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东口,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急匆匆的朝村子里赶。

  看样子应该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的,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一身体恤衫都已经贴在了背上。

  刚到村口,就感觉到不对劲,停了下来,闭上眼睛,手上结印,在眼睛上一抹,心里默念几句咒语。

  猛地睁开眼睛,瞳孔之中,出现几道金色纹路。

  跟着,他就看到在村子上方飘荡着一层黑色阴霾,周围还环绕着一阵黑气,整个村子都被笼罩在一团阴气之中。

  如此清醒,看来情况不妙。

  散去天眼,骑上自行车,就朝村子里急忙赶过去,生怕迟一步就会出什么状况。

  到了村子里,就看到,在村里悠闲走着的村民,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看到他一个陌生人的到来,多看了他几眼。

  找到几个村民,掏出香烟,分给他们抽上,跟他们闲聊几句之后,就问到了正题上。

  “老乡,最近村里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吗?”

  抽了人的烟,看这年轻人长得还有些帅气,不像坏人的样子,几个村民就认真地回想了一番,都连连摇头,都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这时候,一个人就开着玩笑的说道:“鬼压床算不算,听说昨晚上村里好几个人家都中招了,只是要天亮的时候,就好了。”

  那人笑呵呵的说着,其他人也当做一个玩笑在听,还跟他打趣在一起。

  可是,在年轻人听来,这件事情就不是寻常的玩笑话了。时间地点都对上了,那就没问题了。

  “那这附近有什么阴阳先生吗?”他就接着问道。

  “有倒是有,就是已经出去好几个月了。”一个年纪大的人就说道。

  “那里啊,人小杰跟林师父学了那么,就不算阴阳先生么。”另一个人就反驳道。

  “我听我几个老爷子说,那姜小杰连个道场都做不好,算什么阴阳先生啊。”

  “胡说,人都跟着林师父做了好几年的道场,咋不回了。”

  几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年轻人听着,心里也大概有了个眉目,只是他也不确定,他们口中的这个姜小杰,是不是靠谱。

  “你们能带我去找一下他么,我有事想找他。”年轻人就说道。

  这时候,一个大妈就走过这边,不经意间就看到了年轻人的模样,看他的样子还有点俊俏,就多看了几眼。

  “哟,这是谁家小伙子来村里走亲戚啊?多大了?谈朋友没?要不,大妈在村里给你说一个?”

  大妈的一顿问话,让年轻人就一阵尴尬,支支吾吾跟几个村民说了一阵,就催促他们带着去找村里的阴阳先生。

  走着,大妈还不忘记推销她自家闺女,把年轻人弄得着实尴尬。

  …桃山之上,桃花烂漫,不时有桃花从树上飘落,周围泛起一阵雾气,在山上蔓延,将周围点缀得就如仙境一般。

  我身着一身轻纱衣衫,盘坐在地上,腿上放着一把古琴。琴声悠悠,在指间飘过,环绕在桃树之间,引得桃花飘逸,雾气飞扬。

  旁边一道倩影,紫衣罗布,舞步轻盈,好似云间白鹤,时而飞舞,时而停歇。

  一曲终了,伊人驻足,香汗淋漓,红霞飞舞,已是看煞某人。

  佳人回眸,妩媚动人,掩面一笑,低声轻问:“好看吗?”

  “嘿嘿,好看。”

  她的声音就像是嘤咛一般动人好听,而我的声音一出口,就是一个吊丝模样,脑袋中一阵奇怪,怎么会这样。

  佳人的模样,本来是有点朦朦胧胧的样子,我定眼一看,她的模样就慢慢变成了徐子淇的样子,衣服也换成了体恤衫。

  周围更是从仙境一般的桃山,变成了我贴满了符纸的屋子。

  “靠,原来是梦啊。”我嘀咕一阵。

  “你到底梦到了什么,满脸都是口水。”徐子淇好奇地看着我,嘴角轻抿,倒像是有些嘲笑的样子。

  没有回答她的话,一头就栽到床上,我还想继续去找一下我的梦姑,看看她究竟什么样,像虚竹一样,说不定哪天还真能碰上呢。

  “还睡啊,外面有人找你。”

  S^酷匠网唯,f一n正O:版Y,X其B(他N!都o是盗版

  她拿起旁边的衣服,就扔到我床上,力气很大,撞到身上,一阵生疼。

  “噢,你就不能轻点啊。”

  被她这么一弄,我的睡意还真是一扫而空。一下就意识到男女有别,而且我还在床上光着身子睡觉。

  猛地一下将被子拉过来,盖在身上,有些害羞地说道:“你一个女孩子,这样跑到一个男孩子的房间里,会不会不太好啊。”

  她噗呲一笑:“你还知道害羞啊,你忘记了,我可是活了一千多年的怪物,什么没见过,你的太小,还不够格让我看。”

  说着,她还做了一个鬼脸,很鄙夷地看了某个位置一下。

  我一下就怒了,被一个女孩子这样说,有谁能忍。瞬时将被子掀开,将身体整个露出来。

  “啊!你流氓!”一阵惊呼,她捂住脸就跑了出去。

  哼,看你还敢不敢再跑到我房间,下次睡觉我脱光了睡,嘿嘿。

  祠堂里,几个村民抽着烟,喝着茶,神情轻松,在一起闲聊着一些南海的事情。旁边坐着一个年轻人,喝着茶,轻轻皱着眉毛,显然心中担心着某件事情。

  徐子淇出了门,脸上就变得很镇定,就好像在屋子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我已经叫他了,他一会儿就出来。”

  年轻人抬起头,看了一眼徐子淇,微笑着点点头,眼中带着几分仰慕的神情。

  一会儿之后,我一出门,映入我眼帘的就是那个陌生人,应该就是他来找我了。看年纪就在二十岁左右,样子很清秀,就像是古代那种白面书生一样。

  “你找我?”我就问道。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打量我一番,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你就是姜小杰?村里的阴阳先生?”

  “对啊,有问题吗?”

  “那昨晚发信号的就是你喽?”

  我点点头承认了他的问话,浦靖是我的受命阴差,他发的跟我发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还是有些不相信,只是看到我承认了信号的事情,这个可不是一般人所能知道的,他才勉强有些相信。

  “蜀山黄凤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