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土地都是地主的,墓地还要跟地主买。那时候人穷,没钱买墓地,死人了之后,就在村子外的荒地上草草埋了,长久之后,那里就成了乱葬岗。

  通常乱葬岗都是凶煞之地,很多灵异事件都是从乱葬岗开始的。

  只是,当年我师父还特地去看过那块地方,那里荒废了这么多年,最多就算的上是一块阴气很重的地方,还谈不上凶地,师父就没有管那里,只是让村里人少去。

  到了大毛家门口,就看到大毛家里人送镇上的医生出门,医生还给他们嘱咐道:“大毛的情况,我也没见到过,还是尽早送大医院比较好。”

  大毛家人看到黄二叔带着我来了,就匆忙应了医生的话,急匆匆跟医生告了别,朝我走了过来,一脸焦急的样子说道:“小杰,快去看看大毛吧。”

  医生姓刘,不清楚年纪多大,从我记事起他就是镇上的医生,对我还是比较熟悉,也知道我是远近闻名的林逸师父收的徒弟。

  不过,刘医生属于那种相信科学知识,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人。一直坚信,有病找医生,有事找警察,修房子要找专业的建筑公司,从不相信阴阳学说。

  看我的到来,刘医生也猜出我的来意,就一把拦住大毛家人说道:“唉,大毛的情况可耽误不起,你们还是要相信医学啊。”

  大毛家里人一下尴尬了,确实这个事情不对,当着医生的面找阴阳先生,不是驳人面子么。

  我就上前说道:“刘医生,不会耽误事的。要送大毛去医院,不是得找车么,就这点时间就好,不会耽误什么的。”

  刘医生说道:“那我还是留下来看着,免得你给他喂了奇怪的东西,到时候耽误治疗就不好了。”

  我微微一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现代医学从起源到现在,总共才多久时间,符篆可是几千年的东西,在他嘴里却变成了奇怪的东西。

  我也是挺佩服他的,在农村待了这么长时间,还能保持对科学的热衷,一点都没有被在这里的见识所动摇。

  “这…”大毛家里人夹在中间犯难了。

  我看出了大毛家里人的为难,就说道:“叔,没事,就让刘医生看着吧。”

  跟着我就进了大毛家,看到大毛躺在床上,并没有特别的异样,就是昏睡不醒,一身的酒气。

  在普通人眼里,这模样就跟喝醉了一模一样,在我眼里也一样。

  只是,从我对大毛的了解,我不相信我看到的,我更相信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大毛可是出了名的,喝酒之后就会撒酒疯,说胡话,除了打人,其他什么事情都干过,而且睡着之后还会乱动。

  别问,我怎么知道,那是一个惊悚的夜晚。

  有次跟师父喝酒,结果喝多了,被他媳妇给赶了出来,跑到祠堂来睡,跟我同床,这家伙睡着了,差点把我当成他媳妇了。

  这次居然睡得这么踏实,我就肯定其中必有问题。

  看了一下大毛的眼睛,眼白已经翻上去,并没有黑线或者血丝,说明体内没有尸气和煞气。现在只需要在看看舌头的情况,就可以确定是不是撞邪了。

  我去掰大毛的嘴巴,发现大毛的嘴巴闭的很紧。

  大毛媳妇一看就慌了,赶紧在大毛身上摸了几下,跟着就扑在大毛身上痛哭起来:“大毛啊,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我们就走了啊…”

  大毛家里人就问道:“兰子,你哭什么呀?”

  大毛媳妇抽噎着说道:“大毛都硬了,他走了。”

  跟着,大毛家里人都趴在大毛身上痛哭起来。

  刘医生叹了一口气,就说道:“你们该早点送到医院去的,兴许还能救过来。”

  我在大毛身上一摸,确实如此,大毛身上的肌肉绷得很紧。我在大毛脖子上一摸,发现脉搏跳动还在,只是有些缓慢,而且大毛身上的温度也没有降低的迹象,说明他还活着。

  我说道:“叔,你们先别急,大毛还活着。”

  众人一听,都很吃惊。

  刘医生也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他可是看到我摸的大毛,大毛确实是已经硬了。只是,看到我很肯定的样子,他也产生了疑问。

  在大毛身上摸了一遍之后,刘医生推了推眼镜,满脸疑问,喃喃说道:“怪了,怎么会这样?”

  头不禁地朝我偏了过来,想从我这里知道答案。

  自然条件下,身上的肌肉是松弛的,任何情况下都做不到把全身肌肉都绷紧,只有一种情况下会出现这种状况。

  人死的时候,人的身体会自然出现僵硬,大毛还活着,身体还保持着部分机能,说明他的魂魄被勾走了一部分。

  我就问道:“当时发现大毛的时候,脸是朝上还是朝下。”

  这个可是最关键的,大毛昏倒的地方想必不是平地,一定是坟头。

  脸朝下,那大毛就再无生机可言。大毛碰到的是凶魂,大毛的魂魄或者是被抓去做了奴仆,或者是被他当做食物给吃了。

  j看◇:正版‘z章节,%上/T酷WS匠网;:

  但是脸朝上的话,那就说明,只是一个游魂,可能是贪玩的,可能是跟大毛提了条件的,总之是没有要大毛性命。

  大毛家里人都愣了一下,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问,然后才跟我说道:“脸朝上。”

  既然如此,那情况就明朗了,肯定是个游魂,大毛还做了抗争,所以才脸朝上。

  这个情况要是在平时,最多就是个鬼打墙,第二天睡一觉就好了,最多就精神萎靡一阵。而大毛这样的情况,肯定是跟鬼节有关。

  我自然不能跟他们说实情,这样一说出来,跟告诉他们大毛死了,有什么区别。我就跟他们说道:“大毛还有救。”

  还是黄二叔了解我,看我的样子,他也猜出了个大概,就问道:“有几分把握?”

  “不敢打包票,至少也有八分把握。”我就说道。

  “是你师父出手吗?”黄二叔不相信,又问了一句。

  幸亏他是我叔,要是跟我同辈,我真的会给他一巴掌,有这么说话的么。不是,黄二叔,你是有多么的不信任我啊。

  算了,谁让他是我叔呢,看着我长大的,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