,我是叼着烟卷的,他指了指我,一副,你小子可真行,的表情,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来,哥几个和我走一个。”我爸抄起桌上一瓶啤酒,当着万松他们的面,直接就吹了一瓶。

  王昊他们一下子长出口气,还以为我爸要打他们呢,不过,一看我爸干了,王昊和万松的劲头一下就上来了。

  “叔,你老了,拼不过我们的。”王昊吹嘘着,万松在一旁拍手嘚瑟着。

  然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王昊和万松就躺在了桌子底下。

  我爸双手叉着腰,笑着道:“臭小子,和我叫板还嫩了点。”乞丐站在老爸的身后,一边笑着一边摇头。

  翔子也喝得不少,这里喝的最少的,就只有我了,因为我有事要和父亲说。

  十点钟的时候,我家的炕头上躺满了人,万松的大腿上枕着陈翔,陈翔的大腿枕着王昊,而万松的脑袋和王昊的臭脚紧紧贴在了一起,他们三个成一个三角形,醉醺醺嘴里还说着梦话。

  院子里,我和老爸还有乞丐望着月空。

  我掏出那个黑色钱包,递给了父亲。

  “爸,你看看里面的东西。”

  老爸翻索着,看了看这个,看了看那个,然后,转头盯着我,问道:“这是谁的。”

  “两个月前,我和人家打架了,然后打的那些人,是人家的马仔,带头的叫伊月,翔子说是警察局局长的女儿。这几天我们军训,碰到了一个教官,教官就是这个叫林涛的,他有点路子,身手也不错,我和翔子两个人都打不过他,万松和王昊两个人费劲全力才和他打了个平手。”

  “然后我摸了这个林涛的口袋,把这些东西拿了过来。她是伊月雇的人,说是边境的雇佣兵,至于她的目的,我始终想不明白,绝对不是为了出气才找来的人吧。”

  老爸盯着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就笑了。

  “你小子上个学,怎么还学会捅娄子了。”

  我不吭声了,脑子里回荡着那根擀面杖。

  “没事的,那伊月我认得,她父亲我也认得,伊月不知道会拿你怎样,但是她的父亲,绝对不会管这里面的事情的,但是呢,你也不要太过分知道吗,做好你的学生,社会上面的事情,不要插手去管。”

  “她和我放狠话了,说您也跟着遭殃,还有翔子他们。”

  老爸拍着我肩膀,说:“你是我吓大的?”

  老爸转过头去,和乞丐说:“这就是你嘴里的命运?”

  “不是命运,这叫因果循环。”乞丐笑着说。

  “是吗?那他这几个兄弟就是当年的映照咯?”

  乞丐又笑了,说:“还有这个。”乞丐一撩脖领,将脖子上的项链一下子扯了下来,“该来的总会来,这不是谁在下棋,你儿子遇到我了,那必定就有其中的道理,你说对吗。”

  “我不信,你知道的,迷信这玩意我从小到大就没信过。”老爸摇着头说。

  “信则有不信则无,要不要。”乞丐拖着项链,看着我,然后转头看了我一眼。

  父亲回头,上下打量着我,“你要么?”

  “又没有好处,要他干嘛。”我撇着嘴说道。

  老爸呵呵一笑,将项链拿在手里又重新给乞丐带了回去。

  “你看吧,我儿子就是这么一个无所谓的人,别说他信不信这里面的说法,我这儿子什么都不怕的,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浴火重生,必将复仇的旨意。”

  “那是还没到那一天。”乞丐整理着衣领,很有意思的目光盯着我。

  “听说,你还有个儿子?”

  “老朋友,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懂么?”老爸没有了笑意,点着了烟,吞云吐雾。

  乞丐呵呵的笑,张开手臂,像是拥抱此刻的月光一样,推开院子大门站在门口说了一句:“会有这么一天的,因果循环,善恶有报。”

  老爸嘴角上扬,脸上满满的都是无奈,“无所谓。”

  乞丐侧脸看了我一眼,然后径直了离开了这里……

  老爸搂住我的肩膀,指着此刻的月光,说:“享受现在吧,人活着,不一定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

  我嗯了一声,父亲的话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对的,不为别的,正因为他是我的父亲……

  哥几个睡的很死,我和父亲就这样坐在院子里闭着眼睡了一个晚上,清晨醒来的时候,父亲已经走了,我有些生气,但我没表现出来,这点小事,他们也是看的出来,三个人一脸自责的样子,跑过来跟我说。

  “这酒可不能这么喝了,耽误事啊,你看看,让他坐在这里一个晚上。”王昊撇着陈翔说道。

  “就是就是!”陈翔撇着万松说道。

  万松没人可撇了,索性一脸无辜,跟背了多大的黑锅一样,两手一摊,盯着我,“两个煎饼!”

  我们一同扑哧的笑了出来……

  几个人洗漱过后我们便出了村子,路上吃了早点,踏上了去往万松家里的路程。

  他的家是简易房,周围居住的全都是外地打工的农民工,虽然吵了点,但是热闹的很。我们见了万松的父亲,他们都是比较和蔼的人,万松有个妹妹,目前在别的学校上着初三,说是明年来我们学校上学。

  万松的父亲要留我们喝酒,三个人互相瞅了瞅,全都放下了酒瓶换成了杯子,这回他们喝得少了。

  酷匠1网a&唯}H一正`版CC,其U他(*都@s是盗9x版;

  过了晌午,万松非得拉着我们去见他的妹妹,半路上不停的吹,他的妹妹有多么好看,多么漂亮,还说,自己的妹妹是世界上最可爱,最美的女孩子。

  我们三个给了他一个从新的定义,那就是,妹控!

  第一中学,是X市重点中学,小学初中高中的混合体。在外面看,一眼就能看的出来,这里要我们学校气派的多。

  走进学校,门卫也没拦我们,毕竟一脸稚气,而且还是学生们进校园的时间。

  找到他妹妹的班级,我们吸引了不少异样的目光,不知道的,真得以为,我们是来寻滋闹事的。

  “等会的……”我们正靠在一间教室门口等着呢,翔子忽然就开口了。

  他顺手指了下大厅外面正前方,我们一同望过去,发现一大帮学生拎着凳子腿,这帮学生出现不久,他们的左侧,又出现了一群学生,同样的一人一根棒子。

  双方站成左右两队,气势如虹,这时,双方队伍最前面那个人一同吼着:“兄弟们,干啊!”

  这种阵势着实恐怖,不禁让我一个高中生内心佩服,我一直认为我们二中够乱的了,没想到,还有比我们那更乱的。

  可就在我们四个一同惊讶的时候,自他们人群之中,忽然就穿过来一名女生,那个女生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字,美!

  而那帮学生互相扭打的同时,就跟故意躲着这个女生一样,全都让开了路,女生看着书目光始终不肯离开书面。

  此时,万松一声叫喊,指着那个女生就说,“我妹,我妹啊!”

  然后,我们直接就愣在了原地。

  我们都是互相捏着对方的脸,除了万松全都呆傻的愣在了原地。

  王昊说:“有这种事的?”

  翔子说:“我想,我还在做梦。”

  我说:“为什么他长那样,她妹妹却是那个样。”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显然,这种情况出现在眼前,是着实让人惊讶的。

  万松跑过去,很乖巧的样子站在女生的面前。

  我们跟了过去就听万松,叫了一句:“看啥呢,咋怎么专注呢。”

  这东北口音也出来了,我们一块撇着嘴,始终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女生轻轻抬头,看到万松的时候,忽然就笑了起来。

  “哥!”

  她欢喜着,蹦起来的抱住了万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