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心法时,用心念去冲击接近它,随着慢慢的习惯,你神念就会融进去,你会发现一片海或是一片雾气,也或许是别的什么,是什么都不重要,关键就是融合它就成功了,然后在内气修炼的时候想着开阔它,它越是强大,将来你的神识所能覆盖的面积就越大,这对你以后对敌,会有无以言表的好处。〞〝哦,小子记下了,谢谢长老授教,小子受益非浅。〞〝哈哈,小友客气了,你救了冰儿两次,这点小事不算啥,就算我不说你以后也会知道的。〞〝你在来临海城之前,在四方城可听说了三大凶僧的事,那时你们在那里吗?〞〝在那里的,也听说了法颠被人给杀了的消息,那时正赶上四方城方家的洗髓酒的事我们就去参加了。〞〝哦!以你现在的情形,应该用不到那个东西了,是为别人去求的?〞〝嗯,是的。去年小子欠下了一份人情,自己也身无长物,走到那就突发奇想,就去了还好比较幸运,哈哈。〞冬寒心想,老是揪着四方城不放干嘛呢?

  估计是想找那俩个救她的人,不过事已经过去了,说不说出来也没什么必要。

  〝那么看样子是到手了?〞〝到手了,还结识一位公子,叫方祥那人也不错。〞〝那就好,我们商会倒是也能和那边说上话的。冰儿修炼天贱不高,那东西对他来说暂时也用不上。〞冬寒看着她,感觉有些听不懂她说的话。她一笑,〝听着有些莫名其妙吧?我就是想说冰儿身边缺乏几个象你这样的朋友,他的那些朋友都是富家子弟缺乏磨砺,身手也都一般,最主要的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如果你没事可以多在商会做客的。〞〝好的,长老放心,如果有空闲我会常来这里的。〞〝你还要去看典籍吗?〞〝哦,不去了,主要就是为了这事,现在已经知道了,就不用再去了,那小子就告辞了。〞〝好。〞〝老刘送他回去,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来问我不用客气。〞〝谢谢前辈。〞五长老微笑着点点头。

  老刘倒是没说什么话,只是一笑把冬寒一直送回客房。

  倒是挺细心的,冬寒一个生人在内院里走动很是不便,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冬寒,也避免了闹出麻烦。

  谢过老刘,冬寒盘坐在床,内气运行,很快就进入无我的状态。

  那个小小的东西又开始若隐若现的出现,其实冬寒疑炼它,只是好奇看它到底有什么用处。

  冬寒很早以前就能感应到很远的范围,只是在那种状态下比较消耗心神,所以只是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外放心神,虽然有时也会有些精神疲惫,但好在都不是时间太长的。

  这会有了这个识海,那就疑练一下看看是不是能省些精神力,这种力量和身体的力量不同,身体可以借着药物来快速的补充回来,就现在冬寒还没听过有补充精神力的丹药,就连鬼医婆婆也没有和冬寒说过。

  也许不是没有,可能没有人会炼制。

  心神感觉它不是很大,冬寒集中精力感觉它最多也就是鸽蛋那么大,雾气蒙蒙的不知里边显现出来是什么样子。

  内气充盈后,冬寒心神慢慢的靠近,轻轻的试探着,心念刚一碰触,感觉它就像无底地吸盘,在吸收心力和内力,看着不大,但吸进内气只是几吸的时间,冬寒的内气就去三分之一,而且还在继续,心魂之力也是在很快的消耗着,伴着脑袋里嗡嗡的响,就好似有东西在跳动,整个头都跟着一下一下的震动着。

  冬寒也没想到它会有这么大的容量,再过了几吸的时间,内力就有些不济,心里也是疲惫不堪,冬寒赶紧撤出心念。

  浑身一阵虚脱感袭来,这跟对战是两回事,没有汗水,就是感觉内气空空,精神也是昏昏欲睡,如果倒下立刻就会睡过去。

  赶紧运起三字真言,稍稍运转了几遍,恢复了一些,这也太厉害了,冬寒一身的内气跟戒颠無颠两人的战斗至少有几盏茶,就这么一会就消耗完了,不过这样倒是激起了冬寒的期待。

  容量越大说明它越是不一般,要是真的象表面那样,早就撑爆了几百回了,它看着的体积还不如丹田的四分之一大。

  但是消耗内力和心神却是飞快如泼水,冬寒正在想着心事,外面的小丫鬟来敲门,〝冬寒公子,我家少爷有请,正在客厅等你。〞〝哦,我知道了。〞推门一看,已经日中正午,冬寒感觉只是一会怎么就要中午了?

  哦,明白了,是自己太专注了,没有感觉道时辰,这会已经过了几个时辰了。

  来到客厅的大堂,那两个和仇冰要好人也在旁边,看到冬寒进来,都是抬手抱拳,经过上次的事,这几个现在对冬寒更是的尊敬有加。

  虽然最后知道了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不过就过当时那么紧张的时刻,冬寒没有乱,也没有扔下他们,他们心里都知道,要是那事临自己身,多少有些发怵啊,虽不至于害怕,那也不会有冬寒那样的从容。

  所以他们都是,比较感谢冬寒给他们上了一课,要是真的有袭击,说不准就是捡回一条命来。

  〝冬寒兄弟,整天的不出商会,多有郁闷,中午我们去外面吃海鲜。〞等会他(她)们也到了,同来的还有一个比冬寒稍大一点的胖子,修为也是不高,穿着倒是和他们有些不同,看着好象有些瘤气。

  酷O¤匠%_网首$发

  青江给冬寒介绍,〝这位是丰磊,因为前一段时间出去办事,最近刚刚回来,大家都是好朋友,他要比我们活络很多,商会的赌场和市集小商铺平常地安全都是他一手包办的。

  〝他老爹也是专管这块的,你别看他的身手不怎么样,可他手下有不少猛将啊?对于街面上的事情他要比我们几个宽阔不少。〞冬寒看着他抱拳,他也是回礼,〝这几天常听他们说起你,今日真是有幸啊,走吧今天借老仇的光,我做东吃喝玩乐我安排了。〞〝呵呵,我也是幸会丰大哥了。〞这胖子和仇冰的性格相似都是人心肠,看着面相也是憨厚之人,说话也比他们几个更接近市井一些。

  简单的介绍,大家也算认识了,跟其他几个就更不用说了,他们都是问冬寒在会所里无聊的话可以去他们那里逛一逛的反正也不远的,冬寒自然当面不会拒绝,人家只是这么一说,就是出自好意。

  随着他们外行不远,就有比较大的酒楼,又是一桌虾鱼蟹蚌的大餐。

  海鲜这东西不象肉类腻人,所以不要吃的太猛,或是身体没有异常的话,比如有刀伤或是炎症不能吃外,其他时候都可以吃的,就算你这次吃够了,过几天再吃还是能够吃的下。

  饭后他们都去忙自己的事情,那丰磊却是要带着冬寒出去转转,冬寒也没有拒绝。

  就当散心放松一下也無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