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会突然问你师妹的事情,难道你师父又收了徒弟,还是你自己收了个师妹呀?”马一春很有意味地问道。

  我摆摆手,连忙说道:“没有,怎么会,我哪有那个胆子,被我师父知道了,还不撕了我。”

  赶紧将贡品拿到他的面前,说道:“你看,都顾着说了,都怠慢马老哥了,来,只是小老弟现在穷,还请不起山珍海味,马老哥别介意,将就一下,等老弟以后发达了,一定补上。”

  马一春没有说话,拿起高粱酒就倒上了一大碗,然后示意我跟他一起喝。

  我摆摆手说道:“我可不会喝酒,就不能陪你了。”

  马一春悠悠说道:“贡品本来就是拿来吃的,小老弟也忌讳这些?”

  我说道:“真不会喝酒。”

  都说是贡品了,贡品是拿给死了的人吃的,我才十五岁,还早,我还不想吃贡品。

  我再次拒绝,马一春就不再多说话,端起酒碗,一口闷下。

  “嗝,爽啊。”马一春一脸享受的样子,又是给自己倒上了一碗。

  我就说道:“马老哥,你是多久没喝酒了吗?”

  马一春就说道:“小老弟,你就不懂了,我们那里的酒,清如泉水,寡淡无味,哪里又人间的酒好。”

  说着,又倒上了一口酒,我赶紧拦住,就说道:“马老哥,你先别喝醉了,一会儿随便你喝,先跟我说说鬼节的事情吧。”

  “鬼节,你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呢。”马一春问道。

  “我不知道怎么弄,只好问你了。”我那个尴尬,这混蛋居然忘记我是鬼倌了。

  “哦,对了,你是鬼倌,这些事情都是你们在做。”马一春恍然大悟。

  接着,马一春就在脑海中盘算一阵,然后就说道:“小老弟,我给你透个话,今年你们最好在七月十四的时候祭祀,然后鬼节当天,白天闭门,晚上睡觉,最好每人都带上驱鬼符。”

  …W酷…W匠8、网!首发*d

  “为什么?”我就问道。

  马一春跟着就给我打起了哈哈:“小老弟,这个酒还有没,可真是带劲啊,我得带一瓶回去,让牛安也喝一次。”

  被马一春说得那么慎重,我敢肯定,这次鬼节不同往常,而且似乎之前在医院的时候,也是听于二和萧老五说起过,这次的鬼节似乎有问题。

  往马一春边上凑过去,又是问道:“为什么?”

  马一春喝了一大口酒,一脸神秘的样子说道:“小老弟,这个事情,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我眉头紧皱,不再说话,看马一春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这次恐怕真的可能会出事。

  跟着,我就又拿出一瓶高粱酒,可劲的给马一春灌酒,想从他嘴里再套点话出来,可这混蛋,都醉的一塌糊涂了,嘴里满嘴跑胡话了,一问到鬼节的事情,他就把话题扯到一边去。

  最后,马一春喝的是咛叮大醉,差一点就说要走着回去,我好说歹说,才让他明白这里是阳间,不是森罗街。

  马一春也真是的,一瓶高粱酒,居然也可以喝成这样,他那些山珍海味还不够他吃的,反而喜欢这些东西。

  还好在马一春那里拿到了冥钱的样板,东西准备好,就可以做了。

  做冥钱就是一个力气活,以前也是我一个人做,但那个是准备了很多天的,这眼下立马就要赶出来,我一个人来做肯定是不行的。

  而且按照马一春的说法,我还要准备驱鬼符,全村一百多号人,我就都要准备,说不准村里人还会帮他们的亲戚朋友要几张,上上下下,得几百张符。

  这个做冥钱的活,我是没工夫做了,只好去找黄二叔。

  我跟黄二叔一说鬼节的事情,黄二叔也说最近村子里挺邪乎的,说不准真有事。

  黄二叔到村子里吆喝一声,村里闲着的几个大小伙子,就跟着我到了祠堂里,我教他们怎么做冥钱。做冥钱也不是什么手艺活,几下他们就学会了。

  这下好了,我可以专心的去弄驱鬼符。

  驱鬼符是阴阳先生常用的符纸,我们鬼倌可不用着东西。被我们发现有鬼的存在,直接就送地府,怎么可能还让他们继续存在。

  这个可是一个难事,一开始,我以为在《奇志异谈》中有,翻出来一看,上面全是一些高级货,其中的一些简单的,我还可以画个一两张出来,要是画个几百张,还真是为难我了。

  这时候,徐子淇就走了进来,她似乎看出了我的难点,就拿出一张符纸递给我。本来动作是很随意的,只是,在我的眼里,却是觉得无比的妖娆。

  赶紧收了神,这个时候,怎么能想这些事情,看来最近的饮食太过辛辣油腻,都上火了,还是改成清淡一点的饮食比较好。

  徐子淇也是看出了我眼中的异样,只是她好像很是乐意看到我这样,拿她的话说,这就是喜欢上她了。

  我将符放到桌子上,一看,还真是没有看出这个符到底是什么符,只是抬头上挂着太上老君的名头。

  驱鬼符一般都是挂地府神位的名头,那书上的符最高也才挂到地藏明王,这个挂太上老君的,会不会太高级了。

  徐子淇就说道:“这个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天师从太上老君那里请来的,不需要太高深的道行就可以画出来。”

  我一听,这个倒是好,还是太上老君善解人意,知道还是有很多热血的正义人士,这些人有着一颗炙热的救人之心,然而道行是个短板,比如说我,这个符显然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太上老君,这么理解我这样的正义人士,赶紧拜一拜,谢上一谢。

  画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有一个流程。

  按照师父教的,一张符起码就要花费七天的时间。先是沐浴净身三天,其间还要焚香念经,让画符的人整个身心都处于一个洁净的状态,才可以动笔画符。

  画好符了,还要用香火供奉三天,每日还要念诵经文,以增强符文的法力。

  最后,符成了,还有请符的仪式,将符请出,用桃木装裱起来,才算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