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黄小玉嘴巴一撅,就说道:“我才没这么好骗呢。”

  看她的样子,我在猜想,她不会从这个时候就一直跟着我吧。

  “呃,我的头好晕。”

  她一摸脑袋,跟着,就像是一块软肉一样滑溜着摔倒下去,我赶紧将她抱住。

  “女人真是麻烦,还是直接弄晕的好。”浦靖说着。

  “你对她做了什么?”我就问道。

  “放心,就是睡个好觉而已,不会有事的。”

  !酷P"匠Y网永N久\免7费看K小G说

  将黄小玉放在床上,也不知道浦靖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反正她现在是睡得很安稳,这样虽然简单了,好在手法不算粗暴,效果也蛮好的。

  就这样放在床上,我总觉得不太好,就说道:“要不,我还是把她抱回她家里去吧。”

  “现在外面到处孤魂野鬼,其中也包括有色鬼,你不怕她有什么闪失的话,尽管去做吧。”

  我一听,还是算了吧,还是放这里安全。

  这时候的天已经是黑下来了,鬼门要在子时的时候打开,也就是夜里的十一点过一点,这时候才是真正的一天开始。

  现在差不多九点半的样子,我之前就跟他们说过,加上黄二叔也跟着宣传过,村里人大部分都各回各家,要么在看电视,要么就抱着自家媳妇,做该做的事情。

  当然,也会除了个别的人,比如说一些喜欢打牌的,一些喜欢喝酒的。

  就着白天宴席的桌子,一群人就在一起,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

  该跟他们说的,我早就已经说过了,就算现在我再去跟他们说出个天来,他们不信还是不信,我也没办法,就由着他们吧。

  浦靖从他们身边走过,靠着近的一个人不禁就打了个寒颤,就说道:“怎么突然这么冷呀。”

  其他人就在一旁笑话他肾虚,我却知道他这不是肾虚,而是气虚,还没有把我给的驱鬼符戴在身上。

  有些人就是这样,以为自己胆子大,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有些事情可不是靠胆子大就能解决的,比如说气运。气运低的时候,该避的还是要避一下,要是仗着胆子大,就胡来,那些鬼魂也不会跟你客气的。

  拿出一张驱鬼符就递给他:“六子哥,给一张财运符,保证你今晚赢个通杀。”

  他却白了我一眼,也没有接我给的符,还讽刺的说道:“你要真有这本事,你还跟你师父窝在这么个破祠堂里,早都到大城市里吃香的喝辣的了。”

  有时候真的很无奈,明明看出了他正在走霉运,你去跟他说,他还会不高兴,脾气再好的人也会讽刺你,要是遇到脾气不好的,还会一阵拳打脚踢。

  对于这样的人,我只能跟他们说一句话,那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

  在村子里转悠了一阵,村里都一片寂静。除了经过别家院门的时候,院子里传出来的狗吠声。

  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平常的夜晚,天上星星依然闪烁,地上虫鸣鸟叫依然,每家院子里的看家狗都安静地趴在它的窝里。

  我长舒一口气,这样最好,至少表示他们是安全的。

  “别大意,这或许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浦靖就在旁边说道。

  “你就别这么乌鸦嘴了,就这样不是挺好的么。”我就说道。

  “是么?我已经闻到了危险的味道。”浦靖嘴角一扬,眼睛盯着前方。

  我顺着他的眼睛看过去,就看到的是道场的方向。

  那里会有什么状况呢?

  对,就是那里。我脑中电光一闪。

  按照马一春所说的,这次鬼魂到来,肯定会想尽办法凑足往生钱,而道场那里现在正放着大量的冥钱,还有金山银山。

  以最快的速度,就跑向了道场上面,然而我却什么都没看到。

  吃饭的桌子已经是撤走,冥钱烧的灰还在,周围平静的很,连一丝风都没有起。

  我满头黑纹,这就是浦靖说的危险的味道么,比村子里面还平静,哪里来的危险。

  我不由看向浦靖,就看到他凝重的神情,我心中一颤,这个神情,可不会经常在他脸上出现,一出现肯定就意味着他看到的东西不寻常。

  我这才意识到,在我眼里的平静,是因为我看到的是人看的景象,而浦靖看到的是鬼魂看到的画面。

  我们鬼倌也有一套不常用的开天眼的办法,很繁琐,但是没有后遗症,随开随用,叫做鬼眼通。

  双手抱在一起结印,眉心贴上一张定魂符,然后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每走一步,嘴里念上一遍静心咒,在地上插一根引魂香。

  整个过程要心无杂念,还要在脑海中观想祖师爷,走完七步之后,口中念上一句:“弟子姜小杰诚心请求祖师爷降下鬼眼通,助抓鬼除魔。”

  手拿摄魂铃一摇,如果身后的香都燃起来了,眉心就会有一股灼热感,之后就有了鬼眼通了。

  要是这些都没有发生,那就只有再来一次,心不诚,祖师不答应,不给鬼眼通。

  这个过程太过复杂,我们很少用,还没有牛眼泪好使,只是那玩意抹上之后要等很久才失效。不知道其他门派有没有简单的开天眼的方法,以后遇到,记得学一两招。

  还好,我的心够诚,一次就开好了鬼眼通。

  只是,等我看到周围的时候,我傻眼了,我真心后悔开了鬼眼通。

  在道场上面,简直就是群魔乱舞,不是,群鬼乱殴。就跟街上的小混混打群架似得,逮着谁就是一阵乱殴,管他认识不认识。

  全都在抢冥钱,旁边的其他东西,一概都不管。

  有些在旁边捡漏的,偷偷摸走一些冥钱,刚溜走没多远,就被其他鬼魂给拉了回去,按在地上一阵狂揍。

  看到如此场景,我瞬时就拿了好几张驱鬼符,贴在我的脑门上,还有前胸后背。这群小鬼打架,可别把我这个凡人给拉了进去,我可没那本事对付这么多小鬼,浦靖还差不多。

  浦靖就站在一旁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脸上除了凝重的神情,再没有一点多余的其他痕迹。

  在我心里,他一直都是正义感爆棚的那种,这次居然选择冷眼旁观。

  “你不去管管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