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心里的害怕,是因为不知道危险会从什么地方出现,而这一次,攻击这样直面地过来,内心深处就升起不安,产生恐惧,这还是第一次。

  下意识地想往后跑,我却发现,我的身体就像是被控制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不由地惊慌失措起来,而黄家老祖的爪子已经快到跟前了。我就感觉到老祖的爪子,就像是扎进豆腐一样,扎进了我的身体。

  身体上的痛楚像是触电一样迅速传遍全身,直达脑海,我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接着我就明显感到我的心脏上一阵刺痛,知道老祖的爪子已经碰到了心脏,在靠近一点,我的小命就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这时候我真切地感受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就在这恍惚之间,他就要走了。

  就在我心中产生无比绝望的时候,一道金符朝老祖飞射过来。

  老祖冷眼一横,发现金符对他的威胁很大,一个暴退。任谁都很难想象,一个佝偻的老人动作居然这么矫健,比任何一个人的动作都要快。

  他一下退到了一边,眼色凝重地看着徐子淇。

  这时,我就感觉我的身体就像是落叶一样,在空中飘落,没有一点自主,任随风吹过,而我只是在落向地面。

  徐子淇站到我跟老祖中间,回头问道:“你没事吧。”

  我就闻到一股异香,在我记忆里,似乎对这种味道记忆很是深刻,除了桃山上,似乎还在别的地方闻到过。

  一个闪电穿过我的脑海,一个画面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我很想抓住画面,仔细看看,却是没有看到。

  当我看到徐子淇背影的时候,桃姑的样子一下闪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由地一惊,怎么会在徐子淇的身上看到桃姑的影子呢。

  在上次,我跟师父闯桃山的时候,师父跟桃姑都不见了,而徐子淇就出现了,难道徐子淇真的跟桃姑有什么联系。

  只是,一个是用桃花,一个用符,让我很难让她们联系起来。

  心中有些不确定,就低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徐子淇很奇怪地看着我说道:“你傻了,我是徐子淇啊。”

  她这个神情让我有些不太确定,我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徐子淇脸上一惊,就说道:“等你知道我是谁的时候,我就会离开你,或者杀了你,你还想知道么。”

  “我…”

  徐子淇脸上邪邪的一笑,让我心中产生了一丝迟疑,我不知道她的是不是真的。只是,既然她这么说了,那就证实了几分我的猜想。

  更Kj新E最快☆上b酷o匠^网(l

  我对她的身份很是奇怪,但总的来说对我还是好的,至少对我没有恶意,不然她也不会救我,更不会照顾我。

  “你跟桃姑是什么关系?”黄家老祖开口问道。

  我心中一紧,真的很不想听到这个问题,因为我也很想问,但是却是害怕听到答案。

  徐子淇就问道:“你见过桃姑?”

  黄家老祖就说道:“我黄大山当年也是赫赫有名的阴阳先生,怎么会没见过桃姑呢?”

  徐子淇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嘴里喃喃说道:“是你?”

  黄大山跟着也是一惊:“你听说过我,还是,你根本就是见过我。”

  徐子淇就微微一笑:“你刚刚都不是说了么,你可是赫赫有名的,我当然听过你的名字,难怪鬼倌三样在你身上会不起作用。”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已经听出来了,徐子淇跟桃姑绝对有关系,跟黄家老祖想的一样,或者徐子淇根本就是桃姑。

  徐子淇没有正面回答,我也不想问出口,害怕徐子淇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会离开。不是舍不得,只是有些不愿意看到她离开。

  我摸索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候身体恢复了自如,只是胸口疼的厉害。

  刚刚黄大山应该是用了鬼压床之类的伎俩,才让我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不过,我也真是弱,连一个鬼压床都对付不了。

  “既然你也做过阴阳先生,你为何不早早离开去地府,地府不是还给你们留有职位么,不想去投胎,不是还可以做阴差吗,你为何还要在这里为非作歹?”

  我害怕再去追究徐子淇的身份,就用黄大山的事情,来转移我的注意力。

  黄大山一个冷哼:“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黄毛小子来管。”

  藐视,赤果果的藐视,不带一点别的色彩,我的胸口又一次被无情的扎了一刀,这一刀比刚才的鬼爪都犀利,我胸口生生的疼痛。

  黄大山双手一振,周围引魂香的青烟一下就震荡开来,周围还在围观的小鬼,都抱着头,匆忙躲到了坟地里,不再出来。

  “我听说,桃山上的千年桃树,每百年就会结出一个桃木心,你给我一个,我就放过大毛,还告诉你们一个事情,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黄大山带着商量的口气说道。

  徐子淇嘴角微微翘起,看着黄大山说道:“你知道的还不少。”

  “我都没有要千年桃木心,只是要一个百年的,这个应该没问题吧。”黄大山立马就换做了得意的口气。

  这么一说,还能让我怎么想,徐子淇跟桃姑的关系绝对不一般,至少也想师父跟我一样,别的我真的不敢去想。

  加上被藐视的感觉,我心中的恼怒已经是到了顶点,我一下跑到徐子淇前面,朝着黄大山大喊道:“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么放了大毛,要么我就把你打的魂飞魄散,不要怀疑我做不到。”

  黄大山就戏谑地看着我说道:“哼,我做阴阳先生的时候,你爷爷都不知道在那里,居然还敢我面前逞能。”

  黄大山倒是没有一点的紧张,倒是很乐意看到我这样,就像是一个大人看到一个小孩子很愤怒地吼道,我要打你,是一样的,眼中充满了戏谑和不屑一顾。

  “这么说来,你是不准备放了大毛了。”我说道。

  “哼,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谈判。”黄大山对我怒视一眼,随即将大毛一把抓在手里,对徐子淇说道:“我的条件还是很公平的,你救人一命,而我也可以得到一条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