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定魂符就往六子哥的头上一贴,御魂铃一摇,引魂香在他身前一引,一个青烟形成的影子跟着就出现在我面前。

  我不由的有些得意,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鬼,居然敢在我所在的村子里捣乱,看我怎么收拾他。

  跟着我就要拿出符纸朝他拍过去,准备给他个魂飞魄散。

  青烟影子出现之后,对着自己的身体左看右看,像是很奇怪的样子。

  然后看了我一眼,就问道:“小杰,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听,这不是六子哥的声音么。脑袋中一阵发懵,我也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浦靖走过来,就跟我们两个小白解释一番:“他其实早就从他的身体中脱离,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其实也是一个鬼魂,只是一个有身体的鬼魂。”

  我嘴角一撇,他知道的还真是多,只是他早就知道结果,却没有阻止我,也不知道他按的什么心。

  “那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对付鬼魂,我碰到就会送去投胎,这可怎么办,这还是个人呢,我可没有将人的魂魄归位的经验。

  就在我疑问的空挡,六子哥身体里的小鬼似乎已经渐渐掌握了对身体的控制,睁眼看到我跟浦靖,一下就明白了我们的身份,拔腿就要跑,一把被我拽在手里。

  这小鬼立马就跪了下来:“阴差大老爷,饶命啊,我只是不小心撞进他身体里,可不是我存心的,我刚刚做鬼没多久,都不知道怎么才出来,所以才这样的。”

  因为是六子哥的身体,说话的声音跟六子哥的声音一模一样。

  六子哥就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我。”

  这种状况,我就一阵头疼,抽出一张定魂符,趁着六子哥不注意,一下就贴在了他脑门上面。手上结印,口中念叨几句摄魂咒,定魂符就变成了一个小三角包,将六子哥的魂魄收在里面。

  现在这种情况下面,对于六子哥终究还是不好的,要是让他沾染到鬼气,无法恢复,那就麻烦了。

  我又抽出一张符纸,拿在手里,对着小鬼说道:“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要是你做的好,你可能会得到一次投胎的机会。”

  之前,韩峰出现的时候,我就觉得实力太单薄了,遇到个事,都没人能帮忙,这下好了,有时良的存在,至少能找到个垫背的。只要不把身体搞坏,问题还是不大的,反正他也是鬼魂嘛,无所谓的啦。

  这个也算是一个空头支票吧,我反正不能把他送去投胎,但是,我可以给他很多冥钱,只要他说得出来,我就可以给他弄到,前提是,他自己去做,我去帮他盖个印子就可以了。有了钱,他就有了往生钱,就可以去投胎了,也不算是在骗他吧。

  “谢谢阴差大老爷,谢谢阴差大老爷。”

  他眼前一亮,跟着就磕了几个很实在的头,脑门上都泛起了红色,我赶紧把他拦住,照他这么折腾下去,六子哥的身体会被他玩坏的。

  “你小心一点,别破坏了我哥的身体。”说了他几句,跟着我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叫时良,我的祖上有一个很有名的高人前辈,我的目标就是要成为像他一样响彻一方的人物。”

  “谁啊?”看他说话的样子,满脸都写满了崇拜敬仰向往,还带着无比的自豪感,我顿时就对他口中的这个人物产生了兴趣。

  酷SQ匠f网p唯f~一`正+k版,其P{他都:是`C盗J6版

  “时迁!”他郑重地说道。

  “谁?”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继续问道。

  “梁山好汉,人称鼓上蚤,偷王之王,时迁。”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还冒着精光,脸上带着的自豪感还真的让我为之一振。

  我是读过水浒传的,也知道时迁的事情,确实是个人物,在东京盗取雁翎金圈甲那一段,更是让后人唏嘘感叹,被人称作穿窬之盗。

  浦靖这时候就在一旁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一个盗贼而已,有什么可崇拜的。”

  我在时良脑袋上一拍:“妈蛋,就是你,把正事都差点忘记了。”

  “你躲开!”我大吼一声,一脚就踹在大门上。

  这一脚,我几乎是用出了我全身的力气,还带着一点武术的味道,将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一点爆发出来。

  因为我实在很奇怪,明明之前撞门的声音很大,我在道场上那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没有理由,六子哥的家里人隔的这么近却听不到。

  当我的脚踢在大门上的时候,就感觉我踢的不是门,而是一道很厚的墙。

  门纹丝不动,我反而一下被反弹到一边,摔倒在地上。

  “哈哈…”时良一下就笑了起来,看到我凶狠的眼神,他立马就捂住了嘴巴,仍是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个被掩饰的笑容。

  “不对劲。”浦靖说道。

  我当然知道不对劲,真是马后炮,看我摔倒了也不来扶了一下,就知道说这些没用的。哎呀,真的很疼。

  浦靖纵身一跃,跳到院墙上,眼神中立马就充满了凝重。

  跟着,就看到他身上瞬间迸发出无数鬼气,拳头一捏,周身鬼气一阵,一个俯冲,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一下冲到了院子里。

  看到他这般模样,我心中就不禁一颤,能让他这么凝重的事情,院子里肯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六子哥已经这样了,不能再让他的家人出现状况,这不仅是关乎一个鬼倌的荣誉,更是几条性命的事情,不容我有任何迟疑。

  不管前面的是一扇门,还是一道墙,我都要想办法撞开它,我能等得起,六子哥的家里人可等不起。

  什么摔在地上的痛,都被我抛到了一边,什么痛能比得过人命重要。

  一次次的踢在门上,大门像是在跟我作对一样,一直都是严丝合缝,不动分毫。

  “你干嘛要一直踢门呢,翻墙不是很简单么。”旁边时良幽幽的冒出一句话。

  我的动作一下僵住了,果然有时候做个好人就会变得不懂变通,明明是一道墙,还是要横冲直撞。

  我一把抓住时良的肩膀,就跟对他很急迫的说道:“蹲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石湖说:

  要是各位的手上有挖挖撸撸什么的,就顺便丢给我呗,我会很努力的更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