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过去,这天迎来升学考试,我转着笔,悠哉的靠在椅子上面,考场老师一顿白眼,我呵呵笑了,本来就考不好,那还不如不考。睡得挺饱,如今却要无聊的坐上一天,我也闲来无事,索性继续看着风景。

  我的分数,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年级垫底,别说是好的学校了,就连这臭名远扬的市二中学都是交上钱人家才让我升上去的。

  父亲叼着烟手里拿着这我考试卷子,他的背影,充满了故事。

  “小雨啊,你说这人脑子怎么就这么笨呢。”

  我苦涩的模样,硬是在父亲面前,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你这分数,在你们学校是最低的吧?”

  我一听,内心一阵欢喜,当即说道:“还真有!”

  父亲转过头来,满脸的不可思议,“哦?那你说说,这人谁啊。”

  我自信笑道:“和我一班的,新交的一个哥们。”

  父亲不再看考卷,双手背在后面,朝我笑着说:“还真是物以类聚哈,改天让他过来做做客,我倒要看看你这哥们啥样子。”

  我朝父亲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好嘞您的。”

  我回身便走,内心一阵解脱,长出口气之后,刚一抬头,就发现哥哥站在我的面前。

  哥哥笑眯眯的,手里攥着拖鞋,他一甩,拖鞋直接被身后的父亲接住了。

  “爸!”我直接吼了一声。

  只见父亲举着拖鞋奔着我就挥了过来,我想跑,可是被哥哥一把就给架在了原地,这种状况,我就像那种古代被人送入刑场等着被砍头的人似的。

  父亲越打越来劲,我的屁股都开了花了,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

  哥哥松开了我,仍旧是一脸笑眯眯的。

  他走到另外一个屋子,片刻之后又走了出来,而且,手里还拎着一根擀面杖。

  “爸,你太偏心了,那玩意儿根本打不疼的。”

  我骂街的心都有了,就看见父亲抄起擀面杖奔着我就来了,我恶狠狠瞪了哥哥一眼,拔腿就跑,幸亏哥哥没有再拦着我,要不然,真不知我得变成什么模样。

  村子大道上,父亲和我你追我打的,父亲是没有我跑的快,但是气势上明显把我压住了,跟我后面,就跟鬼一样,吓的我差点尿了裤子。不少村民眼见此时情景,全都拍手叫好,甚是还有的想要试图抓住我,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则是双手合十,不停在那里拜着什么。

  暑假的两个月,我始终没有出过村子,每天不是看父亲的白眼,就是和那根擀面杖打交道,父亲挺劳累的,下了班,我就给他老人家按摩。他显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渐渐的,打我也就没那么重了,其实父亲打我,倒也不是真的往身上打,每回都是屁股,这是让我倍感松心的,如果真打在我的身上,那父亲这个老江湖,岂不是得把我打个半死。

  也就是在这个暑假,我也从新认识到了父亲真正的恐怖。

  伊月的事情,我也没向父亲打听,父亲的嘴把的严实,不想说的,他都不会去说,要想说了,则是拉着人就是一顿猛聊。他不说的事情,在他眼里看来,那都是无关紧要的,我的母亲也是一样。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暑假之后……

  这天,阳光明媚,我也收拾行囊去了第二中学。

  学校门口,我与王昊双手握在了一起,他一脸苦逼,我也好不到哪去。

  “兄弟,这俩月咋过来的。”

  我苦苦的说了一说:“擀面杖底下过来的。”

  王昊一听,当时就叹了口气,说:“呵呵呵,我是皮鞭……”

  我俩对视在了一起,全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爸和我说了,让你有空去家里一趟。”

  “那就挑个时间吧,反正时间有的事。”

  我点了下,和他一起走进了校园……

  酷%y匠X《网唯◎¤一正P版,其《i他/都是◎#盗◎☆版{#

  新学期的前几天都没什么事干,分了班,领了课本校服,我和王昊直接就去了网吧,半路上我俩一阵庆幸,初中三年,他只有我一个朋友,我也只有他一个兄弟,想想都苦逼,不过我俩挺宽心的,到了网吧,就是一顿猛玩,还是老样子,从单机游戏练起。

