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既然她这么跟黄二叔说了,或许她真的去了省城,是不是去找师父倒不是那么重要了,至少有了个方向。

  只是黄二叔最后的一句话,让我感觉脸上烫烫的,看来我的实力还真是弱爆了,在谁的眼里都是一样。

  之前师父也说让我去省城,既然如此,等过完鬼节,我就去省城了。

  我们这里的鬼节其实很简单,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两顿饭而已。

  中午全村人吃一顿,晚上祭祀了祖先再吃一顿。大概意思就是更看重活着的人,但是也不能忘记了祖先。

  中午吃饭没有什么讲究,就像是平时酒席一样的,只是这一顿饭是村里人集体做的,而且都是素食。

  到了中午,村里人都到了祠堂外的坝子里,这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好。

  趁着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就站到坝子中间,跟他们大声说道:“之前给你们的是祈福的符,从现在开始就要一直带在身上,之后三天,太阳一落山,就要在家里待着,不要出去,最多到院子里。”

  把驱鬼符说成是祈福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直接给他们说的话,他们可能会害怕的直接把符给扔了。没办法,这些人就是这样,就是对鬼啊妖啊的事物敏感,生怕接触到这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又都在身边,只好给他们换个方式来说。

  我人本来就小,在坝子中喊起来,声音就显得有些小,看起来就像是个底气不足的小学生在那里讲话。

  人群中就有人喊道:“现在的小娃娃都会捉鬼啦,我们真是老了啊。”

  跟着,大家就哄堂大笑起来,只有几个真正见识过的人家,才没有笑。

  黄小玉也涨红了脸,朝着大家伙喊道:“笑什么笑,小杰哥就是会捉鬼。”

  又有人起哄:“那倒是捉一个给我们看看啊。”

  黄小玉还想说什么,我就把她拉住,就朝着大伙喊道:“反正我也是对你们好嘛,你们带着也没什么嘛。”

  坐下来我就跟黄小玉说道:“你跟他们置气干嘛呀。”

  我把我能做的事情做到,至于他们听还是不听,照不照做,那就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了,我也不能强迫他们,我只求心安。

  '`酷B匠a¤网首/W发

  接着我就不管其他人再说什么了,只是能从旁边的声音中听到嘲笑和讥讽。

  虽然他们也瞧不上我的本事,可在晚上祭祀祖先的时候,他们还是比较认真的。

  一个个按照辈分分支,在祠堂里面站的整整齐齐的,如果不是他们手里拿着香,我还真会以为是一帮民兵在演练。

  “祭祖开始。”我站在黄家祖先牌位旁边就喊道。

  接着,在我的口令之下,黄村所有人都对着黄家祖先牌位三跪九拜。

  香火奉上了,大部分村里人的事情就做完了,他们就在外面的桌子上围坐起来,嗑着瓜子,吃着水果,聊着天南地北。

  而我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村里几个辈分最高的人,跟我一起将黄村先祖的牌位请出来,围着村子里转了一圈,这是要让祖先看一下村子里的变化。

  晒场上面,早就摆好了道场,还在场地中间摆了四桌酒菜,把黄家祖先的牌位放在桌子旁边,几个老人家就做到一边,抽起旱烟,一阵烟雾缭绕。

  我穿着一身道袍,手里拿着桃木剑,就在中间做起了道场。

  我一个鬼倌,怎么可能会做什么道场。道场一般都是超度和祈福的,这些都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我们的都是最直接的法阵,要么就是送地府,要么就直接打散。

  估计我师父也不会,当年我能背下几个经文之后,每次做道场,师父就做个开头,然后就让我接着做。

  当初师父让我做的时候,我直接就愣住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呀,知道我看到师父给我开了个头之后,我就会了。

  就是在场地中间,沿着一个八卦的图案走,手上带着点姿势,嘴里随便念几句经文。至于这么做,到底有没有用,我是不知道,反正村里的几个老辈子看着觉得是挺靠谱的。

  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正儿八经的念上几句经文,后来我就张着嘴巴胡咧咧,反正也没人听,也没见出过什么事情。

  不过,这一次我嘴里念的一整套的太上伏魔经,手上耍着完整的太极剑法,就可以看出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一阵阴风吹过,我不由地想到,这个道场真的有用,真的能把黄家祖先请来么,那还真的神奇了。

  我朝酒桌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佝偻的样子,这不是黄大山,还能有谁。这时他正坐在桌子边上,自顾的喝着酒,吃着菜。

  看到我看到了他,他就端起酒杯向我微微一笑。

  不说这个笑容有多么恐怖,对着这么个鬼魂,我心里就渗得慌。

  不由看向旁边的几个老辈子,只见他们悠然地抽着烟,以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我做道场,我才意识到,他们看不到黄大山。

  这绝对是他的示威,我不可能冲过去跟他打,这时候,我确实也没有办法对付他。

  而他也没有一点想要跟我交手的意思,很享受地吃着酒菜。

  看他现在的样子,就跟一个普通的小鬼没有分别,一点伤都看不出来,连之前周身自然泛起的黑色鬼气也不见了。

  他现在这个样子,真的会让我以为他是来享受这些酒菜的。可,我内心的感觉告诉我,他这次的到来恐怕没那么简单。

  脑子里反复思索着黄大山的来意,我手里的动作都变了形,旁边观看的几个老辈子就对我大声喝道:“你小子没吃饭啊,要是让先人觉得有什么闪失,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我立马就重新摆好姿势,好好应付,嘴里学着念经的语气说道:“我就是没吃饭啊,肚子饿的很,你们看着也不给我吃一点,我好可怜。”

  黄大山跟着就走过来,对着我一挥手,我就感到后背一凉,周身立马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就算这样,我也不可能做出其他动作,更不可能停下来。

  都怪我那个师父,在之前就跟他们说了,要走八八六十四圈,才能体现诚心,这样祖先才会保佑后辈子孙。

  这下,我才知道,他们这是诚心在整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