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门开在这里就够奇怪的了,那个韩峰还怼着门,不让那些小鬼出来,现在一下放出来,就跟堤坝放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5酷匠S网永◎久'g免…Z费m看小说2=

  最关键的还持续这么长时间,让我被浦靖抱着,很难受。从我记事起,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抱着,居然还是个男的,还起了反应,虽然是心里的反应,我也真想找个地洞给钻进去。

  好一阵之后,周围才重新回到平静。

  我从浦靖怀里一下挣脱,在一旁喘气,就想把之前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全部清理出来。

  “刚刚你在干什么,你那样做,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我去,他还上瘾了,居然还在跟我演霸道总裁,真把我当成小秘书了。

  我就朝他喊道:“我一个鬼倌,我怕什么。”

  “好,那下次,这种情况,我直接把你扔进鬼门里去。”

  我一下愣住,不知道浦靖是为了迎合气氛才这么说的,还是他真这么决定的。

  赶紧把注意力转移开,再这样纠缠下去,倒真像是两个在争吵的情侣。

  看了看周围,之前还遍地散落着很多的冥钱,这是地面上就像是被清洗过一样,很是干净,别说冥钱,就是一点渣滓都看不到。

  “他们会去什么地方?”

  “当然是会各自的家族,接受子孙的香火,要么就去其他有钱的地方。”

  鬼门里关着的都是住在森罗街上的鬼魂,在我的记忆中,大部分都是希望去投胎的,除了像韩峰这样的。

  而没有子孙供奉的鬼魂,大都成了孤魂游鬼,要么就像黄大山一样,要么就像其他小鬼一样,躲在自己的坟墓里,或者别人的坟墓里。

  “这里为什么会一座鬼门呢?”我不禁就问道。

  “桃姑也出现在这里,出现一座鬼门,有什么奇怪的。”浦靖说道。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还能说什么,除了无语,我就只剩下一句话了:“我这么认真的问你,你回答的这么随便,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你的感受有那么重要么。”浦靖平直地说着,就像是在说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这下真的把我给噎住了,我哪里还找到别的话来回复他,还是给他一个背影吧。就像他说的,目前来看,都是在安全的范围内,半夜三更的,还是回去睡觉最好。

  今晚的事情就算这么结束吧,估摸着也快十二点了,黄二婶说过,十二点还在外面晃悠的不是好孩子。

  “啊…”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伸手进口袋里,想拿出御魂铃,将鬼眼通散去,这一路上肯定是鬼影重重的,看着怪渗人的。

  我不经意的回望了一下村里,就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在我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部都是乱窜的鬼影,在村子上空,还有一层黑影隐隐浮现。看到这一幕,我那里还会再做停留,撒腿就跑到村子里。

  浦靖摇摇头,吐出一口气,喃喃说道:“又是一个行动在前的小子。”

  村民们自己祭祖跟村里集体祭祖有所不同,要提前几天才显得对祖先的尊敬,有的刚进七月,就已经祭祖了。

  第一次在村里开鬼眼通,这时候我就看到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放了许多冥钱,只是这时候正被无数小鬼争抢。

  小鬼争抢的很激烈,连院子里的狗都躲到角落的位置,两只眼睛圆溜的在眼眶里打转,看着小鬼们争夺,嘴里还发出一阵低沉的呜呜声,像是在控诉这群小鬼打扰了它的睡觉。

  关键是这个场景对比感太过强烈,场景太过激烈。人躺在屋子里睡觉,而屋子外面却有这么多的小鬼在打架,争夺这些冥钱。而我印象中,夜里除了虫鸣鸟叫就再没有别的事情发生,这画面太过超过我的想象。

  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每家每户基本都是这个样子,只是目前的状况还算好,没有小鬼闯进屋子里,去打扰村民。

  只希望他们都把我的话听进去,把我给的驱鬼符带在身上,至少这样可以阻挡一下他们受到的伤害,也好给我一点缓冲的时间,能够有时间去救他们。

  很快,我就知道,我的话在村民的心里分量还没那么重。

  砰砰…

  一阵身体撞击木板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就到了六子哥的家门外,看到六子样子很古怪,不停地撞着大门。

  他的动作很怪异,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僵硬,就像还没有很好的适应这个身体,对身体的控制力极其低下,就像美国电影中的丧尸一样。

  我当然不会认为他变成了丧尸,肯定是喝醉酒了才这样的。

  很奇怪,撞了这么久的门,他家里人怎么没人出来给他开门。

  “六子哥,你们打完牌啦,我来扶你进去吧。”

  虽然他对我不是很感冒,我对他还是很有礼貌的,其实他人很好,只是对道家玄学不是很认可。

  我一手去扶住他,一手去推门。

  当我的手扶住他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身体异常的僵硬,浑身绷紧,就像是之前碰到大毛的身体是一样的。

  一个念头就闪现在我脑海里,六子哥的魂不在了。

  而让我更惊讶的还是大院的门。

  我像平常一样的推门,大门居然纹丝不动,这很不正常。就算门被锁着,推一下,怎么也会晃动一下,而现在的情况却是纹丝不动,就像是整个一块都缝合在一起一样。

  又推了一下,还是这样。

  跟着,我就看到六子哥的身体蹦跳着,去撞击了一下大门。

  这时候,我才从侧面看到一点他的脸,就看到一层黑气缠绕在他额头上,不太确定,就将他转过来看一看,果然是这样。

  六子哥的额头上已经全是黑气,眼睛还深深的凹陷下去,就像是一个被长期抽鸦片的人。

  看到这个样子,我就可以肯定,六子哥已经被鬼上身了,他的身体里这时候,正有两个魂魄正在交战。

  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无意识的状态下,会找到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显然六子哥就是这样的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