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夕雨,夕是夕阳的夕,雨是下雨的雨。

  我的名字,按父亲的话来说就是,当时我妈生我的时候下雨了,而那会,太阳刚刚落山。

  我这个人虽然不灵光,但是情商却很高,虽说有的时候,他们说我自恋,自作多情,又或者骂我,你算哪根葱,不过,这在我看来,他们都是在嫉妒我,极度我长得英俊。

  我全身上下没毛病,唯一就是脸长得好看,按我哥的话来讲,每天都是一脸的车祸现场,他一说这话,我俩就是一顿互殴,其结果就是,车祸现场见了彩。

  那是我小的时候了,我记得家里来过一帮五湖四海的人们,他们有的穿着非常艳丽、庄重,有的破衣烂衫邋里邋遢,有社会大哥,有ZF官员,甚至还有江湖道士地痞流氓乃至乞丐。

  他们来的目的不为别的,正是父亲当时举办了一个仪式。

  人们管它叫“金盆洗手”。

  没错,我的父亲,是一位征战多年的社会大佬,心狠手辣,鬼点子贼多,不过,唯一让我感到不解的就是,为什么当年叱咤风云的老爸,为何今天带着我和哥哥落到了这不田地了呢。

  我们身居在一个很小的村庄,住着快要坍塌的民房,甚至到了冬天,连个像样点儿的衣服都没有的穿,食物方面就更别提了,如今二十一世纪,我们家却是回归到了抗战时期。

  我哥倒是潇洒了,大学上着,妹子泡着,每次带回家里来的都是变着花样的。

  不过呢,我哥带回女朋友的第二天总是陪我看着星空唠着闲嗑,他每次都是一样的话。

  “你说,他们怎么这么喜欢钱呢。”

  我笑话他的同时,就知道我又遭殃了。

  我倒没什么艳遇,虽然学校里美女如云,但是人家根本都看不上我,虽然我觉得自己长得帅,但是人家并不这么想啊,何况,自己还上了一个极度恶劣的学校。

  都说母爱如海,可我的母亲早早的就离我们而去了,父亲一句话,那就是。

  “你母亲白道的,怎么能和黑道相处呢。”

  我有些生气,心里暗道,那当初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父亲一脸有故事的样子,跟我不一样,我还幼稚,不光父亲嘴上这么说,就连我自己都这么觉得,这一家三口,就我自己还在上初中,虽说不是什么好学生,但做人低调方面,我想别人是比不上我的。

  长相极帅却要随缘,说不定哪天,我就一飞冲天了呢。

  酷ui匠Kt网_首ZV发

  伴着这样的思想,我的目光锁向了老师的裙底,大白腿映入眼帘,在他的办公桌上,一面小镜子直接照出了猥琐的眼神。

  老师二十七八的年纪,身材火辣,每一次被叫到办公室的时候,都是不停地盯着她大腿再看,而每次,都会不禁看向她桌上的镜子。

  哎,配不上人家,也就只有在这种倾国倾城的面容之下,才觉得自己长得比较丑。

  “夕雨,就说说你这成绩,究竟是怎么考的,才能考到这种地步呢?”

  老师表情都扭曲了,她将考卷拍在桌上。

  我看着上面一个又一个的圆圈,也是傻傻的朝着笑了笑。

  “老师,我尽力了。”

  然后,一顿圆规拍在了我的手上,生疼。

  宿舍内,几个小伙打着扑克,看到我进来都在不停的嘲笑着我,说我准是又瞄人家大腿了,说我揩人家油了。

  我鄙夷的甩了他们一眼,才不跟他们计较。

  我打不过他们,跟他们的友好程度也并没有那么好,虽说三年室友,但他们可没少损我。

  我这个人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而他们,跟我就不是一路子的人。

  他们每天聊着姑娘,捞着漂流瓶,而我呢,连个手机都没有,这就是我和他们不同的地方。

  我自知家境贫寒,手机什么的外设用品,没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不跟父亲拿钱去买,毕竟父亲现在挣钱不容易。

  照着洗漱柜上的镜子,一撩自己刚刚过左眼的刘海,拿起脸盆,出了门奔着浴池就走了过去。

  校园内的过道上,不少情侣恩爱的么着嘴,而我呢,端着脸盘就跟个偌大的大灯泡一样,如果没有路灯,想必我都能照亮他们。

  不知害臊,不知廉耻,才什么年纪,就早恋。

  到了浴池门口,这个想法也是被生生击灭了,因为,从女澡堂子走出来一个我单恋了三年的姑娘。

  那姑娘长的那叫一个美,白皙脸蛋,秀长黑发,高鼻梁樱桃小嘴,大眼睛就像会说话一样,看她双眼的时候,整个人都感觉触电一般。

  她瘦瘦的,一撩长发,就感觉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她叫伊月,是X市第二中学的一朵校花,名副其实,也是大家公认的。

