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笑着,发现这胖子已经站了起来。

  他左看看右看看,挠着脑袋,一脸睡意朦胧,而站在讲台上的大白腿,目光移到别处不敢出声了。

  也不知道这货怎么了,当他回过头看我第二眼的时候,突然间大手掌就朝我抽了过来,我都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右脸蛋子一阵疼痛火辣辣的,在场的所有学生都惊愕了,不光是他们,连我都傻了,这货为什么打我。

  我捂着脸当时就火了,站起来指着他就骂街了:“我干你大爷,打我干嘛。”

  胖子名叫王昊,伸手呼啦一下他的板寸头,始终睁不开的眼睛,忽然就瞪大了许多,说道:“谁叫你丫打我。”

  “你蠢不蠢,是我打的吗?”

  我噎了他一句,显然他听到我说的话,也是惊了一下。

  “那是谁打的。”

  听他发问,我不禁看向了大白腿那边,发现她一脸求救的表情看着我,如果现在我把实话捅破,那这货,是不是得奔着大白腿去?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却没这么说,我咽了口唾沫,见到大白腿那种眼神也是心软了一下。

  “行,我认了,我请你吃饭总可以吧?”

  这胖子突然变了脸色,那叫一个欢喜,捧着我的双手就像一条多么温顺的小狗一样,每一句说的话那叫一个亲切,我也是无语了,转头又看了眼大白腿,发现她长出了口气。

  下课时,我带着他来到了我的宿舍,毕竟答应他请他一顿,我也不小气,翻开我床底下的书包,两个真空馒头一带开口笑榨菜甩在了床上。我一指床上的食物,说:“吃吧!”

  王昊整个人都傻了,眼神飘忽着,一边指着床一边惊讶的说:“你这是,这是什么玩意。”

  我撇了他一眼,说:“进口的,没吃过吧?”

  王昊收回了表情,忽然之间就笑了,他走过来一拍我的肩膀,说:“哥们,你这饭请的,我是该谢谢你呢,还是怎么滴呢?”

  我双手叉腰,一脸牛逼的样子,“当然得谢谢我了,这上等的美味你想吃还吃不到呢。”

  这话说完我就后悔了。

  王昊举着大拳头奔着我就来了,一拳招呼在我的脸上,随后一巴掌又抽到了我的脑瓜顶上。我“哎哟”一声,火气瞬间就上来了,白背一黑锅不说,还要遭这胖子毒打,干他大爷的。心里暗骂一声,朝着他就踹了一脚,这一踹不要紧,我这整个脚就好像陷到他的肚子里一样,他跟个没事人一样,摇晃着脖颈,活动着筋骨,一脸嘚瑟的样子奔着我又来了。

  我发现我打不过他,何况打不过,是他单方面的吊打我,从头到尾,我没伤到他一根毫毛。

  我揉着屁股捂着脸,一阵疼痛,见他又要招呼,我抬起手来就是一个投降的动作。

  “行,我再请你一顿可以吧。”

  我服软了,这货真的制住我了,上学以来,打架虽然不少,但是被人这么打还真头一次。

  ,》看~:正。版CW章节A上酷匠◎{网X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再请这个胖子吃上一顿了。

  我摸索着裤兜,从里面掏出来三十块现金,这是我一个月以来省吃俭用剩下的钱财,平时都是馒头咸菜,连个热乎的炒菜都舍不得吃,如今却要喂了这个死胖子,想到这里,我就攥紧了拳头,不过,看见他凶恶的表情,我又把拳头收了回去,谁叫我打不过他呢,哎,认了。

  食堂内,看着他一个又一个煎饼吞到肚子里,我这心就像在滴血一样,疼死我了。

  四个煎饼,这货居然两分钟之内直接就消灭掉了,我不是惊讶,而是心疼我的钱。

  又能吃又能喝,当着在校不少学生的面,他直接干了一瓶啤酒,这也把我吓得够呛,这种人,我还是头一次见,不过看到他的块头,我也就释怀了,终于知道他的体格是从何而来了。

  四个煎饼两瓶啤酒,我这三十块钱,也就彻底的没了,想着日后的生活,心里一阵酸苦。

  摆在我面前的啤酒我也干了,他还以为我多大度呢,还和我撞瓶与我干杯,其实我心里骂他打他的心都有了,一边眼泪汪汪一边吹了我这瓶啤酒。

  他一拍我的肩膀,甚是潇洒的说道:“哥们挺上道,走,我请你上网。”

