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目黑云,黑压压的一片,中间还夹杂着无数抢夺冥钱的手,看着都渗得慌。

  可是,我得意的笑了。

  “你别得意,他没那么好对付。”

  正是我得意的时候,徐子淇一盆冷水就给我泼了过来。

  我就奇怪了,黄大山都被围成这样了,难道他还有逃出生天的本事?那他咋不上天呢,待在这里,真是太屈才了。

  这时候,我才仔细注意黑云之中的形式。

  黄大山在黑云之中怒吼着:“你们这群小畜生,看我不撕碎了你们,把你们打的神魂俱灭。”

  黑云翻滚得厉害,冥钱在空中飞舞,只是再没有几只手去抢。

  我可是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战斗,根本看不出孰强孰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想法,就认为徐子淇一定可以看出来,不由地看向了她。

  只见她双眉紧拧,神情很是凝重,双眼紧紧盯着黑云之中,而手里似乎还藏着什么东西,准备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状况。

  “啊!”

  黑云之中传出一声大吼,我看了过去,就看到黑云就翻腾起来,就像是烧开了的水一样,我看到无数小鬼在中间乱窜。

  徐子淇拉着我的衣领,一把将我拉到一边:“小心。”

  接着,黑云之中就朝四周爆射出几道黑影,仔细一看,是一些小鬼的样子,都惊恐的表情,朝着周围逃窜。

  看到这幅模样,不等徐子淇拉我,我立马就跑的老远。

  瞬时,黑云一样的小鬼们,逃的逃,遁的遁,原本黑漆漆的黑云变得稀薄了不少,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小鬼围着黄大山转悠。这黄大山的实力真是很恐怖,这样都不能打败他。

  透过雾气一样的黑色鬼气,就看到黄大山身上好几个地方冒着鬼气,这是他受伤了。

  鬼魂是没有实体的,说白了就是由一股气构成的,只要这股气团出现破损,就会往前泄气,等气泄完,那他就真的死了。

  这时,空中的一个小鬼朝着黄大山猛冲过去,被他一把抓住。顺势就在小鬼身上咬了一口,跟着小鬼身上就冒出了浓浓黑气。黄大山深吸一口,周围的黑色鬼气都被他吸了进去。

  黄大山将小鬼的鬼气都吸进去之后,身上的伤口愈合了一些,身上只是自然地泛着淡淡的鬼气。

  我这才明白,这个黄大山没有去投胎,就是在吸别的鬼魂的鬼气来修炼。

  这时候,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就是直直的看着我。

  可就是他这个样子,让我心中一阵发慌,总觉得我被他的鬼气给包围着,背后还莫名的发冷,总觉得周围有奇怪的东西存在,脖子上还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跟着脑子里就出现许多莫名其妙的画面,全都是一闪而过的,根本看不清具体是什么,只是这样一来,心里就更慌了,身体还带着一种无处是从的感觉。

  徐子淇一把抓住我:“别瞎想,你已经被他盯上了。”

  我才猛地一下醒过来,原来刚刚的感觉就是被鬼盯上的感觉。

  我仍旧是愣在哪里,没有任何举动,徐子淇看着我,有些失望地说道:“你就是这么当的鬼倌么?”

  我很想跟她辩解,这是人的正常反应。话没说出口,我就收了回来,算了,我不跟她计较。

  我能用的招都用了,对于浦靖,我真的不报任何希望,就像他对我一样。每次叫他出来,他都是应付了事,根本没有把做我的受命阴差当做他的职责来做。

  “牛安,马一春!”

  这时候,只有依靠他们了,只是在我喊出他们的名字之后,周围除了吹过一阵阴风,刮起地上散落的冥钱,一点反应都没有。

  徐子淇直接就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找他们还不如找浦靖。”

  黄大山更是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我,更是像看出了我的无计可施一般,戏谑地看着我,慢慢朝我走过来。

  空中盘旋的小鬼虎视眈眈地看着黄大山,只是在他朝我走过来的时候,小鬼们纷纷给他让了道。

  好吧,这个时候,我在心底做了一个决定,以后绝对不会再在这种关键时候,找这两个比浦靖还不靠谱的家伙。

  黄大山旁若无人的走过来,嘴角一阵冷笑:“你可以呼唤齐天大圣,或者孙悟空会来帮你的。”

  之后,他就对着徐子淇说道:“我还是要一个百年桃心,只是我的筹码再加一个。”

  开始说话的语气,还很平缓,最后突然话锋一转,换作一种凌厉气势。

  跟着,我的脚底下,就冒出一阵黑色鬼气,一下就将我包裹在其中。

  “怎么会…”我跟徐子淇同时惊呼道。

  在满是引魂香弥漫的地方,鬼气居然这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脚下,要知道引魂香对鬼气是最为敏感的,他居然躲过了引魂香的察觉。

  “很奇怪么。”黄大山悠悠说道。

  然后,他就很享受地用手指去挑动周围的引魂香青烟,跟着他的手围着周围转了一圈,手中就出现一团青烟形成的气团。

  徐子淇的神情不由地紧张了许多。

  我更是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真的是真的么。不是应该引魂香才是控制鬼魂的么,怎么先反倒过来了。

  “怎么样,这下我的条件应该够公平了吧。”黄大山一边把玩手中的气团,一边问着。

  酷匠e网《_永#久、免(U费A看Q小a说d@

  徐子淇脸色一沉,脑袋中思索着什么。

  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徐子淇的回答,黄大山有些急了:“对我这么不公平的交易,你还要考虑这么久。”

  跟着,我就感到身上的气团慢慢开始裹紧,很快胸口就憋闷的不行。

  咳咳…

  徐子淇眼神一紧,脸上的凝重加剧了不少。

  我根本不知道那个百年桃心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但从徐子淇为难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出这个东西,至少对徐子淇来说,肯定很重要。

  “子淇,不要答应他,我可以的,相信我。”

  黄大山右手成爪,朝着我虚空一抓,我的脖子就感觉到被抓住了一般,呼吸立马就变得困难,说话更是不可能。

  “住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