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我也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鬼节风波,不过就是地府行事的一个纰漏。

  既然是这些阴差的错,抓住了症结所在,我是做足了样子,我当然要从他们那里敲诈点好处来。

  最近我的遭受的打击可不少,师父的事,徐子淇的事,现在还要面对鬼节的事情,我弱小的心灵还真是有些承受不来,也只有从他们身上讨点好处,来弥补一下弱小的心灵。

  “既然这么多事情都是你们搞出来的,那你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呢。”

  马一春就凑过来,将他们带着的礼盒拿了出来,笑嘻嘻地问道:“小老弟,这里都给你准备好了。”

  两人分别打开他们的礼盒,朝我递了过来。我一看,就是两块玉牌,样子倒是挺精致的,只是这是地府的东西,我拿了等于就是拿着两块空气一样,没什么用。

  不由地一脸嫌弃地说道:“你们给我这东西有什么用啊。”

  马一春将玉石取了出来,在我面前一晃,就跟个王婆一样,可劲的夸他的玉石。

  “这可是幽冥深渊边缘产出的玉石,光是玉石本身的价值,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了,何况我们还请了高人在上面刻了法阵。要知道,能在玉石上刻印法阵的人,恐怕你连听说都没有听过吧,这样的人可是绝对的牛鼻子。若不是,我们跟他关系还不错,都没有办法请到他呢。”

  我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都没有办法去思考真假,说的倒是跟真的一样。将玉石拿在手中,我就惊奇的发现,玉石在我手中是真是存在的。

  “没有骗你吧,上次给你的木牌,还只是出于这人的徒弟之手。”马一春见我一脸新奇的样子,就说道。

  “没错,我的受命符印就是出之他的手笔。”浦靖居然破天荒的在旁边帮他们说话,那这东西八成是真的了。

  更新4最快b上◇酷匠网#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我就说道。

  “你这么为难,要不我还是不给你了吧。”马一春就说着,还做出一副要收回去的样子。

  一把将两个玉石从盒子中拿了出来,就说道:“老哥,你这是怎么啦,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还能收回去呢。”

  “不是,我是怕你为难呢。”

  这时候,不是看在两块玉石的面子上,我真的会给这个混蛋一脸口水,这是什么嘴脸啊,我最讨厌他这种做派。

  “这要怎么用呢?”我把玉石拿在手中,左右端详,也没看个明白。

  “贴身戴着就好,我的是五鬼运财符,保准你财运亨通。牛老弟的摄鬼金符,像这次黄老鬼的鬼爪,以后肯定是没那么容易进你的身了。”马一春就说道。

  不说这两张符的作用,光是名头那个响亮啊,可是都《奇志怪谈》中上榜的符,估计起码要到了师父的实力,才能画出来。这个传说中的高人,还真是牛掰,还刻到了玉石之上,他咋不上天呢。

  我将玉石收起来,一脸平静的样子,可是心里已经是乐开了花。这以后,我的财运旺了,也不怕鬼了,我人生正在向金光大道上迈步呢。

  “两位老哥啊,你们看我是一个鬼倌,也才十五岁多一点,还是一个正在成长的道士,你们就不能送本厉害点容易学的经书。”

  这可不是我的贪心,看着这两个就知道,一准是两个贪官,手里肯定是有不少的资源,反正都是别人给的,不如给我一点。

  他们俩倒是没有直接拒绝我,就对我说道:“你不是有一本本经阴符七术了么,再说经书可不是我们随便能接触到的。”

  “那你们就不能送我点疗伤圣药,实在不行给个配方也行啊。”我很期待的看着他俩。这个东西,他们肯定是有的,而且我作为一名战斗人员,药肯定是必须的。普通的伤找医院就可以了,鬼魂的伤可不全是外伤,还有些伤是医院里没有办法的。

  他们俩就奇怪地看着我:“你又不需要,你拿来干嘛?”

  我一下就急了:“我怎么不需要,我抓鬼不得受点伤啊,就像这次…”

  我本想把胸口的伤给他们看,这时我才注意到,我胸口一点都没有感觉了。

  现在都还能清晰地回忆起之前的感受,黄大山的鬼爪深深扎进我的身体。

  他是鬼魂没有实体,对我的伤害是来至于灵魂的,这种伤痛是刻骨铭心的,绝对不可能有错。

  在靠近我心脏的地方,更是凝聚成了实体,就要扎到心脏上面。

  这一幕幕的画面还清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然而,我现在的身体反馈给我的讯息却是另外一回事,我的身体安然无恙。

  就在我奇怪的时候,马一春就说道:“你就一点都没有发现,你的身体跟别人的有什么不同。”

  我摇摇头:“没有发现。”

  马一春一脸被打败了的样子:“你还真是厉害。其实,你在桃山的时候,你已经死过一次,在阴差要拿走你魂魄的时候,桃姑给了你一颗百年桃心,才保住了你的命。”

  我不屑地看着他:“你认为我会相信你么。”

  这是什么鬼话,我明明还活的好好的,怎么可能就死过一次了。那一次我承认我伤的很重,在医院都住了很长时间的院,也可以说跟死亡就差一线之隔,那不是还没有死掉么。

  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这两混蛋的话。

  浦靖却是很合适宜地在旁边补上一句:“他们说的没错,你觉得一个人的心脏被刺穿了,还能活过来么。”

  我总是觉得我的记忆中有几个断层,似乎是被人可以掩盖了一样。被浦靖这么一说,我才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我的记忆中确实少了一部分。而这一部分,在黄大山击伤我的时候,我看到过,一瞬间的时间,看到了无数零碎的碎片。

  浦靖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个不会说假话的人,而马一春他们虽然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可也从来没有骗过我。

  这一刻,我迟疑了,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么。

  “那徐子淇为什么要离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