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幽静,黑暗朦胧。

  几颗闪星,寂寞孤单,蟒山老树,狰狞如兽,四野黑暗如漆。

  大家都没有睡,躺在被子里要到子时才会行动,那时二东家的一切活动也都该结束了。

  呼呼的鼾声,冬寒不用外放心神就能听到。屋子里的工友也都呼吸均匀,没人能想到同乡们有这个胆量夜潜。

  子时一到,连轻轻的起床声都听不到,那帮工友又累又吓的早就梦游天外了。

  很轻的把铺盖卷好,头一天晚上都没有脱衣服都是和衣就寝,该装也装好了,就剩拿被子了。

  轻轻扎好,大家一起出门,再轻轻的把门关上。真好象似在偷东西,紧张又刺激,走了几丈后回头看向那木屋,就象一张虎口,在那狰狞的望着大家。

  几丈外,就是下坡了,也就是一脚宽的泥路开始处。

  灰蒙蒙的夜空,小路显得特显眼,大家走起来都很小心,不能发出声来,都背着自己的铺盖,老三的随身物品由冬寒拿着,老三背着两人的铺盖走在冬寒前面,冬寒在最后。

  前行不到半里,就到了那领头的工区木房,木房前有个油灯亮着,好似长明灯,一夜亮到天明。小路在离那工区七八丈处经过,大家就更加的小心了。

  要是有人发现,肯定以为是偷金子的强盗,冬寒还平生第一次有那感觉,心里也在狂跳,太刺激了,这淘金的路真是来时欢喜,去时黑,空在这里走一回啊。

  夜路继续,行到一半,有老乡的东西背不动了,就挑出不太重要的甩在路边,冬寒在后面看到路边的衣服和破棉被,这似乎在宣告老子们的决心,为了离开什么都能放弃。

  心里想想也是的,来时累了可以休息,现在恨不得长十条腿,把零碎交给老三,接过那个两人的铺盖,这还是他老娘特意给拿的大号棉被,新的被子新的棉絮,分量不太重,架不住路远啊!现在小路已经走了一半估计七八里是有的,前面不断的有被子乱飞,大家也喝出去了,先出去再说,什么也不重要了。

  只有老三和冬寒没有,因为两个人拿一套铺盖,就是换着拿也不能扔啊﹖万一在野外过夜呢﹖一路经过三个工区,最后那工区还有狗在叫,不过大家只是走过,叫了一两声后,那狗就不在管这闲事了,一切很顺利,有惊无险的就到了有高树的那条不平土路上。

  这趟黑夜出来要比白天还要快,先走的同乡在前面路边等着大家汇合,他们都只有最简单的东西了,会合后查点人数,还好没有掉到水坑里的,不过也有几个摔了几跤,身上都是泥土。

  〝到齐了吧,我们继续,都机灵点听着后面的声响。〞汇合后大家要一起走了,因为这时,森林里的路上伸手不见五指,虽然说土路有轻微的反光,但林子有什么野兽窜出来,什么也看不到,那不就是当靶子吗﹖大家一起总要好一点,冬寒自不能说什么,也不会表现出来。

  只要老三在身边还有那个学友的弟弟,最主要是老三一直和冬寒相互不离左右就行,人到齐了就准备开始前进了。

  林子里的黑,和金沟的黑不同,那边再黑还有个模糊的概括,林子里不行,树很高还有没落下来叶子,树枝很密,偶尔有点点星光撒落,能见度也就丈八远。

  人对黑暗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就像刚出生的小童在夜里会哭一样,林子里还时不时传来野兽嚎叫,大家也不出声,静悄悄摸黑往前走。

  l酷匠*q网+正版首/发

  来时两个多时辰的路程,整整走了四个时辰,就在要到那条主路的时候,身后传来马蹄声,一群马的蹄声,大伙赶紧下到路边隐匿起来,待到马群过去半里远,大家才出来,也看到了那些都是拿着刀枪的壮汉。

  大家就在蹄声后跟着一会就听不到蹄声了。

  黎明的黑暗慢慢退去,一缕红光慢慢上升,没有看见阳光的欣喜,倒是要加倍小心了,视线开阔了,老远也就能看到了。

  在离大路口一里的地方,冬寒叫住老三告诉他,〝我们不往‘河塔城’那边走,你去问问他们怎么走。〞老三问了一遍,除了那个学友的弟弟,和冬寒他们一起外,那六个都要去‘河塔城’大家道别,互道保重。

  如果被抓到,一顿暴揍是少不了的,再深了就不好说了。冬寒要他们先走,三个人稍稍休息一下。

  大概一炷香后,三个人来到主路,冬寒外放心神方圆一里没有人,三个人往‘韩家集’方向走了半里远,上了一个坡在坡下能看到这边路口的地方停下,靠走是不行的,要在这里等路过的车搭着车才行。

  冬寒回想,马群追来的时间,应该是有人告密了,肯定是以前的那帮工友,如果二东家早晨醒来他们不说,或是说没发现那还得了。

  老三问为什么往这边走,冬寒说二东家他们肯定会往那边追的,因为那边是去别处和回家的要道,无论去哪都要去那雇车,所以在那守株待兔就行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我们去‘韩家集’哪怕过了一两天,再去也就相对安全的多,他的矿坑不能停下,就算叫人帮忙也要花削的,时间长了他们不会那么舍得的。

  在将近一个时辰的等待中终于有车马路过,来往两边都有。可是都是满员了,最后决定不管去哪的车有位子肯带着就上去。

  结果冬寒三人也是往‘河塔城’方向,也许是那帮老乡吸引了那帮人注意力,几个时辰的路没看到他们的人影,到了‘河塔城’后三人付了车钱,先找个馆子吃饭,一夜惊魂还没吃呢!先吃饭再说下步。

  饭后,巧的是在街上碰见了那几个老乡。问他们咋样,他们说在上了车就要到达‘河塔城’的时候,二东家带人追上来,大家什么也没拿就跳车往山里跑,他们骑马也不好追,大家是顺着山梁走回这里的,问他们打算,他们说去城外雇车回去,老三就叫那个学友的弟弟也跟着过去。

  好像是叫小五的和他们一起回去,老三和冬寒还要去看个朋友,问他有钱没有,他点头,一路没让他花钱,孩子看上去老实安静,没想到淘金梦就这样折了翅膀,也许这辈子他再也不会再去淘金了。

  〝唉!〞那个憨货打碎了小五的淘金梦,也提前结束了冬寒的这次游历。

  和老三把他送走,找了个小客栈住下,第二天冬寒去找那个怪老头,可是那个园子和那个集市都没有再看到那位老者。

  算了,这么大的城池去哪找。

  和老三去看了一个老乡,是他父亲好友在这做调料的买卖,买了糕点酒水,在那吃顿便饭。就回了客栈,已近年关,要回家了,冬寒的事早晚也要去处理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