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如丝,几人已不见的身影。

  看热闹的人们低语一阵后也都散去,掌柜的也反过神来。

  〝小老儿,多谢小英雄出手解难,来来进屋喝杯水酒,让我一尽地主之谊,快请快请!〞〝老人家客气,我们与那方家有些渊源,这也算份内事,不用客套。〞〝那是我家师兄。〞小师弟指着冬寒介绍说,〝喔!俩位快请进屋。〞俩个伙计也只是皮外伤,只是吓的不敢起来,现在人走了也都爬了起来,只是脸上都有火红巴掌的淤记,一边脸都高高的肿起,好在不是大事。

  进了大堂,小师弟把那银票递给掌柜的,〝唉,这个我不能要,没有二位今天不知要破费多少呢?二位留着吧,我这也没有损失。〞〝这是赔偿你的,你就拿着,我二人怎会拿这钱呢?〞小师弟有些虎目圆瞪,看着掌柜的,那意思你是把我们当成要钱的了。

  〝啊,不要误会,小老儿不是那意思!〞他看看冬寒,冬寒一抬手,〝老人家拿着吧,我这兄弟脾气不好,见谅!〞他听冬寒一说只好拿过银票,赶紧叫伙计泡茶,同时也拿出两块碎银给两个伙计以示安慰。

  伙计一个边归楞座椅,一个泡茶拿来水果,也没有了刚刚挨打郁闷了,那块碎银要值小几日的工钱呢!这打挨的也算值了。

  宾主落座,老人家又站起来抱拳,〝还不知俩位名伟?与方家是何关系?此来是办什么事情?如有驱策之处尽管说来,我是本地土生原住民,也许能够帮些忙。〞小师弟拿出客卿牌一亮,〝老人一惊,又赶忙上礼,小人冒昧了,不知二位客卿到此,您二位勿怪,晚上不要走,一定要小人做东,一定要赏脸啊,说起来我家兄弟也是那方家的一个酒肆的掌柜的,关系不算远,就因为这样我们才有方家的酒卖的,我这里并不是方家的直属酒肆。〞〝喔,我说哪,我们不曾在那店铺分布地址上没看到这有酒肆吗?〞〝是这样的,我那兄弟是东家的心腹,所以我们也跟着借些光,他给我弄些过来,我们也算有个营生,由于这里太小所以没有方家的酒肆,像今天这样的事,是从来没有过的。毕竟方家不是一般人能够挑畔的。〞〝哦,算是同僚了,哈哈。〞〝是是绝对是,哈哈。〞说开了关系,大家就不会在有什么提防和生疏了,至少气氛要好了许多,看来人还是需要一些关系的。要不人家肯定要提防你有什么企图呢?

  〝不知二位来此是…?〞小师弟答道,〝路过,赶上雨天,就留下来休整两天。〞〝喔!这赶上春雨,路人难行啊!正好在这玩两天,有啥喜好说说看,这虽不是太大,但几万人还是有的,而且来往客商也是络绎不绝的,物质交流方面也算丰富。〞冬寒一直没做声,听他这么一说,问道:〝可有买卖旧货物的市集。〞〝你指的是哪方面?倒是有个市集不过我没去过,只是听说五花八门什么东西都有,就是不知有没有你们想要的物件。这样反正下午有一段空闲,我叫个伙计,带两位去看看也不远,先喝好茶不差这一时半会的。〞〝好!有劳了。〞〝哎,这说那的话,二位刚刚解难还不及感谢呢!等会先去转转,晚上我这安排说定了,一定要赏光的。〞〝好好…。〞小师弟回答的很快。

  〝这就对了,你们在外跑的,就要爽快不是,呵呵,喝茶喝茶。〞冬寒没有言语,一顿饭无关紧要,只是给人一个回报的机会,也算让人心安。

  几杯茶喝完,一个伙计带路兄弟俩随后跟着就去了所说的那个集市。

  说是集市就一个大的店家,有点类是仓库的大房子,在门口里面有几个椅子,一个大些的茶几,一个老者在看着不知是什么残卷,破败陈旧的纸张,都已发黄还有水污迹。

  到的近前伙计打过招呼,就在门口候着,冬寒兄弟俩进入屋子,路过老者时,看到那是一本棋谱,还有茶几上棋盘,这老板是在研究棋呢。

  〝自己进去看,不要动手脚啊!每样东西我都有数的,看好出来算账。〞小师弟摆摆手,兄弟就直接进去。

  将近五六丈的空间,倒是设计的挺合理的,四周靠墙的都是货架,物品没有摆满,中间也有货架,应该是稍微新一点东西。

  至于物品的品种那就多了去,就连奇形的怪石头也有,想想看有多杂吧?转了几圈还真没有上眼东西,主要是这边临海的东西比较多,什么稀奇的贝壳,上了铁锈的鱼叉,弯刀了,大的象古剑的鱼骨都有,一些海里药材,大的器皿,铁的、瓷的都有,只是都稍有些破损,所以没什么价值了,要不这些应该去当铺了。

