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二大喊一声,立马就抱着头,一头栽进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看得出这个于二真是胆小,就这样了,隔着被子还能看到他在颤抖。

  鬼影附在天花板上,张牙舞爪,嘴唇都已经变成了红色,张开的大嘴里面,还往外渗出一点黑色的鬼气。

  在书上看到过,当一个鬼的嘴唇变成了红色之后,那就说明他要开始展露凶相了。这时候的鬼最难对付,攻击也最强,就跟一只看到骨头的狗一样。

  这个时候,我还能去哪里,跑肯定是跑不过鬼影的,那就只有一个去处,于二的被子里。现在只有于二那里还有能对付鬼影的符纸。

  我一下就跳到于二的病床上,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

  “你干什么。”于二质问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这孙子真是胆小。

  “我不进来能去哪,到哪里都是死路一条。”

  “你就害我吧,我上有刚出生的孙儿要养,下有八十老娘要伺候,你怎么能这样做。”于二哭丧着说道。

  我一愣,总觉得哪里不对。算了,这么危机的时候,我还是不要去想这些逻辑上的问题了。

  “我管你。”

  于二嘴里一直都发出奇怪的声音,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止住了嘴里的声音。

  “算了,你是我兄弟,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这样吧,你在这里,我出去对付他。”

  说完,于二就一把掀开了被子,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连鬼影看了都着实吓了一跳。

  看到这一幕,我真的有点感动,口口声声挂在嘴里,说自己是在道上混的,果然就是讲义气。

  如果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真的会不顾一切地跟他烧黄纸拜关公。

  于二纵身一跳,样子说不出的英勇,气势如虹,这姿势没有几十年的功力,都无法练到这么如火纯情。

  这混蛋一个箭步,身形一闪,一下就跑到了病房门口。

  扶住门框,神情凝重地回头对我说道:“兄弟,你多保重,有什么遗言,我可以帮你带给你的家人。”

  我差一点就信了,操起枕头,就给这孙子扔了过去。

  徐子淇从厕所出来,走到了病房门口,看到于二惊恐的样子,就对他说道:“于二爷,你不用怕,有小杰在,我们就是安全的。”

  于二跟着点了点头。

  我去,我就看出来了,这个混蛋别的本事没有,察言观色的本事绝对是一流。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我对鬼有自带的嘲讽技能。

  跟着,两人就倚在门框上,很是悠闲地看着屋子里。

  看到这一幕,我真的怒了,朝着鬼影大喊道:“我说,鬼大哥,你就看不出,这两个人在蔑视你么。”

  鬼影很是随意地撇了门口的两人一眼,然后阴笑着对我说道:“我还是比较对你感兴趣。”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样。

  我脸色一沉,伸出食指,学了一个李小龙的动作,恶狠狠地说道:“我要让你知道,作为一个有着天阴煞体的鬼倌,是绝对不能小看的。”

  门口的两人,看到我这副模样,不由地站直了身体,脸上的表情也不再那么随便。

  “这是要放绝招了么。”

  鬼影脸上戏谑的表情,也收敛了起来,终于开始正视这个连受命阴差都把他无视掉的人。

  我将食指放在嘴里,用力一咬,一股微甜的液体就从指尖流了出来,伴着刺心的痛楚。

  将食指拿出来,食指上滴落鲜红的血液,还有指尖残留的口水。

  鬼影看到从鲜红的血液中渗透出来的阳刚之气,不由地在心里产生了一丝悸动,随之就消失了。

  微微一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让我正视的对手。”

  跟着,鬼影就张开鲜红的大嘴,冒出森森鬼气,朝我飞扑了过来。

  我伸出手指,在手心飞快地写下一个‘敕’字。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急急如律令。”

  朝着鬼影就拍了过去。

  鬼影感到畏惧,这种畏惧不同于浦靖带给他的那种实力上的压制,而是一种来至天生的畏惧,就像是眼前出现的力量就是专门克制他的存在。

  鬼影怎么都无法相信,在我的身上能够感受到这种畏惧,一个被自己的受命阴差都小觑的鬼倌,能够给他带来这种威慑么,答案显然是不能的。

  所以,鬼影告诉自己,这种感觉是不真实的,只是一种幻觉,或者这个鬼倌的存在,就只是一个笑话,看旁边这两个人的表情就知道。

  鬼影不经意地朝门口看去,这时,他才发现,门口的两人的表情,似乎也发生了变化,没有了不屑的表情。

  幻觉,这一定是幻觉,他才不相信这个人会有这样的实力。

  我看到鬼影这样的表情,很是不爽,居然在跟我对决的时候,还有心思去看别的地方,这简直就是一种蔑视,比浦靖的无视还要严重。

  “金光咒!”

  随着我一声大喊,我手心的‘敕’字,一下就闪出金色光芒。

  从开始学道法的第一天,师父就交给了这个咒法。练了十多年,才略有小成,这才是第一次使用。

  金色光芒在灰暗的病房里,看起来比萤火虫发出的光,稍微强一点。

  但是,这个在我们眼里微不足道的光,在鬼影眼里却是致命的威胁,微弱的光在他身上造成的伤害却是巨大的。

  }酷%h匠-4网唯$一正It版`(,Q其9他JM都√L是盗%$版Q,

  可以清楚清晰地看到,在鬼影身上,往外渗透的鬼气,在金光的作用下,正在散去。

  鬼影煞白的脸上惊恐无比,还带着无比的懊悔,很是后悔不该招惹这个鬼倌。

  不久之后,鬼影已经变得很是稀薄,就快要彻底魂飞魄散。

  门口的两人这时也是有些瞠目结舌,我的表现明显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看到他们脸上精彩的表情,我不由地微微一笑,心里一阵嘀咕,让你们再小看我。

  就在我得意的时候,凭空出现一张符,挡在我跟鬼影之间,跟着三支青香就从窗外飞射了进来,直接就插在了鬼影的额头上。

  “尘归尘,土归土,万世轮回有报,道友何必赶尽杀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