  我撇着嘴,都动弹不了,硬是被她拉着去了网吧,学校门卫一再阻拦,都没能拦住这个王昊。

  我第一次逃课,而且是和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他挺实在的,什么话都往出说,什么美女的私处啦,ABCD啦,或者他游戏里有多厉害啦,他都和我说了遍,去网吧的路上,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离学校不远处的一间网吧内。

  他一下子给我开了一个通宵,那意思就是,第一次相处,请我个大的,我这第一次来网吧,连开机关机都不知道人,他居然让我通宵,我靠,这得是多无聊的一件事。

  不过呢,他可不这么想。

  他带着我玩游戏,什么CS,开车撞人的,或者团队杀人游戏都统统带我玩了个遍,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才渐渐摸索出来游戏的大概意思。

  这货叫我抽烟,不抽举着拳头就要打我,我这人倒不是讨厌抽烟,只是这玩意太伤身体。

  那胖子更是直接,举着拳头过来就说,“你这瘦不拉几的,还什么身体,不抽烟还是男人不。”

  我心想,那不抽烟的就是女人咯?

  索性,我点着了烟,第一口就给我呛得掉了眼泪,不过这好事学的难,坏事学的快,五六根下去,不到半夜我就渐渐习惯了抽烟的感觉,我都有些佩服我的适应能力,和这胖子一样,我也渐渐接受了这一切。

  和他一块,最起码能开开心心的笑上一次。

  也不知道我是多久没有笑过了,平时就是板着个脸,身边也没什么朋友,除了玩闹,就是静静的躺在床上,整个小学初中都是这么过来的,家里还好,父亲总和我调皮逗着我笑,到了学校,就和谁也不认识一样,也不和人交往,独来独往的,慢慢的,自己也就习惯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一丝困意袭来,我坐在椅子上,转头盯着胖子打着游戏,看着他游戏里拼杀的英姿,在看他专注的眼神,心想,人能认真到这种地步,也是够拼的了。

  他嘴里喷着脏话,好像说什么和人单挑,对面也是抠字打在屏幕上,看着他和游戏里那个人对喷,忽然就觉得这胖子真是闲得蛋疼。

  喷着喷着,就看见胖子掏出了手机,原来游戏里那人给了他一个手机号,胖子二话不少,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胖子眉头先是一皱,随后就开始喷了起来,这每一句都喷的甚是精彩,凡是人体的器官外带所有家族的亲属,那都是骂了个遍。

  不知道怎么回事,胖子喷着喷着忽然就愣在了原地,他把手机放到了眼前,盯着手机屏幕,然后给我看了一眼。

  “你说,这是不是咱的城市。”

  我看了看,直接点了下头。

  “是的,你没有看错。”

  只见胖子嘴角一下子抽动了起来,脸色有点难看的说:“不是吧,有这么巧的?这电话里的人说是第二中学的,还说在这个情缘网吧。”

  他这一说,吓得我当时就站了起来,困意也没有,我瞪大了双眼,紧忙看向了四周。

  周围的人都在埋着头打游戏,我长出口气,刚要回头和胖子说话,就听见,自网吧包间传出来一句骂声。

  “你哪的,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二中,你给我出来,老子二中门口等你。”

  我紧忙坐下了,就看见刚才那个骂街的男生带着一个女孩出了网吧,那个女孩看着甚是眼熟。

  我拍了怕王昊,问道:“你说,是不是他?”

  王昊呆萌的样子,点了下头:“我想是的,他打游戏在我对面,带一妹子,我赢了,然后我嘲讽他,他不爽,然后就喷我,喷我我就不能忍,喷着喷着,这货突然把手机号给我了,还说什么要约战,我这一想,一个游戏而已,骂骂也就算了,我打了过去,没想到这人居然来真的,而且,他还离我这么近。”

  “你这啥游戏,怎么玩的火气这么大的。”

  王昊淡淡的道:“撸啊撸!”

  我上去就是一耳刮子,“叫你撸。”

  他没还手,见他老实了,忽然有一种特别开心的感觉,我擦嘞,终于让我出了这口恶气了,可是,当我打完他之后,这货忽然露出了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一看,当时就狠不下心打他了。

  谁叫我是一个心软的人呢,我长出口气,拍着他的肩膀说。

  “去外面看看,刚才那个女的,我看着有点脸熟。”

  “肯定脸熟啊,那是咱校的校花,伊月。”

  我照着他的脑袋又是一下子,同时嘴里喊着,“我让你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