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

  宿舍内,蒸烟四起,我们四个干着啤酒,吃着涮肉。

  陈翔他家是开百货的,连电锅都带了,捎带手还有不少新鲜的蔬菜,万松的包里不是啤酒就是肉,这到了最后,弄的我和王昊都是一脸尴尬。

  这四个人里面,只有万松不是X市人,他是东北的,跟随双亲外地打工,所有才到了这个学校。陈翔是地道的城市人,家里不说大富大贵,但是小康总是有的。王昊普普通通工资家庭,这里面,也只有我,家境是最为寒酸的了。

  我们四个畅谈了许久,饭也吃饱了,酒了喝够了,到了最后,我和陈翔都倒下了,万松和王昊还在那里拼酒,我拍里的五十块钱,也全都给这俩人买了酒了。

  分床位的时候,我和翔子迷迷糊糊都去了上铺,当时我是有点意识的,总觉得要给了这俩人上铺,那床铺咯吱咯吱的响,肯定就睡不着觉了。

  伴随着万松的加入,我们这个宿舍到了深夜,都是一片电钻声,不知道的,真得以为这间宿舍,正在装修。

  清晨,我和翔子都是黑眼圈,他揉着眼打着哈欠,洗漱的时候,直接拍了拍我肩膀,“我说雨哥,他俩要这么下去,那咱俩还怎么活啊。”

  我更是无奈,摇着头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我俩一同叹了口气,回到宿舍的时候,这俩人还在睡呢,不少学生路过我们宿舍门口的时候,开着门,都堵住了耳朵,不开门,都是一脸疑云,寻思着什么。

  “你几班!”

  a4酷#$匠:@网,正版首jw发i

  “一班!”陈翔应道。

  “那万松。”

  “也是一班。”

  我一阵欢喜,搂着他的肩膀,“我和王昊也是一班的,走,咱俩先去吧。”

  他嗯了一声,显然听到我这么说也高兴了不少。

  回到班的时候,是没有老师的,学生见我倆进来,眼神里都是冒着光闪着敌意,不说是讨厌我们吧,应该是大家都比较陌生,不知道谁什么样而已。

  翔子这个人和我差不多,他挺低调的,平日里也很少说话,简而言之就是一个闷骚的人,其实我和他差不了太多,熟人之间什么都说,不熟的人,才懒得去踩。

  不过其他方面他就没有这么宽心了,就好比那个女人,他是属于那种特别专一的,看上一个,就是一顿死追,而我呢,行就行不就行算了,缘分这个事,都是看脸看钱看运气。

  就拿伊月来说,我单恋她三年,最后却是我一个妹妹,而且,还给我放了狠话,说和我势不两立呢。

  我们这一班,四十几个学生,座无虚席,没到的两个,那就是王昊和万松了,老师跟随我们之后,也很快走了进来。

  大白腿不在了想想还有点伤心呢,这一回,是一名男老师,他带着眼睛,长的就是一股教育者的派头。

  他挺柔和的,说话特别客气,看他的样子就是那种认死理的人。

  “接下来均军训一周,大家随我去领衣服。”

  老师说完,底下一片嘘声,因为他说了所有学生最不爱听的那句话。

  我挺无所谓的,因为这是夏天,而且我们这学校的校服和别的可不一样,夏天女学生是短裤,无论是军训时的服装,还是上学穿的校服,都是清一色半袖。

  我就是为了看腿就目的,初一的时候硬抗了七天。

  而陈翔那边,就是一脸苦逼了,他那身材,比我还矮,比我还瘦,恨不得风一刮就吹跑了,显然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

  我坐在最后排靠窗户的位置,继续望着我的风景,我的右边,恰好是翔子,翔子的右边两个空座,是万松王昊的。

  坐在教室里,唯一让我最恶心的事就是,外面的风一吹,教室里就会传来一股浓浓的厕所味道。

  因为,我们班级对面右侧拐角就是厕所,而我们班还紧贴着大厅,一阵风进来,虽然凉快,但是所有味道都会席卷而来。

  一层楼六个班级,只有左右靠在大厅的班级,是最让人难熬的。

  今年的新生太多了,其原因是在于X市即将面临的开发阶段,很多外地务工人员都迁到了这个城市,比方说万松家,听我父亲的口中说,我们村子,在近些日子里,也会迎来一个大的改善。

