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小娃娃不简单,为什么来这里是,是路过?〞

  冬寒,看着她说道;〝是一位老人家叫我来这里的,前辈又怎么在这里?您老又有何见教?〞冬寒因为她刚刚无形的施压有些不快。

  老人并没有理会冬寒的问题直接问道;〝是什么人,叫你来的,有什么事情?〞

  老人家那双凤眼紧紧盯着冬寒,冬寒皱眉心想你光问不答是什么道理。

  冬寒看着她没有说话,全身绷紧,随时准备退走。

  她看着冬寒一副防备的架势,也没有再继续逼问开口说道;〝你可是来寻找卧龙沟的,说出那人的样子,他可有给过你什么东西?〞

  冬寒听了这句话,才算放下心来。

  听她这话的意思是知道卧龙沟啊,也知道那怪老头的存在。

  〝是的,前辈知道,卧龙沟在那?〞

  〝快说,那人长的什么样,可有东西托你拿来?〞

  冬寒摸了一下鬓角,心想她怎么老是问这句话。

  H更新最%快?q上酷◇匠o!网Om

  想想还是拿出怀里的那根特殊的签。

  只见,那老人家脸色一变,抬手向前一抓,冬寒手中那根签就脱手而出,下一刻那根签就在她手中出现。她面色急切的又问道;〝他出了什么事,你是怎么拿到这个的?〞冬寒有些摸不着边际,仔细一想才明白过来。

  原来是想反了,估计她是想那老者出了什么事吧!冬寒赶紧说了经过。

  老人家这才缓和下来〝老小子,知道偷懒了,想要逍遥快活享清福了!〞

  冬寒又被她说的一愣,心想都是那跟那啊,都是怪人,言语跳越的距离太大,让人听不明白。

  老人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说道;〝不用拾柴了,我知道卧龙沟在那,也是去那的。〞

  冬寒刚刚还想要在野外过夜呢!这会就不用了。

  随后她转身,又是轻轻的发力,窜起三丈远,顺着河道而上,冬寒赶紧运气跟上,紧紧跟在老人家身后,她看冬寒跟上来,就问;〝他拿手绝技也传给你了?〞

  冬寒摇摇头,〝他没传我什么,就给了两本书,一根签。等我再去寻他就再也没有看见他了。〞

  〝那两本书,就是他的绝技!小子,身怀至宝还不知道,好在没有丢失,不然那就有戏看咯。他胆子不小,才见两次面就把比他命重要的东西给了你。〞

  〝老人家说不能落失那根签,如果丢失了,就要学会那两本书其中的一本,才可以来这里,所以我很小心。〞冬寒回答道。

  〝他没有告诉你来这里做什么吗?〞

  〝没有,老人家只说也许这里可能有我需要的东西,或许对我有帮助。〞冬寒又道。

  〝喔,明白了。〞

  …………

  反复问了许多问题,冬寒到现在也不知那老先生的目的是什么,眼前的老人家也不说原因,最后才说;〝先找地方休息吧,明天到了地方就全知道了,放心他不是坏人。〞

  冬寒想想也是,平生就见过那两次。没有必要做没有意义的事,何况还传了两本书,也就是面前老人家所说的秘籍。

  再说,老先生和现在的老人家,行事是有些不循常理,说白了有些怪,但都是慈颜善目的,摇摇头,多想也不明白那就不想了。

  前行有十里地,来到一个靠林边的山脚下,她停身向上两丈处一指,就见那有一道石缝,有几丈高。

  〝今晚我们就在这过夜,明天再赶路,夜里难行,还有一上午的路程。拾些干柴,我先上去,山洞有些干草我去收拾一下。〞冬寒点头,去林间寻了些干柴,回来先放下一部分,拿出随身带的的麻绳扎好,一手拿着另一头,向上一纵,一丈高处有人工的扶手和落脚点,再提气一跃,手扶崖壁上了那道石缝。

  里边已传出闪闪的光亮,冬寒反手拉上干柴,顺着崖壁前行,微微有些弯度,开始是三尺宽,往里走就要窄些,前走两丈远,就有一处天然形成的石窟,也不知怎么形成的。

  高有三丈,宽有两丈圆的空间,靠里边处有几处干草铺着,在进来的崖壁上有人工凿的油灯座,灯光就那发出来的,下边有一个酒坛子用雨布封着,大概是火油。

  看样子这是一处临时过夜的石穴,而且老人家应该是早就知道这里的,放下干柴又回去把剩下的干柴取上来,老人家已坐在一旁干草上,在闭目调息,冬寒在以前火堆余灰处升起火,一下子石窟就暖和起来,这里只有一个进口也是唯一的出口。