  东西不少,估计都是在海上淘动来的,转了几圈,俩人也没有看中,就在要离开的时候,冬寒突然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一道光闪了一下,凭着直觉来到一个货架的角落。

  h酷匠)网《o首发w

  在最下面一层的边角,有几块半个巴掌大小黑铁块,好象有好多年头没人碰过,积灰厚厚一层,都有些分辨不出来是什么了。

  冬寒确定就是这里有东西在吸引自己只是不确定是什么。

  管他呢,一起拿着吧。转悠半天了不拿些东西,也说不过去。

  是四块稍大的黑铁,还有一块小一些的,入手不是太重很是平常,也就一起拿到门口,去问个价钱。

  〝二百两银票。〞〝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咋不去抢呢?〞小师弟一听就激了,还要说话,冬寒拦住他。

  〝老板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冬寒问。

  〝不知道。〞〝不知道你乱开价?〞小师弟好悬没跳起来,看着老板那意思不说出子丑寅卯来,叫你好看。

  〝我经营几十年,这几块东西也有二三十年了,一直是这个样子没变过,也不知是什么,就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所以一定有特殊的用处。要是普通的铁估计早就锈没了,你们也知道这边空气潮湿,容易生锈发霉的。〞嗯,冬寒心想这么想也有道理。〝那你能说说它的来处吗?〞〝是渔民在出海时,在一个海岛捡的,那个渔民都不在了,都死了几年了。〞〝喔,是这样的,我这兄弟想炼制一把武器,看上这几块铁了,我们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你看能不能少些,反正放了几十年也不能当饭吃是不,能卖出去不是更好吗?〞〝最少一百五十两,要,你们拿走。不要也没办法,反正都放了几十年了,再放着也无所谓。〞他到是实心人,管你买不买,我无所谓,这招挺狠,小师弟还想来两句,冬寒拉着他﹔〝算了,人家说的也对。〞冬寒交银票,两人就要出门,老人不知在那拿出个皮袋不大扔过来﹔〝这是送你的,装起来拿着方便。〞〝哎哟,谢谢老人家,你是个好人,生意一定会兴隆的。〞冬寒赶紧谢谢老人家。

  出了门,那个伙计还在,〝你怎么还在,没回去吗?这都临近饭时了店里不要人忙活么?〞〝是掌柜的交代的,一定要把两位请回去的,一直要我在这候着。〞〝呵呵,这也是个老实人,行了那就走吧。〞〝师兄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不知道啊?〞〝不知道你就一百五十两没了?你发热啊?〞说着就要来探冬寒的额头,〝我去你的,碰什么碰,热什么热。你没听人说吗?就因为不知道才卖这么高的,我也不知道所以才买的,要不它是宝贝,要不是不值一钱地废铁,不过我相信直觉的,这肯定不是普通的废铁。〞冬寒还没说那好似闪光的事,还有伙计在哪,啥东西回去再说。

  雨还在下,天也暗了下来,街上也能闻到阵阵酒菜香气,这种天也就是适合吃喝玩,何况这里可说是从来不会缺少下酒的菜。

  本来这里的生活就比较自由,何况这种难得的雨天,这里至少有六到八成的人与大海打交道,不能出海又不能晒网,剩下的就是玩乐啦。

  又是一顿海鲜大餐,吃的是满口余香,鱼虾蟹齐备,方家的酒也是上了两壶,那老人家,叫几个亲朋陪酒,小师弟一概不惧,最后还是他们醉倒,小师弟也是才喝了个正好。

  兄弟俩回到客栈,小师弟就开始神游入梦。

  稍微的洗涮了一下,冬寒拿出了那几块铁,看看是那一块闪的光,五块一起摆在方桌上,用碎布擦拭一下,那块小的看着像个没有手柄的令牌,只是没有什么字迹,也没有特殊图形。

  有些怪异啊,那不会是错觉,拿出弯刀,挨个的试一下,先是那四块大的,用刀一削没什么反应,再削几下才稍稍刮下一点铁屑,也仅仅是那么一丝,再试其它的,四块大都相同,只是那块小的没有反应,连划迹都没有。

  冬寒的弯刀是‘铁汉’前辈炼制过的,他说在这大陆上已经算是顶级了,还没有反应那就不寻常了。

  放好短刀,冬寒低头沉思那里不对呢?自己还有什么办法没试,突然想起身体的那道紫线。

  冬寒运功,疑气化型,一支疑实的器形镖出现在手指前,无色无光,只是一道紫线在正中显得有些怪异。

  器形一出,那个小的又闪了一下,嗯这就对了,肯定有些联系的,要不不会只有冬寒感觉到它闪光的。

  冬寒试着要割一下那个怪东西,只是刚刚碰到,那块铁就一亮,上面一片云海翻滚的图形,下一刻三个字就闪现在那酷似令牌的上面。

  〝蝎王令〞三个古朴的篆字露出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