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月亮不是很亮,我朝着窗外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子。

  “谁?”

  外面的人没有回答我的话。

  接着,就是一阵铃铛声传了进来,我就看到鬼影额头上的香冒起了青烟,鬼影随之消失。

  我心里不由地有些惊讶,这明显是鬼倌的手法,这附近还有别的鬼倌。

  我几步走到了窗边,就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人站在外面,穿着很是普通随意,像棵青松一般站立着。光是看到这个姿势,都会让人不由地在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敬意。

  那人也细细打量了我一番,就说道:“小小年纪就不懂得慈悲之心,如何成就大道。”

  我瞬时就感到头顶被人敲了一个闷棍,直觉得头晕乎乎的。我就一鬼倌,抓鬼收鬼,就可以了,成就大道,不是我做的事情。

  只是对着这样自诩高人的长者,我还是没有这么说。

  “前辈教训的是,我下回记得就是。”

  这些高人前辈,你跟他解释是没用的,一解释,反而给他絮叨的机会,不如直接承认下来,兴许他就不给你唧唧歪歪了。

  于二跟徐子淇也跟着走到了窗边上。

  “萧老五,你怎么来了。”于二喊道。

  我跟徐子淇不由地看了于二,又看了看他口中的萧老五。

  这两人给人的感觉都不是一个世界的,怎么还认识呢。

  于二口中的萧老五,虽然穿着很是普通,但是气势上,一看就是高人前辈的样子。

  而于二,就不说什么了,看起来一脸正气,实则胆小如鼠,还带着猥琐。

  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认识,而且当萧老五看到于二的时候,萧老五的表情更是让我们吃了一惊。

  萧老五看到于二,立马就露出一个很尊敬的表情,很恭敬地喊道:“于二爷。”

  我跟徐子淇的下巴差点没有给吓的掉下来,单从两人的气势来说,不是应该于二尊敬萧老五么,怎么反过来了。

  于二看到我两的样子,略微正色说道:“既然你们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们了。这个萧老五正是我结拜的五弟,而我们八人的名号就是当年叱咤风云威震一方的,阴阳八仙。”

  我跟徐子淇都一头雾水,相视一看,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一点关于这个阴阳八仙的消息,可是,我们都连连摇头,表示,我不知道。

  “阴阳八仙?是什么?能吃么?”我不由地就问道。

  于二身体忽然晃动了一下,一下扶住墙壁才稳住身体。

  萧老五也是低下了头,说道:“真是不知所谓的小子。”

  接着,萧老五就跟我们讲起了他们的光辉事迹,说的是有声有色,精彩非凡。

  当年他们还是小年轻的时候,省城里面简直就是森罗街一样,到处都是牛鬼蛇神,然后他们八个人就是英勇无比,荡平八方,还省城一个清平世界。

  萧老五说的是玄乎奇迹的,我本来也是信的,只是我想到了于二的样子,我的心里就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另外一个故事。

  当年的省城可能就是跟‘上海滩’里的大上海一样,各种环境复杂,而他们这八个小混混,为了生存下去,就烧了黄纸,拜了关公,做起了把兄弟。

  经过这八个混混的一番打拼,加上他们的心狠手辣,终于干掉了其他小混混,自己做了老大。

  于二说道:“这下知道你于二爷有多厉害了吧。”

  这个老不修的,肯定是看我一愣一愣的,以为我被萧老五的故事给唬住了,他哪里知道在我的脑海里,他的形象是什么样子。

  我无奈地说道:“是,就你厉害。”

  于二还得意地哼了一下。

  于二我倒是懒得去理他,这个萧老五不管怎样,他的身份好像也是鬼倌,至少以后可以多接触吧。

  “萧五爷,您要不要进来坐会儿。”

  萧老五没有搭理我,似乎对我之前对付鬼影的做法,很是介意。

  萧老五对着于二说道:“于二爷,我明天再来看你吧,我先告辞了。”

  说完,萧老五就离开了。

  一阵下来,我顿生一种苍白感,这也真是的,被浦靖无视,被萧老五无视,倒是被鬼影盯着不放,到底还是鬼亲一点。

  于二看到我一脸落寞的样子,就很是得意地拍了我肩膀一下,说道:“小伙子,努力吧,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跟我一样受人尊重了。”

  “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么一回事。”我大声喊道。

  于二一听,先是一愣,接着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护士的声音。

  “谁啊,不知道这里是医院吗,你不休息,别人还要休息呢。”

  我去,这声音的穿透力绝对是之前那个小护士。

  于二听了之后,立马就跳到床上,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

  我跟徐子淇连连摇头,这个于二倒是很听护士的话嘛。

  “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我们明天准备出院了。”徐子淇说道。

  “明天就出院了?”

  我就是随口一问,谁知道,在徐子淇的耳朵里听起来,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是啊,你舍不得走么,是舍不得于二呢,还是某个小护士呢。”

  我赶紧立马否认道:“怎么会。”

  也真是亏的她想得出来,这么好的想象力,不去写小说真是浪费了。

  我连忙就学着于二的样子,一头栽进被子里面,装着呼呼大睡起来。

  踏踏…

  走廊里响起了拖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我跟于二听了之后,都跟着身体颤抖一下,然后就假装睡着了,打起了呼噜声。

  “咦,怎么还有房间门是打开的。”

  小护士走进了我们的病房,跟着就看到了徐子淇站在窗边上。

  先是看到徐子淇有些煞白的脸,一下子就愣住了,头皮不由地有些发麻。

  这时候,窗外还很是合适宜地吹起了一阵冷风,把窗帘吹的随风摆动,也将徐子淇的头发吹了起来,挡住了一部分的脸。

  白衣飘飘,煞白的脸,凌乱的长发,加上外面若有若无的月光,很容易就让人误会。

  7#最新,章‘节◇上酷匠网Q

  小护士两眼一翻白,身体直接僵硬地倒在地上。

  我在被子里就听到了一声‘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