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寒,看着那巨大禽巢,后脊梁冷风嗖嗖的,要是自己找上来,就算能逃掉,也得吓的掉一层皮,这家伙太大了,那嘴跟镰刀似的。

  老人家告诉冬寒,那是守山的大鹏,是卧龙沟的前辈在外面弄回来的蛋,孵化出来,这种飞禽破壳睁眼看到的第一眼的人它就当成亲人,因此在卧龙沟一直到现在没有离开过有二十多年了。

  〝喔!〞冬寒对于这种禽类了解不多,但还是知道的,在典籍上看过,以前在草原上有这种猛禽,小的一片翼展也有四五尺,是草原森林天空的霸主,但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而且还是和人类共处的。

  老人家带着冬寒绕过古树,来到一处山缝前,那道山缝不宽也就二尺左右,心想这都是怎么发现的,跟着老人家进去。

  一开始还有些光亮光,后来就没有了,眼睛就啥也看不出了,冬寒运气〈神光诀〉,外放心神,其宽度没变,高度慢慢的低了下来,到最后也就六尺高。

  崖壁上隔着几丈远就有发特殊光亮的石头,光亮不高肉眼几乎难查,所以冬寒感觉很黑。

  运起〈神光诀〉就看出来了,不知道那老人家是练的什么功法,她回头看看冬寒;〝看不到就点起松明子,(松明子是山里用雪松的树脂做的,类似火把。)〞不过就是前面是空心的里面有树脂,点上火就象火油,凉了它就会凝固,便于携带,很方便,那种树脂也很常见,不过它的烟比较大。(老百姓叫松树油子。)

  冬寒回道;〝不用,勉强能看到,不会撞到石壁上。〞黑路一直走了有十几丈,前面就有了光亮,又走了十来丈的距离,才彻底见光,就在要出石壁通道时,两旁石壁上,和上面出现了刻在上面的古字。

  那好似用绝世的利器所刻,因为其字都是一笔完成的,也没有凿过的痕迹,一手刚正的破石崖书,如道道剑气肃杀,又似晃晃銀扑面,就好象这字就是刚刚才完成的一样。

  但见左首的字是︰在深山古洞修真养性。

  转头右首的字是︰出古洞深山各显神通。

  抬头看向象门框似的崖壁上写的是‘灵泉古洞。’老人家也没解释,直接进去,冬寒也跟进去。

  入眼就象一个粗的水桶一样的圆,四周是高不可攀的山岩,上面小下面大,有半里地大小,四周分散着建筑了十几间木制的房屋,靠近入口这也有一间,在中心的位子有一个脸盆大小的泉水在翻着水花,顺着水沟流向一边,有一两丈大小的石头池子里,然后在溢出来,向山脚下流去。

  一进这里空气中就有淡淡的药香,而且这里的空气吸着让人全身舒坦。

  如沐浴在暖暖的温泉里,好象下一刻就要飘浮起来的感觉,冬寒全身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就象好久没有见肉的孤狼,又象似饥不择食的孩子,很深很深的吸着飘溢在四周让冬寒很舒服的药香气。

  最kj新◇y章节U上)酷-匠@J网g

  老人家回头看看冬寒微微一笑〝小娃娃,莫急你会有一段时间在这里的。〞冬寒回过神,有些红脸,给老人家上了礼,稍有尴尬。

  继续观察谷里的情形,在泉水周边栽种着许多药材,有许多冬寒也叫不出名来的,不过几种在外面是上等好药冬寒还是看的出来了,有近两尺来高人参的绿叶托着一根直茎上开着几粒小花朵,也不知长了多久。还有几种别的名贵的参种也是绿叶招展,其它黄芪﹑独根草﹑扬乾花﹑数不胜数……

  在外围就是小麦,玉米的粮田,临近各个木房的四周则是栽种着各种小菜。

  按着外面的季节,这些东西还没下土呢﹖这里已经长的很高了,冬寒看看老人家。

  老人家也没有言语,带着冬寒来到入口的另一面的第一间木房前,又指着旁边有十几丈远的木屋说〝你先去那间,打扫一下,就歇在那里好了,一会叫你和大家见个面。〞冬寒转身走向那间木房,门没有上锁,轻轻的推开门,房间不大,有一丈五尺长,宽也就一丈,也没有隔间,摆设也是一床一桌四个木凳,床脚有个角柜,木墙上有用树枝做的衣挂不过高度不高,冬寒心想是个小孩子住的,床上的被褥卷起,下面有压得整齐干草,冬寒放下随身的东西,还好里边没有什么灰尘。

  来到床前放下卷起的被子,好长时间没有人睡了,拿起被褥出门,搭在屋前晾衣杆上,回屋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拿一套浅色粗布衣裤换上,没有穿长袍,自从进了这里,冬寒感觉要比外面暖许多,而且干湿适度,外面相对要干燥一些。

  找块碎布擦一擦桌子椅子,又擦了一下床角柜,冬寒打开角柜里边还有东西,是书籍还有几个药瓶,冬寒不知是谁的也没动。

  正在想是谁的房间是,外面一声悦耳的铜铃声想起。

  冬寒出门,老人家也换了一身长袍,在向冬寒招手,同时冬寒也看到每个木屋前都出来一个人,年龄大小不一,还有一个比冬寒稍长一些的女孩子,人瘦高,瓜子脸五官精致,穿粉色长裙腰带上有镖囊,闪着白色冷光,也不知是什么东西炼制的,老远就能看到,个子也比冬寒还要高出一点。余下的就是年岁在五旬以上的老人家,虽没有刚刚的婆婆年长但也差不了十岁八岁的样子,里边还有一位婆婆,年岁在不到六旬。

  冬寒大概看了一下,就随着老人家来到那间房前,随老人家走向另一边的那个看着有些大的木屋,木屋里有菜香飘出。

  随老人家进屋,一个六十多岁身体高壮老的先生围着围裙在灶台前,一把铁铲翻飞着,看见老人家进屋一愣,随后很亲切的问道;“老姐,你不是出山去接那个‘小神算’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这个娃娃是誰家的,好象底子不错啊!〞冬寒象老先生抱拳施礼,只听老人家说〝那老小子没接到,倒是接到他的接替人了,小娃娃不错,不到半年就学会了那老小子的〈纵腾术〉了,现在能跟在我后面而不落后,足见那老小子的眼光,而这孩子心地耿直尊老,似乎也有些奇遇。是个不错的人选。〞冬寒到现在才知道那个怪老头的名字〝小神算〞也听出来是在找接替人,只是不知是接替什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