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死不了人,只是吃点苦头。”教官说着,甩棍抡向了陈翔。

  我的心头,涌出了无尽愤怒,趁一脸凶恶的教官没注意,上去一把攥住了他们左腿,我的双手狠狠的掐住了他的腿,他一个半空跳起,右脚闷到了我的脸上,我忍着疼,就感觉鼻子嘴滚烫的热,同时,眼中满是赤红。

  “小雨!”陈翔大吼一声,他也起来了,教官甩棍一抡,还好被翔子他躲了过去,他朝我点了下头,“干!”然后一脸坚决的朝着教官扑了上去,同时还挨了一棍子。

  看到翔子头破血流的样子,我也狠下了心。

  翔子在教官的面前是如此的渺小,根本就没扑倒教官。我往前一凑,双腿卡住了教官的左腿,然后双手攥着他的右腿,用尽浑身的力气往前一搬。翔子在上面猛的一推他的前胸,这才将教官,摔倒在了地上。

  我卡着他的双腿,趁倒地的功夫,翔子一把夺过甩棍,然后一个翻滚,双腿夹住了教官的右手,现在,教官只有一只左手可用了。

  教官挣扎着,我都感觉有些夹不住了,翔子那边也一样,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拳打着他。

  双方这么僵持着,我们也动不了他,他也只能挥拳打翔子,不过每拳都没有多大的力气一样。

  “给我住手!”

  我抬头,发现一个脱了发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他是我们学校的主任,性焦。

  焦主任跑过来一把推开了我和翔子,指着我俩就说:“你们两个在什么,居然敢打老师。”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种状况换做是谁后来的,都会以为是我俩在打这个教官。那边的学生肯定是不敢说的,我俩苦着脸,指着教官一同说:“是他动的手。”然后,我俩分别指着各自的脸上。

  “我俩都这样了,你还说是我俩打的他?”

  焦主任双手叉腰,教官也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土,一直不停的笑着。

  “你俩跟我过来,看我不收拾你们的。”

  我和翔子互相瞅了一眼,无奈,只好跟上前去。可是就在我们转身的时候,这教官突然就给我俩一人一脚,我俩一个前趴摔在了地上。

  焦主任回过头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指着我俩就说,“还走不走了,不走就等处分吧。”

  我咬着牙,恶狠狠瞪着教官,教官一脸嘚瑟,两手一摊。

  翔子也很气愤,面带狠色一拍我的肩膀,“先忍了,日后在算这笔账。”

  我往边上吐了一口,心想,什么时候忍过这种气受,忽然间,很想王昊,如果他在,还能和这个教官战上几个回合。想到这里,也不知道那俩人怎么样了。

  焦主任的办公室,我俩一人一份检查整整写了一个上午,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俩还是一人挨了一顿板子这才走了出去。

  我俩憋了一肚子气去了食堂,到了食堂一眼就看见王昊和万松了。

  他俩还在那拼酒,那叫一个豪爽,那叫一个洒脱。我和翔子互相看了一眼,奔着他们就跑了过去,过去之后,上去一人就是一耳光。这俩人一脸萌萌的表情盯着我俩,王昊问道:“干嘛呀。”

  他有些委屈,连带着万松,也是问道了同样的问题。

  “还他妈说怎么了,看到我们什么模样了吗?”我和翔子双双指着各自的脸。

  这俩人如梦初醒一般,当即就站了起来,摸了摸我的脸,万松摸着翔子的脸,呆萌的问:“咋了,你俩打了起来了?”

  我和翔子大拳头上去就是一顿招呼,这俩人根本不带还手的,忍住的气全都撒在了这俩人的身上,整个食堂,所有目光全都看向了我们这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真的在打架。

  ……

  万松一拍桌子,表情愤怒,“什么?你是说你俩被教官打了?”

