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那个什么颠的妖僧,看你手上家伙不少啊?都在哪拾到来的?杀了多少?还是盗了几家啊?〞〝噢!明白了。这些你可以不回答,现在回答最主要的,都带在身上没有?〞〝弥陀佛,小娃娃还是退在一边吧!能多活些时辰也是好的!〞〝别整那吓虎人的玩意,还退在一边?就象那边坐着那个,他是早晚都要上路。说实话今晚就冲着你来的,要不猛爷都不想出来了。〞〝是师兄硬叫我出来,说今晚有很大的肥鱼,那个应该就是你了。〞小师弟又开始和戒颠玩弯弯绕了,一是,看看能不能套出什么话,再一个,看看这人有什么缺点,好有个空子钻。

  可是他低估戒颠的城府了,别的不说,就说他的耐心和思维是相当的细致,而且你怎么来,他都不喜不怒,就好似跟他没关系是的。

  这种人纯是狐狸成精,化成人形的那种,任你舌花乱转,想套出话来,他就是纹丝不会懈动,叫你没招没计的,就是不上套,就是不配合你,叫你一个人唱独角戏,神仙也没办法。

  〝弥陀佛。收起小孩的把戏,那些老衲年少时就都会了,还是来些真格的吧。〞〝小子你要坚挺些啊,老衲最不喜欢三下俩下就没了本事的,而且还废话连篇的。〞〝既然你着急上路那就来吧,看着你们年少的份上,上路时就送你一曲往生咒,免费的。〞〝你先自己吟诵一遍再说,捎带着自己也听一听,省的一会被小爷失手给灭了,就没机会了。〞〝弥陀佛,小娃娃,休要嚼口舌了来吧。佛爷就当活动活动手脚,看看你是不是光说不练,玩些嘴上的功夫。〞〝等等,妖僧,小太爷刚刚睡醒,再活动一下手脚。〞小师弟像模像样的,伸伸手甩甩腿,想想还是拿出法颠的那个拳套戴上。

  〝认识这个吧?嗯,这个东西还不错,正好拿你练练手。〞〝弥陀佛。〞戒颠一声佛号,眼睛里闪出一丝狠历。没有再说什么话,向前走来。

  小师弟也收紧心神,提高注意力,怎么说这不是一般的人,没动手可以小看他,要动真格的,小师弟还是不用别人告诉他怎么做的。

  毕竟他在外边晃荡了几年,对敌经验要比冬寒丰富一些,冬寒也仔细的看着场中以防突变。

  两人在相距一丈的距离停下,小师弟双手还是在不停摆动着,那拳套他还是有些不太习惯,但不戴还是不行,那戒颠满手硬货,没事时是珠宝饰品,真要动起手来那就是天然的武器,不防着,那不静等着吃亏吗?

  这时他也收起了那个木鱼,就如老僧入定似的在注视着小师弟。

  小师弟只是稍一停顿,就启动向前一纵,冬寒看不出小师弟用的什么路数,只是觉得就在他向前一跃开始,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变的很专注,霸气勇猛。

  幻步连动,拳影翻飞,里边有八极拳的影子还穿插别的拳脚,俩人开始对战,戒颠一开始还没把小师弟放在心上,这么一动起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酷匠W`网n正“版首发/“

  这小子看是不起眼,这一身上盘的功力还是不容忽视的,也是收起心思认真的和小师弟战在一起。

  …………

  就在离着冬寒有三十丈远一棵密实的树枝处,一个蒙着面的人正在很小心的观看者场中的战斗,这人是在那亮光弹亮起时赶过来的。

  当然冬寒也知道了他的存在,一开始还以为是一伙的呢,不过现在看来不是,冬寒感应道这人在拿着一个小册子,在写着什么,然后再抬头仔细的看着。这人的身法很轻,就连戒颠他们也没有发现。

  冬寒也不知他的目的,再说现在也不能分心管这事,只要他不向冬寒和小师弟出手暂时冬寒就不会去动他,毕竟最大的敌人是戒颠,解决这边的事再说。

  〝嘭嘭〞的响动声,夹着着翻飞的拳影和来回〝呼呼〞的换位的衣衫声,两人打的有些不亦乐乎,小师弟只要一战斗,他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狂躁勇猛,有猛虎入林的气魄。

