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钩法上下翻飞,虽然钩法犀利古怪,但那凶僧生死间的经验太丰富,不止能招架且还能反攻。

  这套钩法,就连枯影前辈都是头痛地难以防范,不过也是因为他几十年不在大陆上走动,几十年的时间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看来大陆上的武道技击又突进了许多,更加的日近完美精炼。

  久攻不下,也难取得建树,冬寒还好,那些中毒的刚刚还有盘坐在地用功排毒的,现在都已经昏迷倒地,生死不知。

  小师弟看冬寒能和法颠勉强在伯仲之间,也不怕他的毒,不知在哪弄了些破衣干柴在那边点起火,火一烧那毒气就迅速的稀释不少,顺着烟也被卷走不少,几堆火一点很快就不在有毒气。

  小师弟跑过去看那些人的状况,都是脸色黑绿,双眼禁闭。

  〝师兄,你要快些啊!这帮人再晚点就都要上路了…。〞冬寒一阵无语,心想:〝没看到也是在坚持着呢!〞〝我的解毒药,不管用啊。吃下去没有反应,凶僧你真够损的。趁早咔嚓了他,要不我们白出手了,都死了一点好处也捞不着了。〞冬寒被小师弟地话呛一瘪!

  〝你能不能不要站着说话不嫌腰痛,我在这玩命你在玩火,还要抓紧,你来试试看,这家伙就象个石头人,也不见他累,不见喘的…。〞〝我不行,我怕毒。你不怕,还是你来。秃驴你赶快伏诛,我们兄弟给你个全尸,要不,要你尸骨无存,连灰都不剩。〞〝哇呀呀,气死贫僧,鼠辈休要饶舌,看佛爷生撕了你们。〞〝你出门没看时辰啊,说梦话呢?哎呀!你淌了不少血啊?很疼吧?是不是有些头昏啊?〞〝师兄慢慢打,磨死他,让他把血流干,让你变成枯僧,看你狂。〞〝嗯,好的。〞冬寒和小师弟这么一说,法颠也是心神一紧,可不是吗,再厉害也架不住流血不止啊,时间一长人就没了力气了,连跑都来不及。

  见他眼珠乱转。冬寒暗挑大拇指,小师弟这招,已经扰乱他的心境。随时都会有漏洞出现。

  〝鼠辈,差点上了你们的当。今天佛爷就先放过你们,来日定要将你们分尸碎骨。〞〝别呀,过两天我们就走了,你现在就来吧。秃驴你看家伙吧。〞也不知小师弟怎么弄的,把箭篓里的箭羽也没用弓,直接就照着法颠的身上甩了过来,隔着几丈远小师弟全力一甩,十几支箭羽带着破风声就奔着法颠和冬寒飞来了。

  法颠正和冬寒你来我往的打的不分高低,刚刚被小师弟先是吓唬,扰乱心神,这会又甩箭过来,心神有些烦躁。

  〝弥陀佛,两个杂碎,你们也他*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嘿嘿,我们没说我们是好东西,我们是人!〞小师弟很是认真地说道。

  冬寒一面憋着想笑,一面仔细观察法颠动作,那箭羽近身,什么横着的竖着的也有箭尖向前的。

  你不理它吧,就容易受伤,理他吧又要防着冬寒,法颠气得脸都变成了深黑色。没办法他只有一咬牙,身体就向上一纵。

  〝好机会!〞你上去了就要下来,冬寒身随着他紧追不放,两人跨出两丈远,冬寒眼盯着他就要落地,疑气化水诀运起,在他将要落地的官道上就疑炼五六尺大的薄冰,法颠光顾着防着冬寒,那里会注意脚下。

