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天就黑了下来,只是黑的有些怪异。夏天的天就算黑下来了,也会伴着云霞,要到很晚的时候才会黑尽。而这时候,太阳的余晖才刚褪去没多久,就已经黑成一片了。

  天黑的异常,在众人心里都形成了一道阴霾,脸色凝重的很。

  “该来的,终归要来的。”萧老五说道。

  大家都带好自己的家伙,出了祠堂。

  经过大伙商量,他们达成一致,除了我。他们决定,让我来做诱惑,将邪魅跟鬼煞引出来。

  他们的理由很是充分,邪魅明显是对着我来的,而鬼煞极有可能也是冲着我来的,我就是一个香馍馍,现在可以发挥很好的作用了。

  在我的坚决反对下,这个决定生效了。

  还好之前,为了保证视野,在村子里都点上了火把。鬼怪一类对水电似乎有特殊的掌控能力,一出现常常就会断水断电的,跟个拆迁队一样。还是火把靠谱一点,还没有鬼怪不怕火的。

  我一个人走在大路上,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会照着约定,躲在附近的地方,反正我是没有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周围连个鬼影都没有。

  “喂,你们真的在么?”

  我还是有点害怕,就朝周围喊了一声,可惜没有人回应我。

  算了,就算他们在也不会回复我的。

  这时,周围眼角余光看到一道黑影闪过,以为是邪魅或者鬼煞的,心中一紧,将黄凤超给的符纸挡在胸前,大声喊道:“他们来啦。”

  只是,并没有声音回应我,只有周围的一阵冷风吹过。

  朝刚刚黑影闪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只猫咪,猫咪看了我一眼。

  我朝它做了一个鬼脸,一阵嘀咕,可恶的小猫,大晚上的在外面瞎晃悠啥,还不去抓耗子。

  猫咪叫了一声,就跑开了。

  长舒一口气,原来是自己吓自己。不过,这样一吓,心里的紧张还消散了不少。

  其实很多时候的害怕都是自己吓自己,根本没有的事情,在脑海中无限放大,就成了恐惧。想明白这个事情,就没那么害怕了。

  往前走了一阵,没有异常,心里的紧张情绪就完全被抛开了。

  心中已经在设想无数的情况,或许邪魅知道这边有帮手就自己溜了,或许鬼门提前关闭所有鬼怪都被阴差给带走了…

  总之,没有遇到鬼怪,那就说明,现在形势一片大好。

  只是,我在路上走了一阵之后,就觉得背后有一阵凉飕飕的感觉,总觉得有双眼睛一直盯着我看,而且我走路时的声音是两个声音。

  这种情况,不全是自己吓自己,而是已经被盯上了,而且已经被施了法,身上的正气正在褪去,再过一会儿,鬼怪就出来享受它的食物。

  遇到这种事,千万莫回头,正确做法,继续向前走,然后口中念正气的咒语,等身上正气回复了,感觉自然就消失了。当然遇到厉害的鬼怪,念什么咒语都是没用的,比如我遇到的。

  太上清心经在我口中念了无数遍,背后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减轻,反而还在增强,都已经像是寒气的感觉,浑身上下倒是凉快,只是我知道这样的结果不太好。

  身上都开始打哆嗦,冷汗直冒,再这样下去,就快没气了,到时候就被它想怎么玩怎么玩了。

  掏出几张驱鬼符,顺着身体滑落下去,朝前走了几步之后,猛地一个转身,手里拿着符纸就朝后面贴过去,却发现背后啥也没有,我鬼眼通是早就开了的。

  那么真切的感受,身上的寒意都还在,怎么可能没有呢,难道我已经胆小到这种地步么,不能呀。

  “小鬼倌,你好啊。”这时候,黄大山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

  心里一紧,在他的面前,以他的速度,没有人能救到我,只能靠我自己。

  将所有的符纸都拽在手里,猛地一个转身,就将符纸撒出去,可惜符纸才举到胸口的位置,一双黑幽幽的鬼爪已经抵住了我的喉咙,在火把的照耀下面,还散发着点点寒光。

  Hk更)+新fv最E快H,上◇酷匠:网c

  “老祖,你好啊。”僵直的表情,几个字从我嘴里蹦出来,生怕会触碰到鬼爪。

  要是被鬼爪在身上留下伤口,鬼气就会顺着伤口进入我的身体,不处理及时的话,我作为人的生活就算是结束了,从此就要过上尸煞的日子,进入一个灵幻世界,靠修炼鬼气来提升等级,最终进入僵尸的行列。

  不生不死,固然是好的,可因为天阴煞体的缘故,我将会是一个永生的孤独的僵尸。

  在很久以后,在某个隐蔽的地方,就会看到,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个忧伤的僵尸,一边吸收着月光的阴气,一边哀伤地叹气。

  “你不用害怕,你知道我想要的,伤害你,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好处。”

  这个老鬼就是不简单,居然看我一眼,就知道我在想什么。

  “那个徐子淇,她不在,据说被送到蜀山去了。”这时候,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能忽悠就忽悠呗,万一被我忽悠出个生机,那不就皆大欢喜了么。

  “是吗?”他眉头一皱,显然是不相信我说的。

  鬼爪在往我身上轻轻一拨,擦着皮肤轻轻划过,在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鬼气经由伤口渗入,一会儿之后,就变成了黑烟消散在空中。

  黄大山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很惊奇地盯着伤口上看。

  我这才想起,我身上有符阵,我怕个卵啊。

  “艹你祖宗!”

  破口大骂一声,就着手里的符纸,就全部扔了出去。

  大部分符纸都是驱鬼辟邪的符纸,一碰到黄大山,就化成纸灰,燃了起来。

  黄大山本能将鬼爪收回去保护身体,还有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他何曾想到会在我这里吃亏,虽然不是很大,也有些刺激到他,让他有些生气,我知道后果还蛮严重的。

  身上鬼气一阵,张开大嘴,挥起爪子,就朝我扑了过来,这是要跟我肉搏呀。

  这时候,我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对付他,之前也已经试验过,鬼倌三样在他身上起的作用很少。

  匆忙之间,我就想到了一个最迅速的办法。

  一口咬在舌尖之上,痛感瞬间就传遍周身,身体就像被电击了一样,立马僵住。

  太痛了,以前听人说,很多阴阳先生还用舌尖血画符,以为咬舌尖很容易,没想到会这么痛。

  黄大山已经到了跟前,周围散着的鬼气有一部分都顺着我的鼻腔进入了我的身体。

  一阵腥臭刺激的味道,让我猛地惊醒,一口舌尖血就朝着黄大山吐了过去。

  纯阳之血,带着一大口吐沫星子,瞬时就挂在了他脸上。

  “艹,让你来抓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