  虽是不占上峰,但一时半会戒颠想就这样放倒小师弟,不用点真材实料那也是没门。

  心里也是感慨,〝这些年难得碰到这样的人才了,年少勇猛,章法慎密,本心无惧。〞以前那些人,一听三大凶僧的名声就吓的没了底气,不是转身避开,就是未战先衰,无形中这也助长了他们的气焰,总是感觉着大陆上没什么人,能与他们相提并论,再加上那几次围歼不成,所以凶名也是成了大陆上凶恶的代表,人人畏惧。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要是没有特大的福缘,和特殊的功法,功力是很难再进一步的,也就是冬寒眼中的小天境,和卧龙沟的那些前辈相似,只是能积累内气深厚一些,好的能活个一百多岁,也就是一世匆匆划过而已。

  三大恶僧也是六七十岁的样子,也算是巅峰的强者,不过就是反面的人物,在大陆上不招人待见,所以一般不会明目张胆的在外露面。

  这次是因为,大陆外围异国的人主动找上来,许下一颗破劫丹的承诺,要他们来试探四方城的四家几个老祖是否还在世,别的也没什么要求,他们也就同意前来。

  本来要一起前来,谁知那法颠中途有事离开,他们就先行过来,这边也有人安排接待他们,哪想刚到第二天,等了一晚上不见法颠到来。

  一早却听说法颠伏法,一打听还是个无头的事情,经过打听才知道了个大概,是两个过路的碰巧给法颠给收拾了。

  本来还想是那几个老黄历们干的,今夜看到法颠的拳套,是彻底的让整个事情都通透了,法颠的事确实是个意外,只是这个意外还在继续着。

  只是时间匆匆,大陆上又出现了,这么俩个没名没底的可说是少年高手,这一战不管输赢这俩人都是最后的赢家,就算不知他们的名字,他们的事迹将在大陆掀起一翻狂浪巨潮。

  戒颠心里暗想,这次出师不利,而且就现在而言,已是损兵折将,还是大将,所谓的三大恶僧已去其二,不管这次的事件如何发展下去,那异邦无论有什么计划都会无限期的搁浅了。

  这只是试探性的,才三天时间所有计划就变得一败涂地,还是不知名的人干的,不管你有什么想法,都必须把这个未知的变数考虑进去,谁能保证还有多少这样高手在中州大陆上?

  这次为了那三颗传说中的好药,以身范险来到四方城,来之前也已经找人看察那药的功效,所谓的破劫丹,其它功效没有,就是在寿命将尽、功力无法突进向前时,服下可以延寿十年,也可说是救人一命,只是期限多出了十年。

  但对一个武者,就代表这无限的机会,虽说突进或是进升是传说中的事,但谁不想多活些时日呢?

  就算有一线希望,也要去试试。

  心里暗想,手上还是一点不含糊的。小师弟已经见了汗,再怎么凶猛,跟这些老辈高手还是有差距的,至少就功力内气方面就不能比,这还是他没有使用狠招的情况下。

  俩盏茶的时间,一闪而过,热气在小师弟的头上飘散,冬寒恢复了八成,也将好不能叫小师弟在冒险了。

  估计戒颠也在等着机会了,冬寒无声的靠近,右手一转俩支暗镖出现在手心,静心观看着那戒颠的一举一动。

  同时冬寒的心念也在感知着那个在一旁盯梢的人,那人虽是自始自终没有任何的出手迹象,但未知的,还是要小心的提防安全些。看他没有动作冬寒内心稍安。

  也就在这时,那戒颠眼里邪光一闪,就要下毒手,冬寒早就注意他了,哪能让小师弟有一点闪失。

  〝低头,左闪。〞〝唰〞暗镖出手,那戒颠已经起身跃起离小师弟不到五尺的距离,眼看就要那戴着许多戒子的拳头就向着小师弟的脑门砸来,冬寒的镖就在他一低头擦着发际而过。

  戒颠一惊,他是领教过冬寒的镖的,虽没扎到要害,但他还是没躲过去,就说明这镖足以威胁到他,不得不急换身形,放弃了对小师弟的致命一击。

  冬寒上前,换下小师弟,然后朝他眨眨眼睛,冬寒就是要他抓紧时间解决那無颠,有人在窃视着,不知是那一方的。也不能明说,只能看小师弟的表现了。

  他甩了甩汗湿的头发,点点头。看来应该是明白了冬寒的意思了。

  〝如果你就这样的本事,今夜就难过去了,大和尚赶紧都抖了出来吧,晚了就不好说了。〞冬寒窜到戒颠一丈处,紧盯这他冷冷的说道。

  〝弥陀佛,小娃娃,你很了得,也很不错,但那又怎样呢?你一人能干什么?你能改变什么呢?你以为击倒他们俩个,就一定能吃定我吗。年少无知,来吧。〞嗯,话里有话啊!看来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啊?

  〝妖僧,我改变不了什么或是能干什么那都不重要。不过,我能保证你以后肯定啥都干不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