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师父的消息
本章由 进击的毛毛 在 2016-05-15 17:33:34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进击的毛毛解封者

  在黄村长大,虽不是出生在这里,这里其实根本就早已是我的家了。特别是黄二叔家,一直是把我当做的半个儿子来养,只是因为我体质的原因,我辜负了他们。

  马上就要离开了,我觉得在最后几天里,或许可以做点什么,就算是对他们养育之恩的一点回报吧,还谈不上报答,我现在能做的事情还很少。

  再过几天就是鬼节,也叫中元节。传说中这一天,鬼门大开,所有还没有投胎,在森罗街徘徊的鬼魂都会在这一天晚上放出来。

  有后人祭祀的鬼魂都会家里接受香火供养,无主孤魂就只有到处游荡。

  所以人们纷纷在这一天举行设食祭祀、诵经作法等“普渡”、“施孤”布施活动,以普遍超度孤魂野鬼,防止它们为祸人间,又或祈求鬼魂帮助去除疫病和保佑家宅平安。

  而黄村每年都会在村口摆台施孤,专门给那些孤魂供养香火,提供食物,施舍冥钱。

  前些年,这些事情都是老一辈人在组织,而我跟师父就负责把冥钱准备好,今年这些事情就只有我一个人来做了。

  做冥钱,各地的样式和做法都不相同,只是,这些样式都是跟地府的阴差商议过的,做好之后还要盖印上阴差的符文作为防伪标记。

  这些也都是跟着阳间的制度学习改进的。

  一大早我就将做冥钱的黄纸买了回来。

  做冥钱的第一件事当然是要找阴差,样式都要经过阴差的确认,不然做出的冥钱烧给先人之后,就是一张废纸。

  我当然不会找浦靖,这个人貌似对什么都不在乎,做我的受命阴差也似乎在应付了事,上次召唤他,居然还被他无视了。

  这种事情,或许找马一春或许要好一点,毕竟他是个文官样子,好像财物这些事情都是文官在管的。

  这次是有求于人,我早早地就给他准备好了贡品,瓜果香烟茶,都是各备了一份,还特地给他打了一斤高粱酒。

  在祠堂大厅中摆好了这些,马一春也上来了。

  只是,这一次上来,似乎没有以前那种随意的样子,看起来很正式。看得出来,衣服头发还特地让侍女给他整理过,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带着一丝随意的样子。

  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官员外出办公的样子,很正式,一副以身作则的样子。

  而以前那个随意,就像是在家里一样。

  一上来,还特地给抱拳给我问好。

  我笑着说道:“马老哥这么客气,是不把我当自己人啦。”

  马一春摆摆手笑呵呵地说道:“没有没有,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以前是随意了一点,以后保证不会了。”

  我将马一春拉着坐下,说道:“唉,马老哥,在这里,不比在森罗街,这里可没人能管得了你。”

  马一春就笑着说道:“姜老弟,你就别给我下套了,要是你抓到我的把柄,到时候在司命面前一说…”

  7√酷0匠s(网☆正h版_首\√发%%

  接着,他就意识到说错了话,就把嘴巴一下捂住。

  我就说道:“我可不认识什么司命,我才告不了你的状。”

  马一春脸色有些尴尬地说道:“是,是,姜老弟,我们就不扯这些闲话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你找我上来,是有什么事解决不了吗,只要你一句话,我一定赴汤蹈火。”

  马一春的表情让我心中产生了一点疑虑。

  我一个鬼倌,虽然跟他的系统不同,按照道家神位来算的话,我还算是他的下属,而且是隔了很多级的下属,他怎么会这么做呢。

  以前我还没做鬼倌的时候,这家伙就跟我称兄道弟,那时候他说是因为我师父的原因。现在更是有点奉承我的意思,我还没那份自信,凭借自己的身份能让他如此这般,看来还是跟师父有关。

  “马老哥,客气了,我跟你就不必这么说了。”我拉着他的手,笑呵呵地说道:“对了,马老哥,我好些日子没见我师父了。你人脉广,不知你知不知道我师父的消息呢。”

  马一春的脸立马就僵住了,连忙摇头说道:“不知道。”

  我朝他凑近了一点,带着几分很有意味的表情,就问道:“真的不知道?”

  马一春往后退了一点:“真的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师父做司命的消息?”我一下瞪着他问道。

  马一春先是有些慌神的样子看着我,随即就变了一个很淡然的样子,就说道:“姜老弟,我还真有点小看你了,只是我都活了这么些年,你这点伎俩,对我还是不起作用。你想知道你师父的消息,直接问就可以了,何必这样呢。”

  “切,知道,还不说。”

  我讨厌跟他这种千年老妖的样子,好像我在他面前做什么都没用一样,随便一个动作,他就知道我想要干什么,真是没劲。

  马一春微微一笑,小声地说道:“我只知道,明年中元节,你师父就会就任司命。至于他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听到这个消息,我脑中就响起一声惊雷。

  师父要到地府就任司命,那就说明他的寿元将尽,或者说已经去了地府。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真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嘴里不停地喃喃说道。

  马一春拍了拍我的肩膀:“姜老弟,是人都会有这一天的,你要节哀。”

  我最后对师父的记忆就在桃山上,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哪天之后,师父不见了,反而多了一个师妹。

  我就问道:“那你知道我师妹的情况么。”

  马一春立马就说道:“你有师妹?我怎么没听说过。”

  看到他诧异的眼神,我很肯定他没有在骗我,脑中又是响起一声惊雷。

  我曾经怀疑过徐子淇的身份,只是她一直都在照顾我,而且她自己病重了,还是很照顾我。

  她是我师妹这件事,在我心里早已认定,反而现在马一春来告诉我,她不是我师妹,之前对她的怀疑一下都跑了出来。

  徐子淇她究竟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