  翔子点了点头,说:“是的,如果不是夕雨及时,那甩棍都抡到我脑袋上了,如果没人阻止,现在我都躺在医院了,或者……”

  翔子皱了下眉头,不用想,他肯定回想起了当时的情形。

  如果当时那棍子真的下去,这以陈翔的抵抗力,不死即残,而且,那棍子瞄准的,还是太阳穴的位置。

  王昊和万松两个人双双露出了愤怒的表情,王昊攥着酒瓶子,一口干了一瓶啤酒,跟着他,万松也吹了一瓶。

  “你俩还拼?”我直接吼了出来。

  万松紧凑眉头,看着我说:“你俩先回宿舍,我和王昊去会会那个教官。”

  我刚要说话,翔子一把拽住了我,他朝我摇了摇头,“咱俩先回去。”

  安静的宿舍,我和翔子面对面坐着。

  “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人这么打。”翔子十指相扣脸色难看的很。

  我靠在床边盯着他,说:“我是第二次,不过之前那次我们打赢了。”

  “你不觉得这个教官有点异常吗,他那个样子,无疑就是奔着杀人来的,我觉得这不是巧合。”翔子又道。

  “他不像教官是个人就能看得出来,只是是不是巧合,这个我也说不准。你有没有什么仇人。”

  翔子思索着,然后摇了摇头。

  “我和你一样,做人很低调的,我谁都没招惹过,仇人肯定不存在的,家里方面也不可能,只是普通的开百货的。”

  我思考着,呵呵一笑,说:“不管他到底和咱有没有仇,咱们先观察他一下……”

  操场上,我和翔子走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情形直接把我俩震慑住了。

  王昊和万松鼻青脸肿的,在他们的脚下,教官躺在地上,脸上,身上全都是鲜血。

  王昊和万松双手握在了一起,回过头的时候也看到了我们。

  王昊虚脱的样子,呵呵一笑,说:“什么呀,也没有多厉害啊。”

  万松自信的样子,他俩互相搀扶着,与我俩擦身而过的时候,咣当一下,倒在了地上,他俩笑着,很安逸的样子。

  我和翔子走到教官的跟前,发现他已经意识模糊了,我摸索着他身上各个口袋,然后,自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翔子看了我一眼,冲我摇了摇头,说:“没别的了,应该就这一样东西。”

  看R}正版Z章m$节2上fA酷匠/网.

  我嗯了一声,起身走到了万松他们跟前。

  我搀着王昊,翔子搀着万松,用一种很艰苦的拖拽模式,半个小时的功夫才把他俩弄到宿舍。

  钱包打开,里面有不少零钱,三张卡,和一个身份证,在钱包的内侧,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号码。

  他的身份证写着,林涛,男,30岁,云南……

  然后三张卡,每张卡都有一个六位数的数字字条贴在上面。

  “翔子,手机给我。”

  我拿过来翔子手机,照着那串号码拨了过去,果然通了,而且,接听的是一名女子的声音。

  “喂,涛叔。”

  我没有出声,对面那个女子忽然顿了一下,然后传来一个冷冷得声音,“你是谁。”

  “你又是谁。”我说

  “林涛呢。”

  “我管谁是林涛,我就想知道你是谁。”

  “你在玩火,趁我没调查你到底是谁之前,趁早把所有东西还给林涛。”

  “那我要是不还呢。”

  我这话说完,对面女子忽然就笑了。

  “好,既然你拿到了这些东西,那就说明你是市二中学的学生,巧了,我也是这里的学生,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呢,我很快就会知道的。”

  对面挂断了电话,我盯着手里纸条上的号码,一阵苦思不解。

  “翔子啊,我觉得我们还是报警的好。”

  翔子一脸惊讶,“为什么。”

  “这个事情不好说,这个人,没准是人雇来的,而且雇他的人,说不定与我有仇。”

  我走到王昊的跟前,拍了拍他的脸。

  “王昊你醒醒的。”

  王昊迷迷糊糊睡意朦胧,这种情况显然是叫不醒的。

  我叹了口气,回头和翔子说:“报警吧,就说有人威胁咱们。”

  翔子想了片刻,然后拿起了手机。

  十几分钟后,我俩蹲在一个角落,叼着烟看向操场那边。

  教官坐在地上,揉着脑袋摸索着腰间。

  然后,一男一女朝他们走了过去。

  “伊月!”我当即吼了出来。

  “你认识?”翔子跟着问道。

  我点了下头,说:“嗯,我和王昊与这个伊月有过一次交手,不过那都是她家的马仔,虽然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但是看这样子,咱这是捅了大篓子了。”

  翔子思索着,嘴里不停念叨着伊月的名字。

  “伊月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也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几秒钟之后,他忽然就站了起来,双眼瞪的老大,瞅着我说:“草,她爸是公安局局长啊。”

  “神马?”我当时就吓了一跳。

  我俩统一转头,就看见教官朝我们这边指了过来,然后伊月走在前面,带着教官和那个男生奔着我俩这边就过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