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上差点就要了我的命,刚刚又让大叔沾染鬼气,差点送了命,现在又在我面前这么明目张胆的吸邻居的气。

  是人都有三分气,纵然我再胆小,也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鬼倌三样只能对付鬼怪,邪魅这种高级货色,还欠点火候,只是,我一直没有怎么出手,并不是代表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抽出三根引魂香,朝着邪魅就用力扔了过去。

  邪魅看着我,带着几分怒气和戏谑,分明就是在说,让你惹我生气,让你知道邪魅是不能惹的。

  他也没有想到,一向只会躲在一旁的我,居然也会主动攻击。

  引魂香一下就穿过他的身体,没有在留在他身上,只是穿过他身体的时候,引魂香上的香灰留了下来,还冒起了青烟。

  同时,我手中结印,太上伏魔经已经在我口中高声念起。

  一道金色符文虚影就出现在我身前,朝着邪魅一指,金色符文就飞过去,一下撞在他身上。

  邪魅手上的气流一下就断掉,身上黑气暗淡了许多。

  让你做混蛋的事情,先让你魂淡一下。

  “别不拿鬼倌当一回事,这只是一点利息,下一次我不确定我还有耐心,给你机会,让你改过自新。”

  同样的话,还给他,这话说起来,还真是解气,带劲。

  太上伏魔印还是第一次真正起作用,只是让邪魅的黑气暗淡许多,似乎并没有其他实质性的伤害,这个咒印似乎威力也不是那么强嘛,当然也可能是我道行不够。

  邪魅这下真是被我激怒了,一个从来没有正眼瞧过的人,居然把他伤的这么重。

  随手一挥,一根骨矛过着浓浓黑气就出现在他面前。

  一直以来在我的印象中,邪魅的武器就只有鬼爪和鬼气,这个邪魅居然使出了骨矛。

  “这是我的脊椎骨,从我成为鬼魂的那一天,就跟着我。”邪魅伸出修长的骷髅爪子在骨矛上轻轻抚摸,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时间过得太久,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一根骨矛,看他的造型是多么的精致,简直就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看着他的模样就觉得恶心,哪有人这样的,把自己的脊椎骨挖出来练成武器,还拿出来让别人欣赏,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他,变态。

  他猛地将头偏向我,透过空洞的眼眶看着我,嘴里用很变态的语气就说道:“你很幸运,我就让你变成骨矛上的一根骨刺吧。”

  说完,他就挥起骨矛朝着我猛冲过来。

  身上也没有武器,只好空手迎接,只是我都没办法跟他硬接。

  躲过去好几次攻击,骨矛从我面前扫过,我就看到上面的一根根骨刺,在火把的点点光亮下,看似很平常,可从我跟前擦过的时候,分明能感受到上面的寒意。

  特别是哪一点尾骨尖刺,每每在空中划过,都会带着一阵破风的声音,偶尔还会带着一阵嗡鸣。

  就会几招三脚猫功夫,还是跟着电视里学的,中看不中用的,几个回合之后,我就招架不住了。

  开始还只是擦着我的身体过去,几个回合之后,就是穿过我的衣服过去,这个时候我的衣服都能乞丐装了。

  这些都是其次的,估计等一会儿,骨矛就要穿过我的身体过去了,那个时候,就有的我哭了。

  师父也真的,明知道鬼倌肯定会遇到些打斗场面,也不交我一两招,再不济教我点‘神打’什么的,让我请几个神仙来帮忙也是可以的嘛,这下好了,只有挨打的份。

  在跟他交手好几个回合之后,我隐隐在他空洞的眼眶中,瞧出一点戏谑的感觉。心中萌生一个念头,他该不会是在戏耍我吧,等他累了才会真正对我动手。

  可惜他没有脸,也没有眼睛,只是我的一种感觉,不能完全确定。

  上次对付黄大山的时候,地煞阵只是摆出了个样子,还没有加上咒语符文,就好像把他给困住了,不知道对付邪魅会不会也那样。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死马当做活马医吧,想法还是要有的,万一成了呢。

  只是可怜了我,一边要躲避他的攻击,一边还要将引魂香按照方位插在地上。

  为了防止他看出我的意图,破坏我的计划,我还要装作是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好在阵图方位只是一个位置,不是一定要插的整整齐齐,而且祖师爷看到我这么辛苦的份上,想必也不会跟我计较这些吧。

  开始还真的骗到他了,只是渐渐地他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对我的攻击渐渐加快了许多。

  经过他的一阵狂追猛打,我的紧张躲避,地煞阵终于被我给布置完成了。

  只是这个时候,我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根根布条,身上也被划了几道口子,黑气正在侵蚀伤口周围的肉。

  布置完阵法,我就猛地退到一边,被阵法困住的鬼怪是他最凶猛的时候,说他是困兽之斗也不为过。

  这次我学聪明了,用御魂铃来引导引魂香的青烟,这样就不会被周围的鬼气所干扰,就可以把邪魅牢牢地困在其中。

  叮叮…

  随着我摇起御魂铃,引魂香上冒起青烟将邪魅给包裹在里面。

  “这是地煞阵,从我从门的那一天,师父就把阵图传给了我。”我学着邪魅之前的样子,一边摇着御魂铃,一边说着,神情有些忧郁,还有些惆怅。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能用出这个阵法,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阵法。你很幸运,今天能够试试我布置的阵法。”

  邪魅在青烟之中,有些不知所以,用爪子在周围搅动青烟,可是青烟没有像空气一样被他搅动,而是很规则有序地在其间流动。

  见状,邪魅真的愤怒了,牙齿咬的嘎嘣响,可不是他在吃东西,而是咬牙切齿的声音。

  双手紧握,愤怒地说道:“你很好,你真的很好。”

  语气很平淡,却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的。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q说

  在阵法里面挥着骨矛,对着周围就是一阵乱捅,还在其间快速变换身形,快的都让我有点看不清。

  果然他的很厉害,要是他一开始就用出全部实力来对付我的话,这会儿我估计都跟他成为好朋友了。

  可惜,一个自大还喜欢装的人,其结果也只会是被雷劈的,现在没有雷神来惩罚,就让我来代替,给你应有的惩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石湖说:

  感谢书友的打赏支持,我会努力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