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伊月是和我们同一学校的,那找到我们简直是易如反掌。警察也来了,只是见到伊月的时候,全都是一副恭敬的样子,然后不声不响的又走了。伊月还是那副瞧不起我的样子,操场与男生宿舍的交界处,我和翔子坐在角落处,被伊月一个女人堵在了这里。

  教官双手背在身后,就像个保镖一样站在伊月的后面,那个男生还是一脸衰样,满脸恐惧的盯着我们。

  伊月蹲在我俩面前,笑着说:“电话里那个是你吧。”

  我没含糊,点了下头,说:“是又怎样。”

  “呵呵,说实话,我挺不喜欢你这个态度的,和你父亲那才一样呢,就是因为你父亲那个样子,你的母亲才会离开你的,这点道理你都不懂?”

  我皱起眉头,说:“父亲是父亲,我是我,为什么还扯到我母亲那去了,而且我还没见过母亲,我哪知道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脾气的人。”

  “那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了,像你这样的,一辈子没有母亲都是最好的。”

  我故意略过了这个话题,问她:“你背后这人到底是啥意思。”

  她双手一摊,笑着说:“我不是说了吗,日子还长,咱们走着瞧,只是没想到这惊喜来的太快,一切都是那么巧合,你那俩朋友挺能打的,居然连边境的雇佣兵都能打的过?”

  我呵呵一笑,说:“不是你塞钱给校方,想必这家伙已经死在我手里了。”

  d更新\@最快&、上w酷匠S(网

  我这话说完,就听见林涛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还别说大话,就你这样的,人家打你十个都不成问题,你跟你父亲一样,而且,你父亲当年也不是一个能打的人,靠着别人,才坐到了那样的位置,说白了,你和你的父亲,不靠别人,根本就无法在这个世界生存。”

  我挺看的开的,任凭她怎么说,我的内心防线都不会被一个女人所击溃。

  我往后一仰,右臂抬起直接搂住了陈翔的肩膀。

  “如何呢,我就是有兄弟,就是有帮我的人,而你呢,除了花钱找人,就没别的脾气了吗?”

  伊月表情一变,还没说话,我又说道:“你爸是局长,哇塞,真的厉害,你家有钱有人,居然连雇佣兵都能请的来,像这种知法犯法的事,你爸还真的惯着你。学校也是够黑暗了,一个学生塞钱,就能横行四方,告诉我,如果你没钱没你爹,就你算个卵子。还有那个焦主任,他的演技真的好,可以去奥斯卡当影帝了。”

  伊月脸色极黑,手掌朝我就呼了过来,只是半空中,直接被陈翔拦住了,翔子动了,身后的林涛也跟着动了。

  我又笑了,说:“别吓唬我,我知道我们打不过他,他什么经历,我们还只是学生。但是呢,你也别太过分了,我向来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人,惹毛了我,说不定我真下了的狠手。”

  “夕雨,你吓唬我。”伊月阴着脸说。

  “你不也在吓唬我么?真的,我们还是学生,没必要耍社会上的手段,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到了社会上,倒也不是不能和你玩玩儿。毕竟是江湖大佬的儿子,基因还是有的。”

  伊月将手抽回,示意了一下,林涛也背着手站在了一边。

  “把东西还给我。”

  “什么东西。”我装傻,笑着说。

  “夕雨,你别和我来这套,你这点心眼,不好使,趁事情没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收手吧OK?”

  “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随手在他的旁边捡到了一张纸条而已,恰巧接通电话的人是你。哎,你说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夕雨,你想怎样。”

  我两手一摊,“回宿舍。”

  伊月的脸都红了,看样子气的不轻。片刻之后,她忽然笑了,一边拍着手,一边说,“好,真好,我算是从新认识了你,夕雨,你记住了,你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你,还有你的父亲,外带你身边所有的人,不信咱就走着瞧,看老娘怎么整你们。”

  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瞪着她说,“我吓大了,有种来好了。”

  伊月身子一怔,双眼瞪的老大。

  我一把拽起了翔子,与她擦身而过的时候,往地上吐了一口,说道:“我还真瞎了眼。”

  回到宿舍,王昊他俩已经醒了。

  他们静静看着我,我看着手中的银行卡和身份证,抬头之际,说道:“我回家一趟,有愿意和我一起的吗?”