  这X市虽然战地面积广,但是建筑设施却不咋地,放眼望去,市中心就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和电视里其他城市相比,我们这X市简直弱的不行。当然,这也不是我关心的事情。

  领到衣服,老师带我们见了教官,教官一股气势,左臂上纹着纹身,长得凶神恶煞的,看着就不像什么善茬。

  他的嗓门老大,带着我们去了操场,到了这里,直接吼了一声。

  “班长出来点名。”

  班长是一名女生,显然是我们头天没在班里选出来的。

  她高高的,短头发到后颈,日光照在她的身上,显得皮肤特别的白。

  她挨个点名,到了最后面,叫了万松和王昊他俩的名字,我和翔子,各自站在人群的后面,一捏鼻子,应了一声,班长歪着头显然是看到了我俩,不过那教官到没反应过来,我朝班长笑了笑,她目光移走,把名单交给了教官。

  “所有人都到了。”

  教官嗯了一声,大军靴往地面一踩,特别有力的说:“操场十圈,开始!”

  然后,我们便累死累活的开始跑了。

  我和翔子都岔气了,捂着肚子表情一阵痛苦,我还好点,尤其是翔子,他都跑不动了,这才第五圈,就已经这个样子了,我一扭脸,发现教官已经看到了我俩,然后我又看了眼别人,发现他们仍在拼命的跑着。

  我呵呵笑了,扶着翔子找了个地方就坐了下来,见教官朝我们走了过来,翔子说了一句,“你跑你的,别管我。”

  “呵呵,说什么屁话。”

  “那俩逼睡得真香,真羡慕。”

  我一拍他的肩膀,说:“谁叫你昨晚没和他们拼酒呢。”

  翔子一脸无奈,说:“哎,他俩太能喝了。”

  我俩说着说着,都笑出了声,教官也在我俩笑声之余到了跟前。他挺愤怒的,双眼里冒着红光,照着翔子的屁股底下就是一脚,要知道,翔子是坐着的,坐着是肯定踢不到屁股,这一脚,踢到了翔子的腰上,就看见翔子噗了一下,当时就干呕了一声。

  然后,没等我说话呢,教官一脚奔着我又来了。我都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肚子疼的厉害。他大军靴,脚跟地方是有铁板的,这一下,让我直接跪在地上捂着肚子,额头贴在了地面。

  翔子一下子就急了,他表情痛苦,指着教官就喊,“你看不到我们累得啥样了吗。”说着,又指向了其他正在跑的学生。

  “不知道。”我用余光看着这位教官,发现他嘴角上扬,很瞧不起我俩的样子盯着我们。

  翔子接着说,“你是个什么东西,纹着身上这装什么逼?谁请你来的。”这话显然说道了我的心坎里,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教官根本就冒名顶替的,其样子就跟个地痞流氓没什么两样。

  “你猜了。”教官依然笑着,就看见军靴奔着翔子的脸就去了,翔子来不及躲,正脸硬吃了他这一脚,随后一口血涌了出来。

  “我草泥马”我捂着肚子直接站了起来,可刚起来,他一个侧身,拳头打在了我的下巴,他实在是快,如果我没咬紧牙关,想必,这一下直接就咬断了舌头。

  我和翔子双双躺在了地上,眼见此状的学生们,全都震惊的蹲在了原地,他们顶着我俩,然后教官伸手一指他们,“这俩人不听我的话,我说他们两句,他俩居然还动手打人,没办法,我只能还手了,你们也都看见了吧。”

  学生们都不敢出声,那是肯定的,第一他是老师,第二,都打不过他。

  “好了,你们继续跑,加油哦!”

  他蹲在我俩面前,左手拍着我脸蛋,右手拍着翔子脸蛋。

  “啪”的一声,我和翔子一同被他抽了一个嘴巴。

  “还骂么?”他呲着牙,满脸的愤怒。

  我呵呵一笑,看了眼翔子,发现他也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跟着我露出了笑容,随后,一同转头,噗的一口口水,直接吐了他的脸上。

  教官一惊,脸色当时就黑了。

  他缓缓站了起来,从裤腰抽出一把甩棍,然后比划着一个打高尔夫的动作对准了翔子脑袋。

  我当即吼了出来,“不要!!!”

  教官笑着,根本听不见我说话一样。

  “你们愣着干嘛,叫老师,叫警察啊!”我这话是喊给站在远处顿住的学生的。

  他们全都惊愕了,没有一个敢动弹的,因为在我吼完之后,教官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