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姑。”

  朦胧中,我意识到我昏睡了过去,几经挣扎,我猛地一下醒过来。睁开眼睛我看到的却不是在乱葬岗,而是在我自己的房间里面。

  “桃姑?嘻嘻,你睡傻了,你梦到桃姑了啊,都几千年的人了,你梦到她干嘛呀。”我就听到黄小玉的一阵嬉笑声。

  从床上撑了起来,就看到浦靖坐在床边。

  以为我胆小,我的房间里贴了许多符纸,对浦靖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他也是用鬼气来抵抗,此时的他周身都泛着鬼气,虽然长着一张冷酷的脸,可看起来还是有些阴森恐怖。

  我就很奇怪,黄小玉就不怕他么,就问道:“你不害怕么?”

  黄小玉看了看周围,扫视一圈,然后样子很紧张地问道:“害怕什么?你别吓我。”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才明白过来,她看不到浦靖,就说道:“算了,没什么。”

  我下意识地问道:“徐子淇呢?”

  “不知道耶,我爸爸只把你一个人送回来了,子淇不知道去了哪里。”

  看到她天真烂漫的样子,我真的不想让她接触到这些鬼神之类的,我就说道:“我没事了,你先回去吧,还要准备鬼节呢。”

  黄小玉应了一声,就出了门。看到她的背影,我在内心之中,真心祈祷,她能一辈子都这么无忧无虑,这样才是真的黄小玉,我们熟悉的黄小玉。

  “你能告诉我一切的真相么?”我就问道。

  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又很怕知道。

  桃姑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一个千年老妖,做了一些伪善的事情,就在享受村民的香火,是一个十足的妖道。

  而徐子淇除了对我的心中,却是另外一个样子,不算多么完美,至少对我是好的,谈不上女神的地步,至少是朋友,最好的朋友。

  一个几乎要杀了我,一个却一直在救我和帮我,我真的很难将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

  “她不是都告诉你了么?”浦靖就说道。

  说的轻松,徐子淇就是桃姑,你让我怎么相信,告诉全世界的人,肯定没有一个人相信。

  我内心反复挣扎着,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他都是事实。”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她之前要杀我,后来又要救我,还把师父伤的那么重,现在连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说到最后,我几乎是快哭出来了。

  我最亲近的师父离开我了,还带着重伤离开,之前马一春还告诉我,师父最多还有一年的寿元,这个让我怎么接受。

  这个就是拜桃姑所赐,而现在却告诉我,徐子淇就是桃姑。

  “因为你身世。”

  简单的几个字,在我的耳朵里,就像是惊天震雷一样炸开了。

  我的身世是怎样,不就是一个天阴煞体,家里人不得不把我扔掉,师父好心收养我,就这么简单,可在浦靖的嘴里,为什么会牵连这么多呢。

  “我的身世是怎样?”

  “天阴煞体啊,我也知道这么多,其他的就只有问你师父跟桃姑她本人了。”

  要不是打不过他,我真的要踹他几脚,这叫什么回答,告诉我一个开头,就把我撂在这里。

  “那你留在这里干嘛。”我之前天真的以为,他留下来就是为了回答我的问题的,以他的秉性最有可能是这样,只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

  “明天就是鬼节,而且乱葬岗的那个老鬼跑掉了,我想来想去,确实不能看着你就这么死去,所以我留下来了。”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一连听到好几个坏消息,我没有多想,直接就破口大骂:“什么!黄大山跑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我真是很气愤,浦靖这么厉害的人物,居然都能让一个鬼魂从他眼皮底下跑掉,以他以往的表现,我下意识地认为,他这是出工不出力的结果。

  只是,我说出了这番话之后,自己都觉得后怕,我这是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敢这么跟一个这么嚣张的人说话。

  这个时候,我就有一种预感,他会劈了我的。

  浦靖微微一笑:“他很厉害,而且很狡猾。”

  他出奇的平静,只是我一点都没有感到一点庆幸,反而我此刻的心情已经是落到了冰点。

  我咋就这么倒霉呢,天阴煞体,本来就是个倒霉的体质,这时候还让个这么厉害的鬼惦记,可以想象的到,以后我的日子肯定会过得很精彩。

  “你不用担心,桃姑会来找你的,不然她干嘛费劲救你。现在她离开你,确实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你实在太弱了。”