  刚一落下,还没反应过来不对劲呢,就是一滑,身子斜着就要摔倒在地。

  这种时机那能错过?〈疑水诀〉一闪一团脸盆大的雾气就罩在法颠的整个大头上,也就是他刚要闭眼的时间,雾气化成冰坨,整个大凶头就冻了起来。

  紧接着几支暗镖,〝噗噗噗噗…〞足有五六支就是一顿招呼,咽喉﹑肩颈﹑心窝﹑丹田都给钉了一个血窟窿。

  冰坨里他的表情还是冻住地表情,好似心有不甘,带着拳套的手抬着指向冬寒,不断的抽搐着,〝嘭〞的一声不情愿的跌落在路面的薄冰上。

  冬寒落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你有冰!不早用?看你累的。冰咋弄出来的?〞〝我用你个脸啊,用。他要不是分神能管用吗?〞〝嘿嘿,你辛苦了。〞小师弟嘻嘻的来到冬寒身边,架着冬寒就往那几个中毒的身边走。

  〝再挺一挺啊,那几个就要不行了,再辛苦一下。〞〝你怎么知道我能解毒?〞〝我不知道,看你不怕他的毒,自然应该能解他们毒了。〞〝那个最严重,还有几个活的。〞〝还有五个,一女五男,你先来那个?〞〝当然是严重的了,修为高的应该能多挺一会。〞一盏茶,几个人的毒都以吸出来,冬寒也缓过了不少力气,小师弟老早把法颠的随身皮囊和那副拳套拿过来,把他的尸体甩到树林里。要不一会他们看到那还得了。这家伙的名头太大了。

  趁着那帮人还没醒,冬寒问小师弟,〝皮囊里可有你能用的到的?〞〝我没看,你先把那个拳套的毒弄干净再说,我先看看这个和不和手。〞冬寒除去了毒素,用火烧了一下,也不知是什么金属炼制的不重,却是坚硬异常。降了温度扔给小师弟。

  〝嗯,不错,还行估计值不少银子啊!〞〝你没事吧,那毒看样子挺威猛的,粘到就昏了。不知这家伙那弄的。〞〝我没事!〞冬寒这时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回想了一下,突然胃里有些不舒服。

  来到路边,开始反胃,〝哦啊〞了好一阵也没什么结果。

  小师弟走过来,〝怎么了,中毒了。〞〝不是!第一次下狠手有点不习惯。〞〝喔,干多了就习惯了!〞〝嗯,你经常干?〞〝没干过几回,不过我俩在一起已经干了两次了,嘿嘿…。〞小师弟眼睛有些发亮。

  〝是我连累你了,下次我也不管这事了。还是消停点好。〞〝我喜欢,你连累我,以后没事多干几次,我们就发了,还能救人,又刺激。〞〝你出手,我善后,我辛苦一些,多干点。你要是没力气了,我背你回去。〞〝那就辛苦你了,我现在就没力气了,咋办?〞〝你再歇会,我还没收拾完呢!〞…………

  看着小师弟围着几个没气的人转,冬寒有些想笑,他要是开了话匣,说起话来还是溜溜得,一套一套的。

  就象多年前的好友,也不拐弯。其实大家是很少见面的,只是在武体团的那份情在心,大家亲如兄弟。

  心中一暖,说不出兄弟间那种感觉,就象他说,他要那个拳套一样,他不会想师兄会不会同意给他,他心里想要就开口了。就这么简单,不能用言语表达的情感,简单真挚。

  …………

  那几个中毒的估摸着也就一盏茶的时间,也都醒过来,分成两派,互相搀扶着。

  看样子都很虚弱,刚才是拼了命,稍不小心就可能玩完,恨不得吃奶的力气和绝招都用出来了,再加上中毒,站起来有些迷糊,四处扫看着。

  老刘浑身血迹死抱着那个皮囊,五长老简殊反应比较快。

  最G新章x\节t¤上KM酷匠7网@

  〝那凶僧法颠呢?是你们救了我等?〞那三个蒙面的也看着兄弟俩,〝他受伤流血过多,逃跑了。毒是我师兄解得,我们也是路过看到烟花弹才过来的,不想看到两个拿弓箭还攻击我们,没办法就送了他们一程。〞〝嘿嘿,抱歉抱歉!〞小师弟温和的说道。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