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 夜黑

  本来大家来的时候,身上都是带着铜钱的,只是都藏的严严实实的,没有外露而已。

  人常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在外边难免会有突遇危难的时候,总要有过河的钱不是。

  在煎熬中又过了半个月,冬寒的紫线终于汇合在一起。

  月空下,冬寒找了偏僻的地方试一下威力,疑型向前边的老树掷去,紫光一闪〝噗〞的一声透皮而入气力强劲,估计要透进半尺深,如果是人,估计来个透心凉是没问题的。

  嗯!自我满足一下,冬寒心想这是近一个月来功诀心法最好的收获了。也算是没白来金沟一朝。

  自从,上次大家提过钱的事,二东家每次的威胁就更加猛烈了,有次大家都已入睡,二东家喝的东倒西歪的进门把那凉冰冰的宝刀顺进以前一个工友的被子里,那家伙吓的〝嗷〞的一声就缩道被角里,在夜里就像被狼咬了似的。

  大家都扑愣一下坐起来,还以为野兽进来了呢?支起油灯一看,但见二东家双眼通红,本身脸就黑,现在都变的黑红如猪肝似的,那本来因酒色过度发黑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着,口水翻飞也不知喝了多少猫尿,手拿着宝刀在半空中一阵翻飞,呜呜的狂抡,大家也都缩回到床里面,看大家有些怕怕的样子。

  他就扫了大家一圈,特别看着冬寒和老乡同伴们说道;〝要钱,你们他*的做梦呢﹖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都他娘的老老实实的,不然剁了你们。〞大家没人言语,他就是一个短路的憨货。冬寒倒没什么,可别人不行啊,都是些做苦力弄点小钱,犯不上被人欺压,还担惊受怕的,有几个脸色都变了。

  这还有个小的了,那架的住这阵势,手都抖动起来了。冬寒心想要是你敢碰一下这帮人,你不喝酒可能费点时间,现在这样子两脚就给你卷到床下去,可是有一点他无论怎么喳呼就是不碰冬寒这帮人,也不知是真醉了,还是酒壮熊人胆,借酒发挥。最后还是那女的假情假意的把他拉走。

  这事有了第一次,就会一次一次的来,万一那一天失手见血,没等出去血就流干了,再说白天挖了一天的土石,睡的和死猪似的,还要防备那头暴熊没事来个夜半惊魂,大家的日子难熬至极。

  冬寒突然想起那个怪老头的话,真是按着他的话在发展啊,他都神了。

  又过了几天,又提了一次工钱的事,答案是相同的回复,就是不见真章,大家就开始合计了,不行啊,这样下去,就跟前面那些人一样了,于是大家就定下计策,走人不干啦,可要是明着提出来走,那是不可能的,人家地头,随便叫几个无赖把你给弄残了﹑打伤了,往林子里一扔,连个尸骨都找不到,荒山野岭的,还是要从长计议。

  所以,就决定在夜黑星高夜,正是离开时,星夜是冬寒的天下,反正那条小路也走熟了。

  日子很慢,让人难以承受的慢,就如慢火煮水般煎熬着大家,去问过领头的那个老乡,他说让大家自己决定,到了这时他也是一身的不是,本来拿点钱是小事,可传出去这不是坑家里的人吗!

  其实呢﹖没有那个傻瓜的一出出的无休止欺压和吼吓的闹剧,还有那鸭汤油烧的菜,工钱到位的话。早点、晚点、累点,那都不算个事,世间哪有不付出就能白手拿钱的道理。

  大家也知道那个领头的不了解那二东家的德行,毕竟不是一个东家,再说那个傻瓜也是个别的,都是夜里闹鬼白天像个好人似的。

  毕竟这边五六家矿主呢!人家不是干的很好吗。也没有怪他的意思,只是打过招呼,要他知道大家的想法,也好有个托词。

  计划有了,就要找好时机了。一定要在大东家不在,二东家喝的五迷三道的夜里才行。

  在‘文吉镇’已经飘雪的十一月份初,这里才见一点冰霜,在不太冷的日子里,机会终于到来,在五天后他们会祭典山神和财神,头两天大东家就买回来了新鲜的水果,还有一个超大的猪头。

  好家伙,看到猪头那个亲啊,都两个来月没见像样的荤腥了,以前在家猪头很少有人吃,因为能吃东西太多了,现在,在这那就是人间美味啊!不过可惜也就是看看。

  时间一转就到了,祭典的日子,天气不错,晴朗無云,没风温度也能伸出手去,上午大家休息一上午,大东家兄弟俩老早就开始准备好了供桌,燃上粗香,摆好水果。

  二东家的女人是不能近前上香的,这是山里的规矩,这一天几家矿主都会祭典的,所以矿坑了没人干活,要不就不灵了。冬寒他们也借了山神爷爷的光,象看猴戏似的看着他们这出,上坟不烧纸,纯粹忽悠爹的把戏。

  贡品完事都会进他们的肚子,平常也是蒙骗拐的,纯粹是说一套做另一套主。

  但见兄弟俩,一高一低,一壮一瘦,一黑一白,头戴金黄方帽,身穿金黄色长袍,腰扎黄色金丝板带,脚踏黄色布靴。

  嘿!

  你还别说,纯正一副金色的黑白无常下界,可就是没有秉公严正的做人。

  干的都是人做不出来的事,兄弟俩三跪九拜之后就说一些什么祈福啊﹑保佑啊﹑发财啊﹑顺风顺雨什么的好话。

  最好是天上能掉金子下来的梦话,又念什么平安经,忙活完也快吃中饭了,大家也终于在鸭水油烧的蔬菜里吃到几片猪头肉,剩下就被那女人给整个煮上了。

  最l新h章.节m%上酷匠网V

  饭后大家就要去做事,这时,大东家也开始出发去镇里换这几天的毛金去,晚上不会回来,那么又是二东家的天下了。

  他的天下,第一件事就喝的迷迷糊糊好骗钱吓唬人了。

  事实和计划的一样的順力,冬寒取回自己的家伙和书籍,还摸了一下小松鼠,吓的它一个弹跳,直接就蹦起来了两尺高。

  〝小家伙再见了!〞可惜它不懂。

  因为冬寒和老乡们也不太吱声,表现的很乖,虽然提过钱,但还很配合二当家演戏,大家不玩,但可以助威啊。

  双眼通红的二东家,弄了个家家清,都被他刚拿出来的铜板还没热就又回去了,哼着小曲咿呀哼哈的,一副老子天下第一,凯旋回房的样子,至于回去怎么记账,怎么笑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一场有史以来从没发生过的事,将会轰动金沟,会在他的梦里上演,幸运的是被冬寒赶上了。

  不幸的是发生在二东家的身上,他将名动金沟,而‘文吉镇’的老乡们也将名动金沟。

  夜黑星远,事宜撤退夜走。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