  加了几块大一些柴,冬寒把在镇上买的熟卤肉和干粮来出来用火烤了一下,拿去给老家,老人家没有拿肉,只拿了粗粮做的干粮,拿出自己的兽皮水壶就着干粮慢慢的吃着,冬寒也没有在谦让,一口肉一口烤软的干粮开始就是一顿狂吃,冬寒的胃口一直是没得说的。

  完事后把火堆旁的干柴往后堆了堆,把下午一身汗衣服在火堆旁烘干,拿下来铺在一片草上,就要躺下,老人家看过来问道。

  〝你不打坐修炼心法吗﹖〞冬寒回道;〝我的心法只是医典上简单的通脉口诀不用打坐,也不会整夜的修炼。〞冬寒说谎话脸都不红的就躺下了。

  老人家一笑,也没说什么。

  说实话,真还有点睡不着,静躺了好一会,可能是下午赶路累了,最后还是在暖和的山洞里睡去。

  …………

  一觉醒来,火堆还在烧着,可能是老人家加的柴,天刚刚微放亮,冬寒坐起来,活动一下身体手臂,老人家还在打坐,冬寒起身来到崖缝口,借着点点的红光向外望去。

  古树参天,浓密一片,地上松针厚厚的一层,树上偶尔有松鼠窜过,有一大半的松针也绿了,远处山间有雾气升起,朦胧中山林雾气相连,早起的飞鸟叽喳的叫着,宛如仙境,偶尔的兽吼远远的传来,惊起山鸟噗噗的乱飞。

  冬寒所在的山崖,就象一面屏风横在这是的,有二三十丈高,一直顺着林边向里边延伸,也因为是在崖洞里,因此没看不到尽头。

  飞身落下,向来路回走转过山角,来到那条河边,先活动一下身体,拿出随身的布巾沾水擦把脸,山水冰手刺骨,一下子就清醒了许多,望眼都是群山高树,都不知自己在何处,从昨天到现在都在赶路。不知道走了多远出来,这会想想一个人到这里来,还是要有点胆量的。

  晃晃脑袋,紧紧了扎头布条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干草,拿出兽皮水壶灌了一壶水,往回走。

  老人家已经在崖洞起身,好似在等冬寒,冬寒拿出水壶,拔出水塞对老人家说〝前辈,就着这冷水擦把脸吧。〞老人家一笑,〝小家伙有心了,我擦过了。〞

  冬寒笑笑收起来水壶,拿出干粮就着还没灭的火烤上,好坏饭要吃,还要赶一个上午的山路呢!

  冬寒突然想起,昨晚给老人家干粮时,老人家没有犹豫就拿在手,就吃了。

  冬寒就问;〝老前辈,昨夜我给你的干粮,你想都没想就吃了,对小子那么放心吗﹖不怕有诈﹖〞

  老人家笑笑〝那根签不会假,因为那根签是我炼制出来的,就三根。还有你没修习那本〈奇门遁甲要解〉吗﹖不知道里面有识人观面知心的相学吗﹖〞

  冬寒遥遥头〝还没有时间细学,那本要复杂些,一时间还不能弄明白,就看了几眼,没有深看,也没有修习!〞

  〝喔!〞〝你现在学是有些早了点,好了、吃吧烤焦了。〞

  一愣神赶紧取回烤的干粮,吃罢简单的早饭。把火用石头压上,冬寒和老人家继续赶路。

  一直顺着崖壁前行,然后在蹿林过山,终于在午饭前到了所谓的卧龙沟,说是沟其实就是一个两山之间的一个山缝,前面是浓密的古树。

  要到近前才能发现那山缝,不远处有一棵几人合抱的山櫆树,黑色树皮很厚,树根下长满青色的苔藓,树上有一个很大的禽巢,一双如鸡蛋大的眼睛正凶历的盯着冬寒。

  冬寒立刻全神戒备,老人家赶紧说别怕,它不会攻击你,看那如公鸡身子般大小头、弯钩的巨嘴寒光闪闪,冬寒也是有些毛楞瑟瑟的。

  老人家一开口它就眨眨了眼睛,把头缩回了那个巨巢里。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冬寒雪说:

  书友群号:541889734.有兴趣朋友可以进来玩喔,肯定不会让你寂寞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