  我盯着她看,就感觉周围很多双眼睛看向了我,我身子一怔,转头时,发现不少男同胞正恶狠狠的盯着我呢,他们的手上,都捧着花。

  我冷哼了一声,端着盆走进了澡堂。

  淋浴的时候,脑子还在回转着伊月的模样。

  洗完澡之后,我半路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周围,依然不少情侣在秀着恩爱。

  我一对接着一对诅咒他们,正内心画着圈呢,就感觉旁边走过来一人。

  果然,在我转头的时候,一个姑娘坐到了我的旁边,借着灯光,我看了眼这人。

  伊月的侧脸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她带着耳机,身上穿着一身运动服。

  轻微的,听到耳机里的歌声,她撩着头发,额头伴有汗水,同时嘴角微微上扬,整个人,美丽至极。

  她好像发现了我再看她,一个转头,直接与他对视在了一起。

  “夕雨?”

  她红润小嘴开口问道。

  我当即楞了一下,她居然认得我?

  我指着自己鼻子,问她:“你认识我?”

  她甜美一笑,说道:“认识啊,我小时候去过你的家里。”

  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盯着她:“什么,你去过我家?”

  她很有意思的看着我,笑着说:“当然啦,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听她这么说,我抬起手敲打着自己脑袋,翻索着记忆,她伊月,却是没出现在我的家里过。

  “不可能的,我除了在学校里见过你,其他地方根本就没见过的吧?”

  她噗的一声,忽然站了起来。

  她伸出手指,调皮的谈了下我的额头。

  “笨蛋,你仔细想一想,你母亲是谁。”

  我又看是回忆起来。

  记忆里,我是没有见过母亲的,但是姓名还是知道的。

  “我母亲早在很久之前就离开家了,名字知道,但是一次都没见过。”

  她一听,当时就露出了思考的表情,随后,说道:“也不难怪,你母亲是ZF的高官,隐姓埋名这种事很容易的,我呢,是去过你家一次,我是你母亲的亲妹妹的闺女。”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一说,我脑子瞬间就乱了,这怎么还扯出来一个亲戚。

  “爱谁谁吧!”我也懒得想了,本来就不善于思考问题。

  我有些不耐烦了,从内心的某处,忽然一种失落感。

  我挠着头,和她打了个招呼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整个都在思考我这个亲戚。

  我单恋三年的姑娘居然是我的妹妹,妹妹也就算了,居然还不是亲的,一阵心碎的感觉,骂街的心都有了。

  靠,我心里暗骂一声,卷着被子就睡着了。

  ……

  “各位同学,祝你们在这次考试当中取得一个优异的成绩……”

  大喇叭喊着话。

  我盯着眼前如天书般的课本,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临初考还有不到七天时间,无论在怎么临阵磨枪,都已经无济于事了,想到无法靠分数混到别的学校,心里就是一紧,这个第二中学,还得在这里呆上三年。

  我们这学校,是初中三届高中三届混合的学校,学生繁多,但地界却小的可怜,就拿我们这教室来说,五十几个人挤在这里,要想不蹭着人家,那就得去安心减肥。

  就好比我的前桌,他要是坐在那里,那都是占了两个人的地方,趴在桌上,就像一摊烂泥一样呼在了桌子上面,不过,他这胖子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能挡着我,做我的盾牌,每次老师扔粉笔,都是砸到了他的身上,因为,他的块头实在是太大了,正好挡住了我。

  安静的教室,学生们开启了疯狂的学习模式,每个人聚精会神,都在为这次考试做着打算。

  而我呢,望着外面的风景,如果没有老师的存在,我想我都能吹起口哨来。

  “夕雨!”

  随着一声叫喊传来,紧接着,讲台上就飞过来一块板擦。

  由于大白腿老师力道不足,板擦到了我前桌的位置,硬生生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这力道显然不足,换成别的男老师,这胖子早就急眼了,不过呢,今天这胖子好像放了按钮一样在头上。

  忽然间,只见听他嗷的一声。

  这反应,是板擦击在他头上之后四五秒钟传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