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灯笼慢慢飘向空中,下面还拖着一根细线被萧老五拽着。

  升到有几米高的样子,就亮起了一阵绿色的微光,看起来就跟蜡烛差不多大小。

  对于萧老五的这个什么鬼头灯,我真的表示怀疑,这么一点的光亮,我们站在附近看着都不咋亮,隔远了还能看到么。

  等了一阵子,也不见有人过来,我就更加怀疑这个鬼头灯了,就说道:“要不,我们还是去找吧。”

  “哼,没见识,再等一会儿,肯定就会有人过来了。”萧老五冷哼一声,肯定地说道。

  咻的一声,一阵破风的声音很突兀的响起,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块石头,直直射向鬼头灯。

  萧老五反应最为迅速,抽出一张符纸就打向空中的小石子。

  i‘最新I章节Es上+}酷匠-网“

  嘭一声,在空中跟小石子撞在一起,爆裂开来,化作一阵烟尘。

  “谁?”萧老五厉声一喝。

  我们都警惕地观察着周围。

  “你们还真够蠢的。”浦靖的声音从阴暗中响起,接着他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双手抱在胸前,很是失望的看着我们。

  我们一脸茫然,他就跟我们解释道:“这么一盏鬼头灯,我们能看到,邪魅也能看到,你们就不怕他们设计埋伏么。”

  众人脸上一紧,似乎真的忽略了这个问题。

  这个主意是经过于二同意的,这下被浦靖说成是愚蠢的决定,他的脸上也不好过。

  萧老五手里的动作已经是准备收回鬼头灯了,他还是很在意于二的意见,一直没有动,在等于二的决定。

  于二脸上阴晴不定,刚刚还一副做表率的样子,刚刚做了一个决定就被人说成是愚蠢的决定。

  不过,他也是在江湖上打拼了多年的,这点应变还是有的。

  很快他脸上就平静下来:“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到处去找邪魅,还不如把他们引过来,这样就省事的多了。”

  真有点佩服他,刚刚明明就没有想这么多,根本就是只是想把人集合而已。

  于二看了一下浦靖,就说道:“哼,你一个阴差而已,有我们鬼倌在,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鬼倌?”浦靖冷冷一笑:“等你有足够的实力了,我自然不会多嘴。”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用余光瞟了我一眼。

  于二听了他的话之后,也是很不爽,就对着萧老五说道:“老五,你的保安呢,我心里烦躁,叫他出来,给我们表演个绝活,让我们乐呵乐呵。”

  萧老五掏出一个木符,手中结印,口中喃喃念着咒语。

  看木符的样子,很是粗糙,像是随手制造出来的,都没有经过修饰。而且他念的咒语好长一截,这要是遇到鬼魂,这么念的话,怎么来的急。

  还是我的好,符令是一把黑色匕首,都不用结印,咒语也很短小,遇事也很容易就能叫到浦靖了。

  看这样子,估摸着他的受命阴差应该是普通的阴差。

  片刻之后,一个瘦的皮包骨的阴差伴着一阵白烟出现。

  一出现,就跟萧老五他们打起招呼:“五爷好,哟,二爷也在啊。”

  他看了一下周围,就有些期待地说道:“呀,这里怎么鬼气这么浓,这是让我大显身手么。”

  于二一看到他就没好脸子,板着脸说道:“确实要让你好好露一手,拿出你的绝活吧。”

  听了之后,阴差脸上苦涩地笑了一下:“好嘞,两位爷,就看好了吧。”

  说完,他就摆起了造型,嘴里就开始唱起了戏文。

  我去,真的难以想象,这居然是一个受命阴差,还可以这样。看看浦靖,我就一阵不爽,都是阴差,这个差别咋这么大呢。

  徐子淇听了几句之后,还拍手叫好。

  于二很是享受的样子,还在手上轻轻打着拍子,眼睛却是盯着浦靖。

  他这分明就是在做样子跟浦靖看,故意气的他。

  黄小玉一脸的诧异,走到我身边,就说道:“他也是阴差么,怎么跟你的不太一样呢?”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都是阴差,差别怎么会这么大,一个拽到没边,一个是听话的不得了,就像是跟班一样。

  众人脸上都神色不一,最不爽的就是浦靖。还真是多亏了于二,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浦靖吃瘪生气,我心里还有些高兴。

  浦靖一把就抓住瘦阴差的衣领,气愤地说道:“你也配做阴差?”

  一脸的陪笑,被抓住之后,就变成了气愤,就像跟浦靖发作。定眼一看,浦靖身上的气势不同寻常,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阴差。就收起了愤怒,苦涩地说道:“大哥,人跟人不同命,阴差也一样,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

  浦靖一把将他甩到一边,就说道:“真的没办法,还是你不想,还是你根本就是一个奴才。”

  “奴才?哼哼,哈哈…”瘦阴差就变得神经质起来:“唱了一辈子戏,做鬼了,还要靠唱戏才能谋一份差事,我就是一个奴才。要我去捉鬼,我根本都不会法术,连阴符都不会用,连小鬼都打不过,我靠什么去捉,我根本就是个废物。”

  说着,瘦阴差就坐在了地上,颓废的样子,眼睛里还流出了眼泪。

  萧老五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唱戏了。”

  他的样子很可怜,大家都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除了浦靖。

  “这就是你的理由?”他冷冷地问道。

  瘦阴差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喊道:“那我还能怎样?”

  “既然你做的这么痛苦,那我还是送你去投胎做人吧。”

  拳头上鬼气凝聚,朝着瘦阴差一拳打去。

  萧老五一下挡在他前面:“他成为这样,都是我的错,我不会再让他这样下去了。”

  “他已经废了,不能再做阴差了。”浦靖冷冷地说道,原本停住的拳头,又朝着瘦阴差挥打过去。

  于二一把拉住浦靖的拳头。

  浦靖拳头上的力道,我是大概知道的,一拳打死一头牛,都是轻的,于二居然可以拉住他的拳头。

  仔细一看,才发现,于二另外一只手上捏着剑诀,夹着一张红符。

  他居然用出了红符,还只是为了挡住浦靖的一个拳头。要知道用出红符不容易,画出红符就更不容易了,我现在是没那本事。

  原来他还有些实力,那他一直那么怕鬼干毛啊,能拉住浦靖,还有小鬼能伤到他,才真是奇怪。

  于二真是个奇怪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