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头的交了铜钱,领了号牌,进了浴厅入眼那是一片雪白,晃来晃去……

  入梦神游,法诀在运行。

  第二天,大家有睡懒觉的,也有闲聊的。

  冬寒在朝阳中走了一圈,和大家吃过早饭回房间稍坐了一会后,日升树梢,赶路的人已开始陆续的出门。

  老唐也要回去,领头的问了客栈老板,可有熟悉托物带货的场子,帮老唐去看看有没有往‘呼伦郡’去的货物,也算帮老唐揽些活计,尽量不让他空车回去。其实空车回去只要几天就到家了,这趟估计几百个铜钱是少不了的,但还是看看,能多点最好,也不用担心安全,会有人压货,而且货物和人员都会登记在册,也算是一举两得。

  泡了杯碎茶,喝了几口,就跟老三说;〝一会我们出去走走,看看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买些。〞老三点头;〝嗯,去看看,逛一圈,中午看看有啥好吃的弄点吃吃。〞几个人问伙计都有什么好的去处,伙计给了几个去处,指明了方向,几个人就出了门。

  先去了类似一个开放式的园子,花草盆雕,奇树怪石,林林总总。有三三两两岁数大的老先生一手拿着茶壶,一手拎着不知什么鸟的圆鸟笼在林荫处溜达,吹着口哨在遛鸟。

  也有手托着精钢刷白的两个钢球,〝知咯、知咯〞的在手里不停地转的。

  还有一群人围着一起在讨论着;〝这棋走的不对,应该走那步。〞林深处也有,舞剑练枪的,水塘边还有付了钱钓鱼的。

  老三也想试试,冬寒拉住他道;〝钓到了,也没地方烧,不如直接去吃现成的。等会中饭问问谁去,大家卷煎饼。(就是大家平坦)没人去就我俩去。〞有一点,老三一般和冬寒在一起,在没喝醉的情况下还是比较顺从冬寒多一些的。这可能就是兄弟间的信赖吧。

  大家也是没有目的地瞎逛,冬寒放出心魂感应那林深处的一伙舞枪弄棒人的招式和套路,还别说那些人里还真有个高手。

  刀光团团,劈、斩、削、挂、带、挑,出刀迅猛,收刀果断。没多年的功底,是不会这么顺畅连贯的。

  刀法也是精妙,出刀如猛虎下山,收刀就似松立山岳,气势果敢,有一往无前纵深千里的霸气,那汉子的腰板很细,腿脚均匀,上身却成开扇型,一看就知是上盘的功力深厚,肌肉紧绷,手臂也黝黑湛亮,面似锅底,连腮的短胡,双目炯炯,头扎方巾,长鼻、大方口,两道中间细后边宽长的浓眉。

  看着一脸正气,后边站着十来个七八岁的孩童,在仔细的观摩着。

  别处还有几班人,在习练各种器械。

  冬寒一扫而过,都是些‘河塔城’的一些拳师在受徒教义。这里的武者显露已很是平常,园子里的人也已是习以为常。

  前走在青石平铺的小广场,有人提着一桶水,特大号的毛笔,在平地上画山画水,旁人不停的叫好。

  对于这些冬寒他们也是就看个热闹,完全就是想,能在这一隅之地,感受一下本城的百姓气氛,也能看出一点这个城大体人文氛围。

  临近日中,几个人准备去住的客栈旁边找个小酒馆吃个便饭。

  就在出门不远的槐树下,有一位小老头,浑身清爽利落。

  之所以说小,是因为老先生个头不高四尺多些不到五尺,清瘦的身体,身着退了色的灰白色布衣,腰扎麻线针织缩紧的板带,这种一般都是练武人扎的腰带,年岁至少在六旬以上,面相慈祥,白眉两边下坠﹑一缕白胡、水凤的双眼。

  叫人看着无比的舒服,就象老人家总是在微笑似的,一手提着草帽,在轻轻的摆着,其实现在的气温已不热。估计是自然的习惯,坐在马扎上,面前摆一块上画阴阳五行八卦的全图的粗布,粗布上有一个铜制的签捅,里边有二三十个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签。

  奇怪的就是人家都是竹签,可老人家的却不是。

  就在大家要走过去的时候,他摆手叫道;〝几位小友,是外乡人吧,来看看时运,问问前程,灵不灵都不收钱,我观各位这次应是求财而来吧﹖〞本来几个人就要过去了,可一听老人家说求财而来,几个同乡就被吸引过去,其中一个就问道;〝老先生,你也别说不要钱,天下没有免费的餐饭,给个实底吧,抽一签几个铜钱﹖不过太多了我们也拿不出来的。〞老先生一笑说道;〝你们看我老人家一把年纪怎能瞪眼说瞎话!我老人家不过是知晓一些卦象和奇门遁甲之术。闲极无聊。来这消么时间。再说我这岁数,什么没有见过,钱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处了,年轻人,放心,哈哈…〞〝至于,灵不灵验,你们问过便知。〞既然人家说了就试一试吧,还别说推算的都是相差无几,描述老三的性情特点,和冬寒的评价几乎一致,叫他戒浮躁,不要莽撞。

  最后是冬寒,摇摇头。冬寒没有抽签,冬寒心想所谓命运太过笼统,是没有人能说清楚的。

  命是爹娘给的,运则是自己争取的。

  老者望向冬寒也没说话,只是一瞥而过,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唉!按卦象来说,几位这次求财,财影蒙蒙,如竹篮打水,怕是有变故。不过也尽可逢凶化吉,万事小心应无大碍的。〞一开始说的还好听,后来就触霉头的话了,大家愤愤站起,也没致谢就离开了,当然也没当回事。

  最新1章节a√上酷z匠,☆网\

  在住的客栈不远处,找了一间小酒馆,叫了几个小菜,正吃到一半,门口进来两个人,个头相仿,眼神如鹰。

  头上用黑布裹着,手提宝刀,刀鞘上雕刻的图案是〝龙〞的图案很精致。冬寒突然想起爷爷说过,〝龙〞是皇家专用的象征。

  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过就是打架斗殴,有这么严重吗,遂强作镇定。

  那两人走过冬寒的桌子,向墙角的一张桌子走去,那边有一个也用黑布包头,身衣凌乱的人,背着身正在低头吃着过水面。

  也许感到了安静,那人抬头就要站起,而那个走在前面配有龙图刀的人,只是一闪就到了那人右边,没出刀,刀鞘前送,〝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那人还没发出叫声呢!接着一个迎面脚,〝哗啦〞后面的椅子散了一地。

  而这时那人已直接昏了过去,那人上前一手抓着左肩骨,向上一抬,再向下一拉,站起身来。

  后面的拿出一块白色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扔,伸手拿出一个黄澄澄的牌子。对着掌柜的晃了晃,也没说话,一手象拎死狗似的就出了门,只见那人两只手臂已经象面条似的在肩下晃荡,这是把手臂给卸下来了。

  掌柜和伙计,包括在吃饭的人都定格在那,好一会掌柜的才〝咕噜〞一声咽了一下口水,用袖子擦了擦前额的汗。

  说道;〝各位,没事了大家接着吃啊,官差办案而已。〞也许这种事发生过,拿了那个扔在桌子上的东西,叫小二收拾一下又拿来新的椅子。

  冬寒刚才没有注意那扔向桌子的东西,现在看到了,是银子,在家的小镇上很难看到。一两银子就一千铜钱啊,估计怎么着也有二两吧。这时候冬寒也不害怕了,还在换算着银价呢!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