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八号人,现在只有不到九十人闯过了第一关。

  就象老人家说的那样,没有过关的就要重新甄鉴一下自己的本心是否专致,还是心有旁鹜,不够专致。也或许是武道本心不够坚贞,容易被外物侵扰。

  当然各自的情况不同,冬寒他们也没什么能评介别人的。只是那些输了的人就要回去了,等待明年再来。

  到是那几位老者没怎么在意,大概是习惯了,每年都会有许多人过不了关,而且接下来还有第二关的考验。

  〝大家分成三组,去领号牌,然后挂在左腰前侧,要便于察看,也是记录第二关成绩的凭证。〞四位老者中,一个有些微矮的老者,用有些像铁石麽擦般的声音说道。

  稍后所有人都拿到了号牌,这时四位老人家也不知去了什么地方,是两个中年的汉子带着大家向前走去,半里不到就出现了迷雾。

  〝这里就是第二关幻影阵,每一组的一号开始准备。〞冬寒和小师弟的号牌都是靠后的,所以只是看着排在前面的人进阵,时间不会很长,最长的也就半盏茶的时间,就轮到下一个人。很快就到了兄弟俩。

  〝你自己小心,估计问题不大,去吧。〞小师弟点点头窜入阵中,随后冬寒也进了幻影阵。

  〝嗡〞面前出现一座高山,黑石嶙峋,压抑难抗,感觉就象無边的黑暗在吞噬,又好似万斤重担压身,身体就象深陷泽泥,疑重无比。

  内气法诀,在身体稍有不适时,就狂涌地运转起来,而那压力也只是刚刚感觉到就化为无形。

  冬寒慢慢的向前行走,又是刚刚的一幕出现,这次整个要升级一倍不止,冬寒的膝弯一曲险些跪倒,〝嗯!不是说不太要紧吗?这分量可不轻啊!〞身体里的连〈天蝎诀〉的那道紫线也开始躁动起来,就好似有人打扰到了它的休息,只是在穴脉里运行了几圈,那压力也是消失无踪。

  冬寒好长时间没有仔细的观察过,那本兽皮口诀的变化了,自从它融进丹田里也不见什么不适,冬寒只是有时感觉有些嗜杀,特别是有吸引紫线的物质出现时,它的反应都有些难以控制。

  本来说要好好研究一下,可心里一直有事也就先放在一边。

  压力一去,冬寒再向前行,眼前一闪,出现在树林边还有一排石锁,这是出来了。

  回头看向身后,有几个不同颜色的晶石在散着光,也不知它表示的是什么意思。

  而在一旁的幻影阵不远的旁边,也就是阵脚边的石室里,四个老者中一个年长的老者开口说道:〝几位,这两个少年不错,说着在石壁上显出两个号码。〞〝第一个,虽稍有些功力不足,但是心坚,义正勇猛,心性刚正。〞〝这个则是内力异常的雄厚,不照在座各位差,而且身体里的潜力也是无法估量,这俩人是一起来的。也是一起出的第一关,看来两人有些不简单啊!〞〝嗯!是有些不合乎常理。就是不知他们来我们方家的目的是什么?〞〝是啊,这段时间外面不太平,那法颠的事闹地沸沸扬扬的。使四方城的声誉空前的响亮,也不知是好事是坏事?〞〝三大恶僧去其一,其他两位也不知是什么反应,要是其他俩位来我四方城那就要乱套了,我方家除了老祖没几人可敌啊?老祖已经二十年不出祖祠了。〞几人唉来叹去的发着牢骚,最先开口的老者〝嗯哼〞一声,〝都不要饶舌了,一把岁数了,没羞没臊的。人还没来就打退堂鼓了,怎做年轻人的表帅。还是先看看眼前的俩个人怎么处理吧。〞〝大长老,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只要不是对我四方城不利,我们就先留下他们,虽说外面只有十份左右的洗髓酒,可我们四方山里还有许多,只要他们在我方家驻足,也算是将来的助力,何况他们的身手几乎是不在我们之下。〞〝嗯!暂时也只有这样了,先不要声张看他们最终的目地是什么。〞〝叫方祥过来,叫他出面去处理这件事,年岁相仿,都是年轻人也好打交道。〞〝好,我这就去安排。〞还是那个稍矮的老者去办这件事。

  …………

  冬寒来到石锁旁,一排有个七八个,从一百到一千不等,若是平常不用口诀冬寒也能拎起三百来斤的石锁。

  但这次是为了那洗髓酒,还是多一些把握的好,运气穴脉,走向五百斤重的石锁,右手紧握一提,五百斤的石锁一坠,好似两个脚都向下沉了一寸,虽没到极限,也是难得了,五吸的时间,冬寒放下石锁,走出树林,看到小师弟正在张望。

  !酷匠F网永IL久%$免,费V。看小说c

  小师弟走上前来问道:〝怎么样,拿起什么份量的石锁,我拿起六百斤的石锁。〞〝那你厉害些,我拿起五百斤的。〞〝在等一会就有结果了。〞小师弟看着那石锁的方向。

  第二关的考验时间快很多,前后也就两个时辰就全部过关完事,只是大家的成绩还没露出,大家都在等候最后的结果。

  一会,一年轻的和大家相差不了几岁,但要略显成熟几分,而且面相也是比较方正,一看就是大大方方的一个武者,眼光明亮磊落,唇厚,身着打扮也是落落大方。

  没开口,先是点头一笑。再娓娓说来,很是有涵养,而且说话也不温不火,言词出口,词简意明。

  口才也是不凡,只是几句话就说出第二关的成败去留。

  两个中年人在一旁疏导没有通过的离去,九十来号人也就剩下二十几号,剩下的就是最后一关了。

  其实就是了解一下,本人真实姓名和住址,以及所属势力或者家族等等。

  冬寒和小师弟也在二十人当中,俩人也没有加入过什么家族和势力,只是说了名字,也不见有什么特殊的待遇,就等下一步洗髓酒怎么分了,不是说只有十来份吗?这加到一起二十多号人呢,看看他们怎么处理这件事。

  冬寒和小师弟正在合计着怎么拿到洗髓酒后离开呢!那个比冬寒大上三两岁的年轻人,来到近前,先是举手抱拳,再点头说道。

  〝二位兄弟,在下冒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方家第五代嫡孙方祥,也是这次洗髓酒的发放考核的考官,以二位的身手和展现出的能力,已经不是需要洗髓酒的阶段了,当然两位的两份我们自不会少。不过在下有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不知二位可想听听。〞小师弟看了看冬寒,开口道:〝那就说来听听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