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中饭,〝河塔城〞遥遥在望。

  在一个山脚下,冬寒叫傻鸟落下。

  〝行了,就到这里吧,再近了有人看到不太好,休息一下你就回去吧!抽时间我会回去看你们的。〞它也许不会都懂,但它一定喜欢听到冬寒这么说,头在冬寒头侧蹭了蹭,冬寒拍了拍它的头。

  〝回去吧,不要乱跑喔!行了,你先起飞吧!〞起飞后傻鸟围着冬寒转了一圈,向着来时的路飞回去,冬寒心想它自己飞回去,晚饭时不到就会回到卧龙沟了,前辈们也就会知道冬寒已到〝河塔城〞。

  看它慢慢变小的身影,冬寒想有它真是方便多了,这么远的路程,按时间算也就一天不到,看来要弄个好的坐骑真是事半功倍啊!

  转身就顺着城池的方向就冲了下去,估计进‘河塔城’吃中饭还是来得急的,现在的冬寒一个跳跃就四五丈,比那时婆婆的要稍差一些,这还是没有全力的情况下,看来现在的境界还真是已到了这世间尽头了。

  银雪闪闪,古树苍苍。

  雪寒季的森林,视野宽阔,也不用放出心念,一眼就能看出三五里远。

  刺骨的寒风,因为冬寒的速度快,呼呼的刺着脸庞,不外放内气还真是难已消受。

  半个时辰,城池的烟气已能看的清晰很多,这时冬寒也上了一条小路,是进城的方向,不是很宽,也就一辆马车的宽窄,路上的积雪踩压的很平,看来这条路还是走的人不少。

  上路冬寒的速度就慢下来了,前行几里一个两山荚路口,突然看到有两个身穿反毛长袄,头戴着露眼的套帽,手上戴软皮手套,一个手握长枪,一个手拎着三尺长的劈风斩马刀的人站在那里。

  这种刀说白了就是胡子(土匪)抢家劫道用的,比较厚重,有点像给牲口扎草用的那种扎草刀,比较普遍。

  离老远就看到刺眼的刀光,冬寒心想刚出来就被人劫道,不太吉利啊!

  也真是巧啊,怎么就赶上这事了,这时那两人也看到了冬寒。

  酷匠{网QN正@x版pJ首u发

  心想这谁家的孩子,一人在冰天雪地里野外孤行,不过还没等冬寒走近十丈,拿刀的就抬手扬枪摆刀,然后大声说道,〝小朋友慢行,前面咱家办些事情,小朋友另寻它路回城吧。〞冬寒虽然个子与他们相差无几,但面相还是十几岁的孩子,是掺不了假的,也没有必要化妆掩饰。

  一听这话,也就明白了。不是冲我来的。

  不过,这时侯要是回头,或是另寻它路好象于心不安!

  怎么说也是碰上了,要是这样避开,心里不是有了壁障。

  心里想着,手拿一块干布捂着口鼻,嗡声的说道,〝我过我的路,你办你的事,叫我另寻它路是什么道理,这路是你家的不成?〞〝嗯?〞那俩一听,那个拿刀嘿嘿一笑,〝还是个犟种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向着地狱行。想过,就看你本事了小子。〞我××你的,胡子打劫都改白天了,还说的天经地义,看来是朗朗乾坤,黑暗随处都在,这里可离着河塔城不远的也太过分了,想到这也就放下杂念,还客气什么啊,走着。

  冬寒扎好干布只露双眼,集气双脚突然暴起运功到极限,几个闪身就到了两人身前不远处,双手出动就是几只明镖分几个要害眨眼就到了。

  两人也没想到,冬寒说动手就动手,还是这么快,拿刀的还好向旁边一撮,让过要害,躲了过去。

  拿枪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噗、噗〞两声两个肩膀的经穴就给钉了两个血洞,身子也倒飞了出去,已经没有了战力,长枪也脱手甩出去老远。

  那拿刀一见,也不向冬寒冲来,抬左手伸进套帽就要示警,这一行都有自己的一套路数,冬寒又是几只镖飞出去,‘噗噗噗’三镖连中,两个肩膀还有左手腕,憋得那口气还没发出来,手就用不上力了,刀也落在雪地上,双眼惊惧异常的看着冬寒。

  冬寒抬手虚了一声,〝别出声,我不伤你们性命,要是你敢不听可以试试看。〞冬寒前行来到那个摔飞出去的人跟前,掀起他的套帽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然后放下套帽。

  〝我已记下你的面孔,以后别在干这事了,这次只是小伤将养几月就会好。下次遇到别人估计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说完伸手取出两只镖,伸手一震他的头,他就昏了过去。

  回身来到还在愣神的那人跟前,掀开他的套帽看了一眼,年龄差不多。〝前面还有几个人,所为何事在此劫道。〞那人咽了一下口水,左手还在抖。〝还有六个,是个小的托运档口的一车高档药材,还有些皮货,当家的是个女的,是我们一路盯梢过来的。不要杀…我,我再也不敢了,家里还有老小。〞冬寒赶紧抬手叫他打住,没时间和他啰嗦,取出自己的镖,看看他〝你们应该都有金创药,不用我说怎么做了,记在心里,不要让我再遇到你们。〞那人赶紧点头,冬寒抬手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拾起几只走空的镖,闪身潜行。

  很快拐过山脚,在两边都是山脊的小路上看到一伙人正拼杀在一起,应该说是四个打两个,雪地里还趴了三个身上有血迹渗出,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太妙。

  冬寒也懒得出声了,急速前行,待到距离够了顺手就几把飞镖射出去,都知道情况了还客气个什么劲,直接来吧、就。

  也许是就要胜利了,那几个戴套帽的都很投入,光顾着眼前的两个人了。

  一个有三十多岁的女子,手拿细剑左右闪挡,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子背靠着背,女的手臂上也是见了刀口,男的更严重些,脸上也见了热汗,腾腾的冒着白气,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就在这时冬寒的镖就到了,〝噗、噗〞两个反应慢的腿弯被射中,当时就单腿跪地,那女的反应到快,唰唰两剑就给来了个穿心凉。

  另外两个躲开镖,一看冬寒一出手就倒下两个,转身就要逃,冬寒只是一晃身就到了他们面前。一人一鞭就给抽回到那两人面前,一男一女也是双眼通红想都没想就下了狠手,冬寒没有拦着,估计那女的也是因为地上趴着不知是死是活的三个自己人心急的原因。

  等一切结束,两人呼哧呼哧的喘着白气,好半天才抬手抱拳。

  〝多谢出手相救,敢问恩人姓名,我夫妇当牛做马也报再生之恩。〞冬寒抬手指了他们(她)身上的伤。

  〝我只是路过而已,不用记在心上,看看地上的人是否还有救,把货处理好了离开这里吧。前面还有两个我去处理一下,你们抓紧点,说不定会有人来,速速离开这里免得麻烦,看你们是去河塔城吧,正好顺路。我在前面等你们。〞说完,飘身前行,一闪而逝。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