  几个小时过去了,吃中午饭的时候我俩从网吧出来。

  正所谓开学的时候都是有钱的,也是花钱最快的时候,我俩奔着市中心,一顿大鱼大肉之后,又买了几件新的衣裳。

  王昊拎着好几个大包甚是开心,“得亏一个班一个宿舍,要不我又得无聊睡上三年了。”

  “你好赖还能通个宵什么的,你知道我这初中三年是咋过来的吗。我成天没事就是歪头看外面风景,和听你的呼噜声,你说咱俩也真够可以的,都快毕业了,才认识。”

  “那才叫缘分呢,你看咱俩那次和他们打架了吗,还别说,咱来还挺有默契的。”

  我俩慢着脚步在街上闲逛,路边小吃看到就买,新鲜玩意都得瞧上几眼,王昊陪着我,一顿旁边唠叨,说我土,说我没见过世面。

  下午两点钟的时候,这才回到宿舍。

  宿舍楼一共五楼,我是住在一楼的,挺方便的,出门进门。

  而教学楼高中部是四个楼层,一楼二楼,是新生高一,三层四成,是高二高三。在教学楼的西侧,是实验楼。

  男生宿舍楼与教学楼是挨着的,仅隔了一个十几名宽的过道。

  操场是我们学校最大的设施,位于男生宿舍东侧,而女生宿舍,在操场的最南侧,和西侧食堂紧挨着,在往西就是初中部,初中部前方的过道,就是学校的大门口。

  市二中学,正中央的位置,是个学者雕像,手拿一本书,目光仰首望着天空。

  四四方方的学校,每个位置都被设施占据,除了操场和中央雕像这边。

  宿舍内,一位新的室友。

  他瘦瘦的矮矮的,长相颇有帅气,我们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那里,手里拿着一张照片,里面是一位美女。

  他看见我和王昊进来,直接到了我俩跟前,说:“别拦着我,我要去寻找真爱。”

  我和王昊直接一愣,心想,谁拦着你了。

  显然,他见我俩没拦着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走了过来。

  “你说,我是不是被人家当成备胎了。”这人盯着我,双眼里闪着泪光。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就以我这么高的情商,我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拿着拿起他手上的照片说,“你这不是备胎,你这是当了小三。”

  刚才没仔细看,原来这照片里还站着一个男生,男生搂着女生,甚是恩爱的样子。

  “为什么,难道我长得太帅了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昊上去就给了这人一个嘴巴。

  这人挺大度的,捂着脸居然都没急,坐在地上,双腿夹得跟个娘们似的,抬头盯着王昊说:“你嫉妒我。”

  然后,王昊就火了,其结果就是,王昊的手里拎着一个小鸡仔在宿舍里来回乱甩。

  “我叫陈翔,多多关照。”

  十几分钟后,陈翔鼻青脸肿的神兽就过来了,我与他握在了一起,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王昊。

  王昊撇着嘴,看样子还在气头上,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他为啥生气,或许是这陈翔戳中了他的软肋了吧。

  “胖子你过来……”我喊了一声,发现他无视了我。

  我走过去拽他,轻声说:“大家以后都是一个宿舍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今天我请你们吃饭。”

  王昊直接撇了我一眼,走到我的床边,直接从床底下把我的书包拎了出来,翻了翻,十几袋榨菜二十几个馒头倒在了床上。

  “我要吃肉!”

  他这话刚说完,宿舍的门就开了,一位身高和王昊相似,身材却是精壮皮肤黝黑的男生走了进来,他长相甚是面善,一脸笑意,肩上还扛着一挂腊肉,走进来,二话不说,上来就要和王昊握手。

  “你好,我叫万松……”说着,同时看向了我们,一边点头哈腰的,看起来很客气的样子。

  见他如此面相,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顿时让我觉得,以前那些室友都弱爆了。

  万松拎着腊肉,没等王昊说话呢,就说:“今天我请!”

  只见他背上的书包直接放到了我们的脚边,书包打开,里面清一色罐装啤酒,他掏出四瓶,递给了我们,手里拿着一罐,当即就掰开了。

  “来,咱先走一个。”

  我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没有一个不赏脸的,全都高举罐啤,一同干了下去。

  四个人一同欢笑,我一狠心,啪的一下,往床上拍了五十块钱。

  “走,买点下酒菜去。”

  没等我出门呢,陈翔就说话了。

  “别急,有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