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邪魅拽着往下坠落,风呼呼的在我脸上刮着,地面在我的眼中渐渐放大。我仿佛看到一个西瓜,从高空落下来,在地上摔个稀烂的样子。

  下落的方向居然是我摆阵的方向,它这分明是在戏耍我,对我的嘲笑。

  从几丈高的高空坠落,完全可以想象的到,在我落地的时候,肯定会被引魂香给扎成刺猬。引魂香扎在我身上之后,还在继续冒着青烟,带着我的灵魂去往地府。

  就在我马上要落到地上的时候,一直冷眼旁观的浦靖终于动了。

  早已被他收起来的大剑,重新被他握在手里,像流星一样划过,在空气中留下一到黑影,他就到了我身边,大剑对着邪魅就是一劈。

  邪魅自知不敌,就将我挡在前面。

  浦靖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一手,大剑劈到我头顶的时候,停了下来。头皮一阵发麻,甚至还感受到剑身上冰冷的温度。

  他在空中凌空一个转身,就闪到了我背后,一剑劈向暗处。

  这时候,邪魅知道,如果继续抓着我,就会无处可逃,只好放开了我,再一次消失在空中。

  嘭的一声,我就落到地面上。幸好在空中停了一下,这次落下的高度,算起来还不是很高,才没有受很重的伤。

  只是,引魂香还是有一些扎在了我的身上,现在身上除了刺痛,还有烫伤的痛。引魂香上燃起的火不同于其他火,烫在身上的痛,不是那种火辣辣的痛,而是阴冷的痛。

  啊…

  刚刚拔掉身上的一根引魂香,还没来得及喊痛,我身上就发生了变化。本来喊痛的声音,一下就变成了一阵惊呼。

  我就感觉,一根丝一样的东西,正在被从我身体抽出来,就像我是一个活生生的虫茧,在某种力量的牵引下,我正在被剥茧抽丝。

  一下就慌了,将衣服一下就脱了下来,就看到,血液凝结成一根红色细线,从伤口中冒出来,慢慢朝身上其他地方蔓延,而细线蔓延的形状就是之前我师父在我身上刻印的符文。

  这个符文自从在河边遇到水鬼之后,师父说是被破了,在桃山之后,就从身上消失不见了。

  正因为这样,他才让我做了鬼倌,还找了浦靖给我当阴差。

  这时候又出现了,还这么奇特的出现。

  “我怎么在你身上闻到了很诱人的味道呢,之前还差点错手杀掉你,差点就造成浪费了呢。”

  邪魅古怪地看着我,让我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它的骷髅手还饶有兴致地放到下巴下面搓起来。

  这动作在我看来,是说不出的猥琐下流,就让我想起,某个痴汉在路边看到了个美女,一直尾随在美女后面,脑袋里幻想着各种画面。这时候,他的手上一定会带着跟邪魅这时候一样的动作。

  浦靖看到我身上的变化,没有一点惊讶的样子,反倒是很不安。

  他将大剑举起来,口中低声念道几句咒语,剑身上就显现出一个黑符。

  “握住大剑,这个对你身上的变化有压制作用。”浦靖就说道。

  我慢慢走向大剑,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呢,仔细一想,才想起,在西游记中看到过。这浦靖不会是把我当成唐僧了吧,不过,他倒是很像孙悟空,这么牛掰,不知道有没有大闹过地府。

  “呜呜…”从邪魅的嘴里发出一阵奇怪的低沉的声音。

  浦靖听到之后,脸色一紧,就朝我跑了过来,将大剑硬塞到我手中,眉头紧拧,双眼充满着凝重,郑重的口气跟我说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开大剑。”

  从他的眼中,完全可以看出现在事态的严重性,只是我的脑子中一片茫然,我还是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将大剑握在手中,大剑入手的感觉还不错,就是太重了,大概有五六十斤的样子,我只好把它立在地上。

  剑身上立马就散布出一阵黑气,将我包裹在里面,黑符呈现在我眼前,没入了我的身上。

  周围一下就出现许多黑色符文,围绕着我旋转,红色细线从我身上冒出来的速度一下变慢了许多。

  我没还没有更多的时间去体会身上的变换,就听到从附近传来的呜呜声,像是在回应邪魅的召唤。

  我去,原来他刚刚是在呼唤同伴呢。一个邪魅就这么难搞了,要是有很多只的话,那要怎么弄。对浦靖有着不理性的信任,我始终都相信,不管什么事情放在他的面前,至少不会出更大的事情。

  只是这一次有点表现不佳,让我产生了一点怀疑,面对一个邪魅都搞得这么狼狈,不知道有很多个的话,他能不能搞定。

  跟着,村子里面就升起了零星几道黑影,邪魅也跟着飞到了半空。

  看到只有几个邪魅,我就暗暗舒了一口气。只是,他们几个聚到一起,这是要干什么呢,难道他们还要开个动员大会么。

  只是在浦靖的脸上就没有我这么轻松的表情,似乎在他的脸上还看到了比凝重要严重的神情,似乎他也没有把握对付这几个邪魅。

  他紧握拳头,拳头上黑气凝聚,朝着天空打出一拳,一个符印就从他的拳头中迸射出来,飞射到空中,一下爆裂开来。

  “你这是要干嘛?”

  我看到他的动作,不禁就慌了。邪魅现在还是聚集到一起,还有没有动手的想法。这些邪魅那么聪明,说不定会碍于浦靖的实力,而退却。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分明是在跟他们下战书嘛。

  “他们有同伴,我们也一样有。”

  这下,我就放心了,浦靖都这么厉害,他的同伴肯定是很厉害的。只是,在他同伴赶来之前,我们还是要单独对付这些邪魅。也不知道我们,关键是浦靖,有没有这样的实力。

  酷+匠@P网#首/发^d

  这时候,我灵光一闪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于是我就说道:“我还是快跑吧。”

  不是我怂了,而是我按照他说的,我们还是要认清事实,现在是明显的实力悬殊,这个最明智的办法。

  而且可以看出,我营救六子哥一家还是很成功的,而且无形中,我还救了许多其他村民,因为所有邪魅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我的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石湖说:

  最近有些忙,更新上出现了一些小问题,过几天就会好的,还请大家继续支持我。这几天欠的章节,会在以后陆续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