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红日渐烈,日中时有些烤人。

  空气夹着森林里的气息,阵阵芳草花香萦绕谷外。

  中午时大鸟,就飞下大巢,寻树高林稀的老树下避着阳光,冬寒也会缩短给它送水的间隔,要比平时缩短一天。

  彼此在一起的时间也就更加多了起来,当然也时常的飞一圈,烤烤鱼。

  这段季节的小兽口感不好,它就常抓些鱼回来吃。

  日子悠闲中带着安逸,冬寒这段主要修炼内功,还辅助休习了果叔的暗器和那怪异的〈自然功法〉入门。

  也终于知道,里面的一些诀窍,利用环境,让人产生一瞬间的失神,最主要的就在第一个环节,就是所谓反常规的视觉冲击。

  然后就一环接一环的跟着来,直到达道目的,不过这里面有冥想的环节。也就是常人说的气功。冬寒就没有在修炼了,因为冬寒的功法〈神光诀〉更要直接的多一些。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要时刻警觉,不要让敌人实施第一环节,或者先动手,记住要点,也就完活了。

  就连‘枯影’前辈都着了冬寒的道,就别说别人了,这一点冬寒还是有自信的,那可是杀手中的祖宗啊!所以了解透了,就没在继续。

  eN更☆新t=最(快9上6d酷j。匠:●网

  冬寒没事也和傻鸟,比划比划,傻鸟颠颠的追着冬寒,大喙就象利剑围着冬寒左右乱闪,时常的大翅膀扇过来,就把冬寒給掀的飞了起来,弄的满身都是草屑枯叶,这时傻鸟会欢蹦乱跳的好像在舞蹈似的。

  时间在来回的穿梭中,一月一闪而过,书生前辈的自然功法,冬寒再也不会很轻易就着了道了。

  书生前辈很是惊讶,就问冬寒是怎么做到的,冬寒有〔三字真言〕镇守本心,再加上〈神光诀〉相抵,自然很难再出现第一次那种情况了。

  也就告诉他,自己有份镇守本心的功法,当然想学的话,冬寒也是可以告诉他的,不过就是…那啥。

  他明白的呵呵…

  …………

  他一笑,所以很快就拿出自己几样比较欢喜东西,要冬寒自己挑一样。

  冬寒左看右看,还是拿了一件象马甲似护甲。据他说虽没有雪蚕丝那么变态,但至少能挡住象‘枯影’那样前辈的致命一击,也就是说关键时刻或许可以救冬寒一命,当然了,冬寒哪会总是遇见那么多的高手,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不过这个可以啊,平常的武者估计想要伤到冬寒就更没那么容易了。

  成交,把三个字告诉他,书生前辈一愣,〝小子就这么简单,就完事了?〞〝当然了,这就足够了,你看我的状态就知道它的效果了。一般我不外传的,也只限于你自己,你要发誓不能外传,和不说出去的。〞〝我还发誓,我先把你给打发了。〞说着有一种上当的表情,就要上来,冬寒还第一次看它激动样子。

  冬寒转身就跑,真是的不相信人呢?

  反正那个道‘士前’辈也没说,绝对不能外传,何况谷里的人都是避世的。还可以换些好东西,哈哈,能小赚一把。

  冬寒内功心法的穴窍,也突破了前四个,没有象以前那么的疼痛,就象水道渠成,功到自然就那么突破了,看来灵气对武者真是太重要了。

  冬寒跑得最多的就是鬼医婆婆那里了,要是突破了,要熬制丹药,到目前为止冬寒还没有炼制过丹药,熬药识药是没问题,也不能拿着药罐子到处跑吧!

  最起码要制成药丸,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前期的熬制有些相同,提炼药才的精华,然后就是火候,和成丹丸主要步骤了。

  ‘鬼医’婆婆也和冬寒说过,这个大陆丹药的水平也就是,炼药成丸,至于什么真正的有品级的丹药还没有那个记载,也没有人会。

  最主要的是要掌握,不同药材的特性,然后加一些可食用,但不影响药效的定型的材料。外面大的药铺可以买到。再在外面裹一层蜜糖类的外层,以免药效流失,也就是方便携带,但也有时间和温度的限制的。

  婆婆拿出一个托在手里冰冰的像似冰块做工精细的口袋,没有冬寒的贴身皮囊那么大交给冬寒。

  〝老身一生迷恋药道,身边只有药典和一些和药相关东西,这是雪原冰晶丝炼制的药袋,也只有三个而已,给了‘刺虎’一个,现在送给你一个,希望以后你要和刺虎要互相照应,还有大家在大陆上的后人。这也算是婆婆的最后的心愿了。〞说的有些心酸,冬寒就问〝婆婆是为什么来这里的,外面有仇人吗?〞〝说来也不算有仇人,有几家大的家族争着要我加入。那家也不能得罪,都是威震一方的大族。所以就寻来了这里,也正好本身的功力也临近顶峰,面临突破。成败先不论最主要的是,我可以静心的投入喜爱的药道中,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不在外面他们也就不再找什么麻烦了。但还是放心不下外面的后人啊!〞〝婆婆放心,冬寒定当尽全力呵护你的后辈。〞冬寒很郑重的答应下来,同时也把〈三字真言〉说给她听,告诉她主要功效,和功成的效果,婆婆倒是有些不自然,好似占了冬寒的便宜。

  接下来冬寒就象个陀螺,在各位前辈那东收西拿的,当然大家也都会了〈三字真言〉了。

  同时也是没事找他们比划比划,打不过就下次再来,反正直到打到平手就停止。

  冬寒的要求就是这样,不输就代表自己赢了,自己只是刚刚初出茅庐而已。前辈们也是人尽所能,知无不授,算是仁至义尽,倾囊相予。

  在無尽的吸收着技法的同时,一次次的突破如约而至。

  在十月初,最后的穴窍在初雪中,欣然突破。

  傻鸟在大巢里注视冬寒,突破后冬寒一扬手,一团有六尺大水雾,冲向飘飞的雪花,下一刻就如圆桌大小一片冰坨,向树下落下,大鸟一缩脖子,好似感到冰冷。

  冬寒放出心神,下一刻心念如清风漫延道三里外,飞雪飘飘落下,所有的情景真实触手可及。

  运起〈神光诀〉,一道有两尺长,如实质的两道闪光出现在眼前,疑视远山,五里内一目了然,清晰无比。

  这一刻,冬寒真的是有了身轻如羽,眼似闪电,伸手可触远山,疑目可透苍穹的豪情。

  内气充实浑身,有如雷电簌簌在身体四处奔流着,冲击疑练着全身的血肉筋骨。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冬寒雪说:

  书友粉丝群:541889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