  王昊当即举起了手,“老爷子要见我,我去。”

  我摇了摇头,说:“不,还是一起吧。”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全都答应了下来。

  万松与家里通了个电话,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七天的军训,第一天过去,夕阳西下,我们四个人出了校门。

  “还有六天,咱就先别回学校了,先去我家,然后回来再去你们家转一圈。”

  “好!”三个人一同应道。

  门口不少学生,正对面是一排门店,网吧饭店应有尽有,行走大街上的人形形色色,猛然之间,就听到一个人的喊声。

  “臭流氓!!!”

  顺着声音看向了远处,一名女子踩着高跟鞋,照着一个浑身邋遢不堪的乞丐就是一脚。

  女子越踩越狠,乞丐已经当地不起了,依然没有收脚的意思。

  “胖子,交给你了,这罩杯可以的。”

  话音刚落,就看见王昊一脸色相,奔着女子就走了过去,一拍女子的肩膀,王昊上去就是一拳,拳头打在女子的肚子上,直接就晕了过去。

  不少路人纷纷叫好,像这种情况,如果没有一个带头的,那所有人都是围观者,万松和翔子左右一边,搀着乞丐奔着北边的树林走了过去。

  这片树林离学校并不远,位居于学校门口大道的正北方,穿过树林走上十几分钟那便是我身居的村子。

  大树底下,我们四个给乞丐灌了口水。

  乞丐一身邋遢,一种恶臭袭来,只是在给他灌水的时候,他的脖颈处,一串银光闪闪的项链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扯开他的衣物,把项链托在手中,盯了许久,忽然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或是熟悉,或是怀念。

  乞丐醒了,他笑了笑,客气的说了几句,然后与对视的时候,当即脸色就变了。

  “你是谁,你父亲叫什么。”

  我没有隐瞒,与他一五一十说了。他笑了,一种极为沧桑的感觉,见到他那种眼神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了父亲的身影,那是一种非常具有故事的眼神和气息。

  他认识我,或是认识我的父亲。这就是我目前心中所想的,小的时候,家里确实来过乞丐,只是那个人的模样,早就已经想不起来了。

  “这串项链真好看。”我拖着项链,继续看了起来。

  “是吧,这个凤凰圆盘是国内最巧的大手子打造的,不说很有价值,一个亿总是有的。”他有些吹嘘的意思,但在我看来,这句话说的确实可信。

  王昊他们显然是不肯信的。撇着嘴就说了,“我说大哥,我们救不救你先放到一边,您能不能别这么吹啊,听着真的很想打人。”

  翔子和万松双双点头。

  乞丐呵呵一笑,坐在这里,依然很虚弱的样子。

  “我只是不敢背负罢了,如果真的有人抗住这个凤凰,那真正的价值才会体现出来。”

  “背负什么?不就是把它带上招摇显摆吗,要不人家大姐打你,你准是和她吹牛逼来着。”王昊不屑地说。

  “她是要抢我的项链,我一推她,她喊我流氓,然后我发现我打不过她,只能任她宰割喽。还得多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出手相助,想必项链就到了她的手里了。”乞丐一脸感激,直接抓住了我的双手。

  “你的父亲呢,带我去见他。”

  我思考片刻,然后点点头,顺手指了下北方,“走吧,穿过这个树林就是我们村子了。”

  我们四个猜拳,最终输的人驾着乞丐,王昊呆萌的样子,显然斗不过我们三个,将乞丐背在身后,很轻松的样子。

  “我说大哥,你多久没洗澡了。”

  “三个月了。”乞丐当即回应。

  “卧槽!”

  整个树林传来一片骂声,同时起伏着欢声笑语。

  穿过树林,是一条东向西的大道,往东走了几十步,有一条向北的大道,直走了五分钟,村子正北的尽头,便是我家了。

  几个人看着我家的房山,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唯独那个乞丐,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父亲还没归来,走到屋里,直接把方桌放到了院子里,屋子窄,还不如在院子里坐。

  我一摸口袋,把一个月仅剩的三百块钱生活费往桌子上一拍,喊道:“买酒去。”

  又是一遍猜拳,王昊撇着拿着钱就出门了,我们几个互相笑了笑,翔子偷偷的跟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