  我好一阵无语,我知道我弱爆了,可也用不着这么左一句右一句的提醒吧。

  “你还算好,她的情况可比你糟糕的多了。”

  “她为什么不留下来,也好让我可以帮她。”我喃喃说道。

  浦靖微微一笑,就要张口说话,我就抢在他前面说道:“算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我实力弱爆了。”

  浦靖走到窗边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脸上也不自然地挂起一阵担忧的神色。

  连他都会不由地担心徐子淇的状况,她的情况究竟会糟糕到什么程度。

  咚咚…

  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我就一阵奇怪,黄小玉刚刚走,她要进来也不会敲门呀,这是谁呢。

  走去打开门,看到来人,我就一阵来气,居然是马一春和牛安两个混蛋。两混蛋面带微笑,手里还各自拿着一个礼盒。

  我也不管这两混蛋是不是我名义上的上司了,我上去就是一脚,得亏这两混蛋还有些反应,不然我的这一脚绝对正中他们的命根子,要是他们有的话。

  马一春就笑着说道:“小老弟,你这是干嘛呀,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我们还给你带了礼物。”

  牛安附和着说道:“就是啊,我们听说你最近遭遇一些不幸,万忙之中才抽的一点时间,小老弟,你这又是何必呢。”

  两混蛋一唱一和,让我气不打一处来,我就很神秘地跟他们说道:“最近,我练了一种道法,我看到两位的魂魄有点稀薄呀。”

  牛安立马就紧张了起来,凑到我跟前,就问道:“是真的?小老弟,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呀。”

  马一春拉住牛安,有些不高兴地对着我说道:“小老弟,你这是何必呢,这么骂我们有意思么。”

  “特么的,你还知道我在骂你们呀。”我将他们的符印掏出来,直接就扔回给他们。

  他们相视一看,就知道了,我是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马一春就把符印重新放回我的手中,笑呵呵地说道:“你也知道,我们公务繁忙,当然有时候不能随叫随到,这次刚好身边又没有其他阴差,就怠慢了小老弟,下次不会了,下次不会了。”

  牛安也是朝浦靖恭维道:“这次还真是多亏了浦靖啊,会地府之后,我们做东,一定要好好请浦靖喝上一顿。”

  我满脸气愤,浦靖也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两人一下就吃瘪了,他们可能也是第一次遇到我们这样的人。

  马一春接着就转而说道:“我们这次来可是带着诚意来的。”

  他一把将我拉进了门里,两人还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牛安才把门关上。看这两人配合的这么默契,就知道他们肯定是经常做这种人后的事情。

  我真心是看着不顺眼,天生就是瞧不上这样偷偷摸摸的人,浦靖也是眉头一皱,就说道:“用不用我回避一下。”

  马一春尴尬地一笑:“不用不用,我这也是怕隔墙有耳嘛。”

  '☆更a新最快X上酷uB匠W网G

  “我们这里人都老实的很,没有那么多耳朵。”我就说道。

  “那好,那我就说了。”跟着马一春就凑到我耳边来说道:“我们得到内部消息,这次鬼节之后,所有鬼魂只能在森罗街待一个月,一个月以后,就只能有两条路,去投胎或者是去炼狱。”

  看着马一春煞有其事的样子,我脑子中一阵发懵,他说的不正是师父给我讲的森罗殿的规矩么。

  人死之后,一些魂魄还不能认可这个现实,也不能适应鬼魂的生活,森罗街就是一个给他们适应的地方,类似于鬼魂托儿所一样。

  我不禁就问道:“这有什么问题?”

  牛安开口就要说话,被马一春一把拦住:“那个小老弟啊,这个规矩是死的,鬼是活的嘛。你也知道炼狱那种地方,去了的话,不脱层皮都出不来的。我们也是体谅大众的疾苦嘛,处理的方式上,就灵活了一点。”

  “所以,你们就让他们必须交了往生钱…”

  牛安一把捂住我的嘴,不让我继续说下去,一只手还往上指了指,带着几分苦涩的表情说道:“我们也只是小兵而已,听命行事罢了。”

  我白了他俩一眼,看他俩这种做派,就可以想象,其他阴差跟他俩相差无几,打死我都不信,他俩只是一锅汤里的两颗老鼠屎。

  脑海中回想起,师父偶尔的老奸巨猾,到这里,我才明白,原来是为了应付这群人而准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石湖说:

  求打赏,求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